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19-07-22

ㄧ抹複雜的碰觸:設計身體的聯繫與觸覺的回報|cacao 可口雜誌

孤獨,是現代人的一大特色。在史上,我們未曾有過如此多的單身戶(一人單獨居住而獨立生活者)。全世界最多個體戶的國家 – 斯德哥爾摩,在這我能深切的感受到,在此生活方式下居住三年,讓我對這個我們每天都在面對的有趣主題展開眼界。然而,我們依舊很少去反應或思考,這議題對於我們現代都市成年人的生活,有何種巨大的影響。

在許多狀況下的觸覺,它缺少了意義。都市裡,在私密住所之外只有少數地方是完全屬於身驅肉體的。等待著地鐵、試著去學習、試著去尋找一個適切的位置來對抗周遭的金屬圍欄,在這裡,沒有一個地方是舒適的,許多地方都是一樣的,我們不知該如何對待我們的身體,碰觸和被碰觸是個錯綜複雜的問題。

禁忌,傳統文化和禮教被強烈地與這種行為舉止連結在一起。許多的地方都是一樣的,一個輕觸能夠給予令人愉快的感知,或者令人不安的反感。適切的碰觸能使我們感到安心、感到快樂和被愛,然而,錯誤的接觸卻有負面的結果。當談論到身體和肉體時,個人的主觀意見、個人喜好和偏愛是需要被列入考慮的要素。另外,禁止接觸新科技往往阻礙人性間的往來交流。孩子們去夏令營,是為了學習如何在現實生活裡和他們的同輩互動。有趣的是,其中,人最為原始的直覺反應和需求,必需得要複雜難懂,那複雜性似乎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擴張,而在成長後,那些觸碰的規矩也跟著改變,和孩童相較,有更多的禁忌連結著成年人如何看待觸碰的方式,正因為如此,我們要如何去探索世界和周圍環境,觸覺,它形成一個逐漸式微的部份,「請勿觸摸」已成為告示、成為口頭禪和我們生活準則。特別是身為成年人,我們被期望去掌控我們的肉體,碰觸成了幼稚的舉動,在某些狀況下甚至會被視為與性相關的行為,因為相關的語論相當複雜,似乎,我們得避免去談論到它、去用到它。

觸摸的世界包含了相當多的層次與方式來潛行我們的感知。不同的碰觸方式,和人喜歡與厭惡被碰觸的方式一樣多。有趣的便是它的繁複之處,並不是所有的部份都是能夠被理解的,但這篇主題的一部份就是去探究和被啓發。身為一個設計師,其中的社會觀點更勝過任何有趣的科學事實,仔細觀察並反映出日常生活,還有它能夠怎樣被轉變、改善或受影響。有個觀點是,我們通常是如何去感知各別的肉體與心靈,我和一些朋友討論到這個話題,其中一個說,當她在跳探戈時,舞伴的髮絲撫觸,有時會是個有強烈影響力的肉體經驗,相似於親吻的愉悅感和如衝撞腦部的有害經驗。我曾經驗過,心靈與觸碰可說絕棒的團隊夥伴,在拜訪Dans le Noir時,在一家餐廳,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服務生端上三道菜餚,身體上的接觸影響著我的聽覺、握著的雙手與觸覺讓我們更能專注在對談上,甚至能更清晰地聽清楚對方的聲音。這是個強效蓄意使用觸覺的手段,創造了一個極強烈的經驗,對於世界的認知也開始變得更加有趣和多樣化。與一位藝術家相較,設計師的作品本身就該被碰觸的、該被感受、該被用不同的方式撫弄的,它將會被用在日常生活裡,因此很明顯地,肉體與碰觸的對象顯得很重要,他也是靈感的重大來源。當下我看待這議題的方式與我的人生觀 ,是根據我從2010年夏天的種種經驗發酵起始,它規模很小卻意義深遠。

一個溫暖的夜晚我從樹上摘取了一朵小花,這植物能被觸及的樣子是讓我傾心去捕捉瞬間的原因。我感覺到植物在我手中,我拿它輕撫我的臉頰,我和朋友分享這新發現的觸覺,我缺乏字彙去闡述它,無法用言語形容這是什種感覺,但我能藉著它輕觸我朋友們的臉頰來傳達這種感覺。花已枯萎,感知也遺失,然而我卻依然深記那種感受。為何我們鮮少談論到周遭的感知呢?藉著分析並定義我們藉著觸感來探索的各種相異方式,創造一個更為廣闊的觸覺視野,來探討何謂觸覺感知又該如何利用它。理解多方面的觸覺模式,並用詩意的方式去感受我們週遭的事物。在這裡我的意思是,肉體經驗超越了實際的需求和機能性的觀點,是種正面情緒的組織,有趣的觸覺回報和一種探索肉體的期望。用此種方式來瞭解碰觸這件事,開放了許多在設計中利用觸覺觀念的機會。欄杆是家具的一小部份,它很少以不同的方式呈現本身的形態,但卻是室內設計裡必需存在的要素,它也需要被碰觸。欄杆是依據其本身能被手部握著的功能性而塑造的,適合抓握些什麼、能製作出怎樣的外型、又會以何種速度在之間推移。欄杆的設計,承如雙手與雙眼般被決定著,其中哪個的存在必需而為了另一方去妥協的嗎?

當展出它時,我發現手的滋味更相似於旁觀者眼內的味道 。更多的人承認這是美好的、好玩的,而且給了觸覺一個較為正面的經驗。一個多麼有趣的想法阿,碰觸的滋味可能比視覺更加萬能?我現在發起了一個能瞭解更多關於觸覺的搜查,想繼續探究一個身為設計師的我該如何利用這個來挖掘其它的優勢。雖然物體無法取代寂寞身軀的人性接觸,它仍然會以正向的方式影響著我們。

透過設計,有可能去創造一個身體的詩韻範圍,影響著他們日常生活中的碰觸者。現在已無回頭路了,也無法對於觸覺獎賞所需成本有所妥協。

原文刊於cacao Vol.06《都柏林/靈光乍現》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