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20-12-02

一種柏林態度:貧窮但性感|cacao 可口雜誌

柏林作為電子樂和派對之都的名聲早在冷戰時期就傳遍西方,80年代的西柏林,被圍在柏林牆內的年輕人以嘈雜的音樂、性和無日無夜的派對來對抗現實世界的荒誕和虛無感,當時Nick Cave、David Bowie、Iggy Pop, 80年代他們都在西柏林,就可知道當時狂歡的精彩和混亂程度。

延伸閱讀:柏林的流動與蛻變─由雄偉皇朝到現代都會

當你看完2015年的《B-Movie: Lust & Sound in West-Berlin 1979-1989》就可以理解柏林的派對文化如何演變至現今。柏林牆倒塌後,城市百廢待興,當時相對其他西歐國家極為低廉的房租和物價吸引了大量學生和年輕藝術家,他們大量湧入東柏林,夜生活的中心逐漸東移。

原先東柏林大量廢棄的建築被利用起來,地下室被改造成酒吧,工廠成了俱樂部,電子樂迷的聖殿Berghain就在原先東德的一座發電廠內。如今最好的夜店幾乎都在東邊,Friedrichshain、Kreuzberg和Neukölln區是派對動物們最活躍的地方。

雖然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浪潮,在近幾年不可避免地襲擊了柏林,市區的地價越來越高,商業大樓和高樓拔地而起,連鎖咖啡與連鎖大商場逐漸入駐城市各個角落,讓許多人喊出「柏林已死」的口號,然而,柏林還是柏林,因為「Arm aber sexy」(貧窮但性感)的態度仍然是柏林的核心,這貧窮不是要你真的貧窮,而是一種衰頹的美感 ,就像第57屆威尼斯雙年展,德國館代表藝術家安妮· 伊姆霍夫 (Anne Imhof)作品 《浮士德》 (Faust) 的裝置行為藝術表演那樣,深刻卻不經意的表露。

Anne ImhofFaust (2017)

延伸閱讀:Anne Imhof:以厭世的姿態在這個麻木冷漠的世界裡互動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