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海岸與山谷的鼓舞:五首感激土地和生命的原住民歌曲|cacao 可口雜誌

原住民的音樂源於生活,這些音符時高時低,像跳動浪珠,滿溢著生命的氣息;而這些動人的音樂裡,埋藏的寓意或是故事,往往簡單得很深刻,例如表達對於土地、自然的敬重與熱愛,或是遙想祖先萌發的思念或緬懷之情,藉由每一次的哼唱或吶喊,讓心發出聲音,安定自己也撫慰不同族群。

通過超越語言的音樂,竟能讓人們獲得一致的感動,這多麼神奇,所以有人會說:「這首歌是我聽不懂的語言,但不知道為什麼聽著聽著,我的眼淚竟掉了下來。或許你聽過桑布伊、Suming,但可能對以莉.高露還沒有那麼熟,但沒有關係,這無礙你終究會熱愛他們的音樂;可口為讀者介紹五首原住民創作者的歌曲,跨越語言和文化的藩籬,感受那連山谷都可以穿透的歌聲,洗滌一年動盪不安的悶鬱,指引我們的靈魂,回到人類共有的原鄉。

戴曉君《順著河流走

來自屏東縣牡丹鄉的排灣族創作歌手,戴曉君。大學時代熱愛搖滾,回鄉後成為部落孩子們的音樂教師,她也常常以民謠陪伴老人家,當然也得過、入圍過幾個重要的音樂獎項,她的才華如此蓬發,音樂幾乎是她生命故事中的主旋律。

輾轉而豐厚的人生經歷,使得她渾厚歌聲裡,往往夾帶溫暖與堅毅;在這首〈順著河流走裡〉,聽眾可以感受人生就像一條長長河流,筆直有時,也偶爾蜿蜒,但踩著自在的步伐前進,總會在不預期中得到一些禮物或力量。


以莉.高露《輕快的生活

前半身自詡為都市原住民、穿著洋裝的都會女子,回到花蓮後,過著唱歌種稻的神仙生活,這是以莉.高露的生命經歷,孕育她唱出一首又一首直率又迷人的歌曲。

電台主持人馬世芳說以莉‧高露的歌,像是唱給自己聽,聽眾反倒像闖進她夢裡的不速之客,窺探著她記憶身處的風景;聆聽〈輕快的生活〉時,很明顯可以感受活著的悸動,和對於身邊物事精緻的熱情,嘹亮的嗓音暈染著淡淡感性,揉合爵士、Bossa Nova與阿美族歌謠的渾厚底蘊,誘人一聽再聽,並點燃人們想再次認真投入生命的決心。


桑布伊《Dalan 路》

2017年第28屆金曲獎頒獎典禮,桑布伊站在舞臺上,聲音微微顫抖地說:「感謝我的祖先,感謝天祖,感謝支持這張專輯的朋友,謝謝我的部落給我養分,謝謝臺灣這塊土地,給我們這麼美麗的文化、語言,還有音樂。」

桑布伊的音樂同樣帶給人們被滋養的感受,在《Dalan 路》這首歌中,他以滄桑聲音唱出對自然的傾慕與讚頌,並不忘召喚與祝福同行夥伴:

waitraitras mawahu ta

我們出發吧 讓我們前往高處

‘awa ta meledeka kana marevulavulay

我們要到一個地方 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azi kapamamezi ka i semangala ta

這絕對不會是錯的 我們要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

kemakawan harem murepun nata mukasaya ta

走吧 向前走吧! 我們要凝聚 我們要同心

kayaita karadikesaw kana kina’ilri’ilring

走吧 讓我們彼此緊繫在一起 用驕傲的姿態

深入每一件事物的核心,對於土地、海洋與族人有著深刻的包容與理解,他的顫動與清明,足以成為代表台灣土地的強而有力聲音。


阿爆(阿仍仍)《Thank You》

讚美並感謝這世間的一切美麗。《Thank You》由阿爆的夥伴布蘭地Brandy編排福音和聲,由阿爆台東家鄉金峰鄉新興國小生參與演唱,在這首感謝之歌中盡現排灣族族語的魅力。被眾多網友喻為神曲,直逼國際水準,不斷輪播,直到眼淚無法一次拭去;而阿爆說,這首歌要獻給醫護人員,「因為他們不管什麼時候都守護著我們」。

《Thank You》奪得金曲獎年度歌曲,淚流滿面,實至名歸。


Suming 舒米恩《不要放棄》

榮獲「第五十二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第二十七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舒米恩的歌聲可以聽見海洋、森林的溫情,像他自帶的溫暖性格一樣,親和良善,讓人想親近。藉由《不要放棄》,他緩緩述說,不要放棄自己,因為生命不會重來;如果生命繼續向前,不論遇到壞的、好的,都是值得經驗的。

《不要放棄》原是為了電影《太陽的孩子》所譜寫,劇情揭示舒米恩本人親身經歷,他欲藉由這首歌打動持不同立場的人,讓愛去化解不安和歧異。並相信使用母音做音樂,堅持真誠,就會將歌詞意涵傳達給更多的人,因為音樂本就不被語言所限。

推廣原住民文化不遺餘力的舒米恩,從2013年開始和都蘭部落族人在台東都蘭部落創辦阿米斯音樂節,呈現阿美族的歌聲、舞蹈與笑容,阿米斯音樂節遵循著自然法則,活動並非每年舉辦,而是連續辦兩年後就會休息一年。今年則因疫情關係遺憾停辦,但誓言會持續遍地開花。

▌整理報導:林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