美國普羅米修斯撞擊日式生活:奧斯卡獎季來襲,這些電影最具冠軍相!|cacao 可口

回顧2023年,你最印象深刻的電影是什麼?我們猜,那是《奧本海默》及《芭比》,蔡明亮導演在北美館的個展,可能讓你加上《日子》,而歷經金馬賽季,名單上可能又多出《富都青年》、《愛是一把槍》等作品。值得留意的是,今年也是超級英雄電影最受冷落的一年──除了《星際特攻隊》,幾乎沒有一部英雄電影獲得良好口碑。

儘管我們不同意奧斯卡是終極電影殿堂,但每逢奧斯卡獎季來臨,電影界總是一片兵荒馬亂:一年裡的指標性電影將在哪個獎項領跑?誰不幸會受到冷落?無名小卒有無機會爆冷門擊敗當紅炸子雞?關於這些問題,你不一定有自己的腹稿,但閒來想想也是無妨的。

為省下你蒐集片單的麻煩,我們精選了多部本屆獎季最受矚目的作品,提供參考。

《我的完美日常》(Perfect Days)2023|導演:文.溫德斯

一言以蔽之,溫德斯眼中的日本是小津安二郎的日本,但相較小津寧靜致遠的恬淡,溫德斯的淡之味更像是廣告,呈現的與其說是日本,不如稱那是種生活理想。鑒於電影男主角對老搖滾的熱愛,我們更有理由相信役所廣司的角色就是溫德斯的理想化身。

小津說他是個賣豆腐的,溫德斯則說他最大的志願是在東京刷馬桶。別誤會,我們並不反感《最好的日子》,只是它在承繼小津電影某些特性的同時,缺少了對天道輪迴的領略及苦澀,以及對東京這座真實存在的城市的細緻觀察。在這部作品當中,溫德斯對局外人獨有的敏感依舊被保留下來,但更多時候,它更像給庸平的一首頌歌:我們不會因為品味而變得偉大,但那也無所謂。庸平狀態的層次及深度,立基於役所廣司的表演之上。


《奧本海默》(Oppenheimer2023|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自《天能》後,克里斯多福.諾蘭再次為電影院帶來另一劑強心針。《奧本海默》回顧了美國普羅米修斯──一位將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接生進這個世界的科學家的一生:奧本海默,對人類文明的貢獻是創造出足以傾覆文明的凶器。不難理解諾蘭為此著迷的理由,他的事蹟是矛盾、諷刺、人性軟弱、末世預言的結合體;而席林.墨菲精湛的表演,又成功地將觀眾的目光從原子彈拉回角色情感起伏。

不幸的是,就復甦電影院的功勞言,《芭比》分走了一杯羹,《可憐的東西》在歐陸獲得的掌聲榮譽更是來勢洶洶,而這兩部作品在站穩性別議題的同時也製作精良,《奧本海默》能有多少收穫,還屬未定之天。


《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2023|導演:尤格.藍西莫

江湖盛傳,尤格.藍西莫會是克里斯多福.諾蘭在本屆奧斯卡的頭號勁敵。諾蘭的影迷可能不買帳,但再怎麼說,藍西莫可是憑《可憐的東西》一舉擒下威尼斯金獅獎。以描寫怪誕、優雅與混亂間的張力見長的尤格.藍西莫,此次帶來的是驚悚題材,一個科學怪人故事──不過這次被死而復生的是個女人,從她踰越世俗的舉止為維多利亞時期的社會、偏見進行屍檢。喜歡《龍蝦》、《聖鹿之死》等作品的觀眾,你們知道該怎麼做了。


《芭比》(Barbie)2023|導演:葛莉塔.潔薇

在《芭比》前也有基於玩具改編的電影,儘管那不足以列出可觀的清單,但沒有一部如《芭比》造成現象級迴響,也為往後的類型電影指出新方向,即便改編自玩具世界觀,也不意味只能以賣更多玩具為目標!葛莉塔.潔薇將最無性格的消費產品變得極為個人化,對經典的戲仿、美術細節的精緻、對現實的諷刺,《芭比》毫無疑問會在本屆獎季大出風頭。


《花月殺手》(Killers of the Flower Moon)2023|導演:馬丁.史柯西斯

如果你不能接受史柯西斯,你不會喜歡這部電影;如果你對史柯西斯的愛好侷限於《四海好傢伙》一樣的痛快傑作,你也不會喜歡這部電影。但《花月殺手》有趣否?我們認為,它是對戲劇邏輯的挑釁。你很難再找出另一部電影的主角是如此平庸──面對每一次道德考驗,他都早早棄械投降,就像牽線木偶。理論上,那應該沒有戲劇張力可言,照表操課式的盤算卻仍讓人心驚──人對他人之痛苦竟能無感至如此程度。

男主角稱不上惡人,而是個庸人。我們更傾向相信那才是美洲大陸掠奪史、犯罪團夥的真相,從這個視角照見的陰謀簡單到可笑,偵辦過程簡單的可笑,但就是這些可笑,塑造了人類的歷史。


《蒼鷺與少年》(The Boy and the Heron)2023|導演:宮崎駿

《蒼鷺與少年》上映期間,引來不少批評認為情節過於晦澀,釋出好評者,也不約而同以死亡意象為切入點──種種討論多少令《蒼鷺》蒙上一層陰森的鬼氣。

嚴格而言,《蒼鷺與少年》並非完美,在部分場景你甚至一眼就能辨識出美術的毛病,但依舊瑕不掩瑜,它以《愛麗絲夢遊仙境》式的情節,回顧二戰、戰後童年,以及種種難以承受的苦楚進行藝術轉化,變成積木,或變成難以想像的超現實生物。這不就是我們對宮崎駿電影的期待?在不可思議中冒險,並且接受無常?


《旺卡》(Wonka)2023|導演:保羅・金

強尼.戴普主演的《巧克力冒險工廠》給許多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如果抱著相同期待去欣賞《旺卡》肯定失望,因為《巧克力》就和《蝙蝠俠》雷同,導演提姆.波頓憑藉原始設定,捏塑一個他更感興趣的世界。

《旺卡》的目標市場,是那些童年有羅德.達爾(Roald Dahl)原著童話的讀者,以及欣賞過1971年改編電影《歡樂糖果屋》,對配樂滾瓜爛熟,聽見幾個音符便潸然淚下的觀眾。如果你不屬於前述二者,那請抱持一顆童心,享受其中難以捉摸的熱情及靈感。

▌企畫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