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1-29

他花了17年紀錄每個星期日的天空|cacao 可口雜誌

2001年1月7日,藝術家Byron Kim畫了一幅清澈的藍天。更確切地說,那個藍色是一種深色的粉狀長春花,在構圖中左下角的藍色比右上角更深沉一些,還有淡淡的雲霧感,顯得十分爽朗自得。不過恰好一個無雲的晴日而已,不需要為了討好誰刻意加上雲,樹,或是多餘的修飾。在畫布的下方,Kim 寫下了當天的心情:非常清澈,就像融雪一樣融於畫中。然後自言自語地反問了一句,「每個星期天?」。要不,我把每個星期日都繪製下來?Kim 這樣想著,然後堅持了17 年。

在過去17 年中的每個星期日,Kim 都畫了一幅當日天空景象,並寫下幾行心情。從廣闊的時間尺度上看,樂趣就在這些天空的方差之中。多年的觀察與積累,也讓Kim 更關注顏色之間的細微差別——同樣是天藍色,有偏紫的,有偏青的,也有偏橙紅的。更不用說雲彩的奇妙變化。

在某一個多雲的星期日裡,他寫下了自己對「白色」的自嘲式新領悟:

沒有對比的白色似乎比藍色的天空要更明亮,除非我把它變為灰色,增加一些些黑色顏料。所以,就像維特根斯坦,也許有一天我也會被認為是崇拜抽象主義的白痴學者。在另外的一個星期日,Kim 再度提到維特根斯坦,說起了哲學家們關於「天空是否比白紙更明亮」的爭論。然後承認:至少,維特根斯坦讓我開始質疑光面和啞光的真實含義,比如,到底,我的眼睛是什麼顏色?

An installation view of Byron Kim’s Sunday Paintings at James Cohan Gallery in Chelsea. A new painting will appear every Sunday through the exhibition’s run.

會有這樣糾結古怪的思想,與Kim 長期以來的藝術創作有關。在他的作品裡,色彩往往被其他更抽象的形態所束縛。《Synecdoche》」(提喻)是Kim 的代表作,在1993 年被華盛頓的國家美術館收為永久藏品。每張壁畫都代表一種膚色,暗示了美好的種族烏托邦,也被藝術評論家稱為「華麗馬賽克」。

Synecdoche

在2016 年,Kim 再度嘗試重新描述這個主題,將夜空、人的皮膚、泥土和其他不知道什麼東西但顯得很神秘的色彩感受融合在一起,並從詩人Carl Philips 一首關於「情人皮膚上的淤傷」的詩作裡得到了新的靈感。

Mud Root Ochre Leaf Star

他的創作主要是在關注局部與整體的關係,我們如何與世界上的其他人、甚至與其他更宏大的整體建立聯繫。Kim 總是在每個作品上花費數年的時間,反覆思考,並最終給出一個抽象的答案。之後跟攝影師Victoria Fu 合作一個壁畫項目,在美國的一個海濱小鎮的皇后酒店,他們製作了一場大型日落。

或者,你根本不想去理解那麼多頭疼的解釋和理論,在藝術中最難的就是有所言說,卻又靜默無聲。那我們就安靜地發呆幾分鐘,單純地好好欣賞星期一星期二…或是每個日子裡的天空。

  • Source: Byron Kim
  • Via: 可口整理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