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破壞、紀錄,讓日常產生新意─三位藝術家不安於生活的創作行動|cacao 可口雜誌

生活百無聊賴,我們藉由與朋友見面、出外旅行個三天兩夜,試圖擺脫煩悶的日常。但無論如何,最終還是要回到家中,與擠不出來的牙膏、過期但懶得丟的牛奶相看兩瞪眼。面對舊有的生活樣貌,Annegien Van Doorn重新定義「日常用品」的存在;Erwin Wurm擴大範圍到日常建築物,對其外觀進行一系列的創造、破壞與後續保存;Jeremy Shaw則從精神科學方面下手,捕捉了人們欲逃離現實世界的超越性時刻。三位藝術家各自用了新的態度審視日常,在作品上作為反思。

當「日常用品」再也不「日常」──Annegien Van Doorn

來自荷蘭的藝術家安妮·範·多恩(Annegien van doorn),針對繁瑣的日常,作出一系列名為《家庭科學》(Domestic Science)的調皮實驗。長度約三分鐘的影片,以家庭中的日常用品作為創作素材,讓它們與不同的家俱互動,以有趣、幽默、荒謬的手法,進行一系列「科學」實驗。例如,紀錄用門縫擠牙膏、瑜珈墊被椅子壓過後攤開、電線交纏快速旋轉的模樣,這些用品得以從「日常」的情境跳脫,不再為原本的對象服務,同時呈現出從未想過的視覺效果,進而成為家中的新鮮存在。

當範·多恩進入一個空間時,她總會留意空間中的物品,因為她覺得每個物品都有屬於它的歷史:它是被某個特定的人製造、因為某個特定的理由,所以被放在某個特定的位置。「我們該如何在日常生活之中找尋意義?我挑選了幾個我們每天一直使用、又會更動的場景,觀察這些生活的軌跡,它們說明了我們生活中的需要及渴望,還有我們在世上,想要擺放自己的位置。」透過翻轉物品用途,不但對生活原有的秩序進行反叛,同時也是再度省思自身的存在。

「房屋」:日常居住外的其他可能──Erwin Wurm

北美館目前正在展出奧地利藝術家歐文.沃姆(Erwin Wurm)的《一分鐘台北:歐文.沃姆個展》。回顧他的其他作品《維根斯坦的體育課》(Wittgensteinian Grammar of Physical Education),進一步擴增了日常的範疇,以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建築物」為題,以不同角度去挑戰人們對於它的既定印象。這個展覽是以新造的黏土建築模型為主軸,人們圍繞著它們進行一場行為表演。

他建造了歐式、美式的小型建築物,在展覽中用各種方式破壞它們,如用手肘撞擊、踩踏、或躺或坐在其上方;最後再將它們用銅、壓克力或人造纖維等媒材保存起來。此外,展場也以投影的方式,播放這些模型最初被建造的過程。

歐文.沃姆所選擇的建築,有些頗負盛名,有些則不然,而有些是出於自私人原因。監獄、倉庫、精神病院、地堡,甚至連他前妻的房屋也在此列。經歷了破壞性的表演行動,黏土製成的那倫吐爾(維也納瘋人院之塔有了腳印、聖昆汀州立監獄被大幅削去、阿爾卡特拉斯惡魔島聯邦監獄)被徒手挖出一個洞,看起來就像是劇烈爆炸所造成的。

此展覽翻轉了原先對於建築物具社交、居住功能的聯想,將目光聚焦在它的外觀,並進行演出,提供人們看待建築物的新觀點。強而有力的破壞行動,改變了建築物原先單純的樣貌,卻也讓觀者思考藝術家想要破壞的究竟是建築物本身,或是物件背後禁錮人心的權力。創造、破壞與保存的一系列過程,讓人看見一個個有趣而焦躁的靈魂,從日常中解放的渴望。 

超越現實生活狀態的迷戀──Jeremy Shaw

法國藝術家傑里米·肖(Jeremy Shaw)向來以研究神經科學的主題見長,《邁向通用識別模式》(Towards Universal Pattern Recognition)的系列作品中,用低度科技研究人類高度活動的心智狀態。一個個多面的壓克力箱子,框住、扭曲了人們正在經歷「覺醒」的狀態──啦啦隊長雙手合十祈禱、瑜珈士冥想、蘇菲派教徒為了榮耀在他們之上的力量,進行考驗耐力的旋轉。我們難以分辨這些影像是狂喜、救贖或是絕望。

「我對於人們『超越』日常狀態的概念特別感興趣,不管其媒介是跳舞、信仰、毒品或科技。人們想要逃離所感知到的現實,和表面現象的普遍性──這種渴望無窮無盡地吸引著我。」

從日常中叛逃,正視出走的慾望,將之化為創作靈感,流瀉成一件件創作。看似古靈精怪的方式,卻也是活出新意,不失反叛行動的樂趣。

實習編輯:何冠慧 校訂:張姿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