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19-07-22

暫時性本質-臨時室所|cacao 可口雜誌

全世界觀光地的商品化正在迅速的成長。

為了大規模的消費量,所有事物,從歷史紀念館到有異國情調的假期,透過不同的地點、眾多媒體和廣為流傳神話的發酵,旅行的目的地早已被重新設計並包裝起來。對於旅遊產業,目前怎樣影響著景觀和各個不同的社群,我想要有一個大致的瞭解,這是為我所選擇的瑞典農村,去尋找一個更能保持與節制的方法。

人類學者馬克奧諾(Marc Augé),與建築師庫司哈(Rem Koolhaas)皆聲稱,巴黎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這座城市本身就是精粹的諷刺畫。這些地點已經在電影與書籍中被理想化了,當一些旅者發現到這座真實的城市時,這裡的作家可能是無禮的,街道可能是雜亂無章的,這些會使得他們有點精神受創,這症狀稱作「巴黎症候群」。雖然某些人認為,這只是種想要探索未知的渴望,成為多數旅行者的背後動力;還有些地方,如主題渡假村,也就表示其實人們想擁有的僅僅只是他們對於目的地所懷有的滿滿偏見。冰旅館已經讓Jukkasjärvi村成為世界著名景點,那能讓人去體現瑞典神話,但對於瑞典人到底是如何過著現實生活,所能做的其實不多,所知亦甚少。

作為一個室內設計師,我的目標曾是希望給予旅行者接近位於斯莫蘭(Småland)-瑞星村(Risinge)的機會,藉由提供他們住所來鼓勵旅行的人們,透過當地居民來認識並深入瞭解村莊,並非在鄉村地區增加客房數或酒店數,取而代之,我決定利用現有的、已經存在的建築物進行我的計畫,而對玩弄懷舊鄉愁則興趣缺缺。

我創造出一個軟性的空間,它能夠被放置在村民提供未被使用的庫房。一個被網狀物所包覆的充氣結構,或者更確切的說,它能夠塑型成為一個實心牆,並且幅跨在小空間內。

柔軟空間是住所概念的一部份,在這裡村民與旅行者能夠在網頁上註冊。旅館老闆寫下一段關於他所擁有的空間的簡短介紹,還有公用設施與其它相關資訊。另外還有潛在客戶們與民宿主人間的聯繫,這讓旅客訂房更為便利。象徵性的支付款項會歸給村莊的俱樂部,以瑞星村(Risinge)為例,就被利用在推行活動的昶所,或者籌備夏季的大型集會。即使這個計畫開始於瑞星村(Risinge),我甚至也懷抱著期待,希望這能在整個國家裡繼續延伸散播,好讓更多的人能在各地旅遊,同時瞭解居住在農村裡的聚落與人群。

以往,村裡的人時常在豐年時節聚集起來,而如今這新型態的夏日企劃起了些許鼓勵的作用,讓他們再度合作起來。粉紅色的廢料安全氣囊織物的原型製造,就已是一整個團隊的努力了。瑞星村(Risinge)裡逐漸增加的訪客數量扮演著催化劑的角色,讓人們團聚在夏季時節籌備不同的活動,並且持續至年底。

它的主要功能是在配給的「錦囊」能在夏季時節快速裝配成室內空間,也讓他們的半室外空間感覺起來像是個你會想脫鞋子的地方,這代表當地人不必長期地變換更動他們的房屋。他們的房屋能在任何最切合的時間,恢復到原先的功能。旅社主人們也被鼓勵運用他們自己的傢具,和其餘遺留下的東西,好用來補足室內的擺設。還有一種可能性,將其放置在板彎曲的支柱。在某種程度上,面對一個空房間,不能形容是被什麼給佈置了,反而像是有住戶在居住般。我讓自己被可充氣式的流行設計所啓發,因為這其實並不嚇人反而很友善很容易,在這個狀況下對於人和建築都是如此。立體節槽的牆面連結了室內與室外空間,這些牆面能被移置一旁也能被收回。蚊帳像是個保護層,透過空間的穿透性吸引著人。

為了實現這項計畫,我最近研究不同的製造技術與材質,這也意外地引起我鄰居們的好奇心了呢。

原文刊於cacao《可口煉金術》

關於作者:Evelina Johansson,即使我對於在設計與建築領域中的許多態度和趨勢表示不滿,我依然保持樂觀,並且放大一個標準,一個我能開始影響些什麼的基準點。自我的個體設計,總被我放入一個比較龐大的事件背景下,同時想和場域、材質與一起工作的夥伴更貼近些。我自己單獨執行完計畫的一段時間後,現在比較期待能開始與柏林的一個建築事務所合作了。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