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150週年慶:一場關於時尚和時間性的冥想展覽,用時尚解讀時間|cacao 可口雜誌

今年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會(Met Gala)因疫情延後至十月登場,與大都會藝術博物館150週年慶互相呼應,主題為「關於時間:時尚與存續」(About Time: Fashion and Duration),時裝學院(The Costume Institute)院長安德魯·博爾頓(Andrew Bolton)在擬定展覽主題時,也是關於時間的時尚反思。這個題目比去年主題「坎普」(Camp)主題,更讓人難以理解。他在接受媒體的採訪中說:我覺得時尚正擺盪在轉瞬即逝和無常之間。而我認為,消除介於瞬變與永恆之間的緊張感,或許有助於推動更有意識的時尚文化。

在10月開幕的實體展覽之前,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先釋出長約12分鐘的虛擬導覽影片

博爾頓提到:90年代強調極簡主義,結果發現最具代表性的Jil Sander的作品,館方只有兩件收藏;服裝設計師John Galliano在Dior 時期的作品,以及Helmut Lang的代表作,館方的收藏也不多。而當要尋找英國設計師Georgina Godley,在1986年設計的那組最具影響力的「凹凸不平」(Lumps and Bumps)系列時,發現如今全世界居然找不到一件實物,所幸Georgina Godley答應為了這次展覽特別重做一件。

展覽共計展示120件對應作品。為了呼應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創始的1870年,展品的年份也是從這一年開始。展覽中大約七成的展品將來自博物館的藏品,還有三成需要設計師或收藏家的貢獻,以填補大都會藝術博館收藏中的遺漏。

1987年ChristianLacroix設計的芭蕾舞裙,與1952年Charles James的黑色亮片中長裙

120件時裝,分別陳列在被製成巨大鐘面的兩個相鄰展廳中,鐘面上60分鐘裡的每1分鐘,都包含一組通過形狀、圖案、材料、技術或裝飾連接起來的作品——主角作品,代表著時尚的線性性質,配角作品則代表著時尚的周期性特徵。如:一件70年代末的黑色絲質羅緞公主連衣裙,搭配一件1995年Alexander McQueen的Bumster裙;一件1895年Mrs. Arnold搭配2004年Comme DesGarçons 的創作;1902年的Morin Blossier 連衣裙,搭配Nicolas Ghesquiere在2018年為Louis Vuitton 的設計等。所有的主角作品都是黑色,以強調其不斷變化的輪廓;而配角作品則或黑或白,以強調它們之間的聯繫。

1885年的維多利亞女裝設計與1986年Yohji Yamamoto的改良演繹

「只有在過去庇護著我們,並且庇護我們的未來」——吳爾芙

除了比較不同時代的兩位設計師和作品,另一種組合也包括同一時期的兩位設計師的相互競爭——一個倖存了下來,另一個失敗了。如20年代的Chanel和Patou、80年代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和Georging Godley。展覽的最後部分,陳列出一些2020年的新作,將「時間」的概念,與多樣性、包容性、可持續性、可追溯性,以及與未來十年時尚相關的倫理問題串聯起來。

實體展覽的設計,由視覺藝術家Es Devlin操刀。她有過許多重量級作品,包括:2012年倫敦奧運閉幕舞台,為碧昂斯、阿黛爾等巨星訂製專屬的奇幻演唱會,為奢侈品牌CHANEL、Louis Vutton設計秀場和藝術空間等。她善於利用光影、時間和比例,敢於打破傳統,創造奇幻舞台。

2012年IRIS VAN HERPEN的3D打印服裝,與1951年Charles James設計的長款連衣裙

展覽的另一個更為具象的靈感來源,是英國導演莎莉·波特(Sally Potter)在1992年的電影《奧蘭多》(Orlando),改編自英國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的同名小說。電影主角奧蘭多穿著18世紀法國女性的長袍進入了一座花園迷宮,然後走出迷宮時,身穿19世紀中葉的連身裙出現在當時的英國。博爾頓說:我喜歡吳爾芙對時間的演繹,沒有開始、中間或結局,就只有此時此刻,時裝就是這樣。

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也作為這場時裝展中特別的幽靈敘述者。除了《奧蘭多》,展覽中還引用到她的小說《達洛維夫人》(Mrs. Dalloway)和《到燈塔去》(To the Lighthouse)中的文字,作為觀眾的引導。此外,展覽的目錄中還放入了美國劇作家Michael Cunningham的一則短篇小說《小時》(The Hours)。這篇對《達洛維夫人》的後現代主義解讀,獲得了1999年的普利茲獎。

1895年Mrs.Arnold設計的連衣裙與川久保玲2004年秋冬系列

一個能讓思維流連在時尚和當代間的展覽

在策展人博爾頓心中,《關於時間:時尚與存續》,就是他想要做一個能讓思維流連在時尚和當代間的展覽。他在接受媒體的採訪中說:我覺得時尚正擺盪在轉瞬即逝和無常之間。而我認為,消除介於瞬變與永恆之間的緊張感,或許有助於推動更有意識的時尚文化。

開放式地解讀「時間」這個概念,可以從科學的角度、宗教的角度、哲學的角度,甚至文學角度切入。博爾頓展覽題目中的「存續」(法文la duree,即英文duration)一詞,來自20世紀法國哲學家Henri Bergson的理論。博爾頓以往在論文中曾提出:時間並非是某種抽象或具象的表達,而是作為永恆地涉及生命和自我的實在,他將之稱為「存續」。哲學家Henri Bergson認為時間是動態的流動,可以用「生命力」一類的詞作等同,這完全也是博爾頓對時尚的看法。博爾頓更直接地表述說:我總覺得「時尚」就是「時間」的另一個代名詞。就像時裝設計師卡爾·拉格菲(Karl Lagerfeld)所說——「當你想像一個時代時,你首先想到的是衣服」。當你提到18世紀時,你會想到緊身連衣裙,而建築或其他任何東西,都還沒有那麼醒目的直接聯想。

1895年Mrs.Arnold的絲綢晚宴禮裙和與 AlexanderMcQueen 2020春夏系列連衣裙

「時尚」與「時間」之間的聯繫,不僅反映和代表了時代精神,並且會隨著時代的變化不斷發展。到了今日,時間問題也成為了時尚界的一場生存危機。雖然企業從這種加速的、24小時不間斷的數字資本主義中獲益,但設計師的創意,往往受到24小時不間斷運行的限制。設計師抱怨說時間太少、限制了創造力的發揮;而消費者則抱怨說,不想等六個月才能買到自己喜歡的衣服。此外,對於可持續發展的時代需求,和對新鮮感的人性渴望之間的張力,亦是「時尚」與「時間」的重量級思考。

1902年MORIN BLOSSIER的外套和與LOUIS VUITTON 2018年春夏系列的精美馬甲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