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地球不用妥協:「好日子agooday」以設計力讓環保生活變得美好又簡單!|cacao 可口雜誌

根據研究顯示,早在1950年代,人類就與塑膠結下不解之緣,當時的人體組織被檢驗出帶有微量塑膠,經歷工程技術發展、第二次世界大戰,塑膠只需要一個世代的時間,就成為20世紀至今的商業故事主角,幾乎沒有材質能與它匹敵競爭;當人類和塑膠共處安好的這段期間,創造出一個牙刷、漱口杯、吸管、購物袋、電話,幾乎全是由塑膠打造的物質世界後,直到一個世紀過去,人類才略有意識,原來自己對塑膠依賴之深,猶如上癮,而人類更是難以想像或擘劃,一個沒有塑膠的世界,又會是長成什麼模樣?

好日子創辦人仲威與海琪

《塑膠:有毒的愛情故事》一書的面世,激發人們思考相關議題,仲威與海琪的創業故事就與閱讀有關。兩人讀畢《塑膠:有毒的愛情故事》之後,嘗試在日常中挑戰不使用塑膠製品,然而當一走進廁間拿起牙刷那一刻,他們立即發現這是一場人類趨於下風的挑戰,當下感觸只有滿滿荒謬,但也敦促他們思索:全台灣一年丟棄超過一億支以上的塑膠牙刷,它們不能被分解,被陽光與海洋分解後產生的塑膠微粒,又會透過食物鏈的循環,再次回到人體之中—如果想要改善環境,或許可以從研發竹牙刷著手,並成立「好日子」這個獨樹一格的品牌。

談環保前,好日子先為消費者呈現美

竹牙刷使用孟宗竹,含有天然抗菌成份「竹琨」,具有防蟎、防臭、防蟲功能,而竹柄也會塗上無毒環保水性塗料,有效隔絕水氣,防止發霉,而人們在意的刷毛品質,仲威與海琪嘗試過豬鬃毛,經過後續反覆測試,現今則改採使用可再生尼龍,是由蓖麻油提煉出的纖維,製作過程不需要使用石化原料,刷毛細緻,敏感性牙齒也相當適合使用。

海琪提到當時和仲威構思的竹牙刷在募資平台上,獲得超乎預期的支持,共有超過2000人次支持,最後募得超過200萬元的高額數字,而好日子後續研發的蠶絲牙線與食物袋也同樣獲得市場青睞,海琪進一步說明:「上一代的資源有限,現在看似環保的行為,在當時是不得不做的選擇,而現今的人們,有很多便宜、方便的選擇,但材質追溯起來皆是源於塑膠,雖然政府、媒體或是相關倡議團體長年致力於宣導減塑,但知易行難,真的要大家落實,還是很有挑戰。」

於是好日子對應市場的策略,就是想辦法讓產品變得好看。「我們希望好日子設計的產品是方便又好看的,大家第一眼被外觀吸引,進而去思考如何運用於日常生活,是我們相當樂見的。例如曾經有人因食物袋的圖樣而決定購買,買回去後也沒有用來盛裝食物,反倒拿來裝化妝品。」近年來,為了觸及更多潛在客戶,好日子也積極與不同品牌展開異業合作,例如Hello Kitty、馬來貘、白白日記都是相當受到歡迎的食物袋聯名款式。

好好消費,也好好守護地球

當食物袋的樣式越來越多樣化時,會不會有鼓勵消費之嫌?「消費與環境如何達成平衡」一旦被拋出,這幾乎是每個品牌,尤其是標榜綠色、環保訴求的品牌,幾乎無法迴避,海琪說明,「人們總是在想要與需要間掙扎,所以在食物袋募資期間,我們分成兩次出貨,將時程拉長的用意是:希望消費者可以仔細想想,在日常生活中會不會實際、並頻繁使用食物袋。」

好日子設計產品的初衷,就是以解決人們使用一次性塑膠為目標,藉此考量下,食物袋的內袋採用TPU可熱塑性橡膠,則是新一代的環保材質,分子結構接近橡膠,耐熱達120度C,通過國家食品容器檢驗標準,沒有使用年限的問題,並提供維修服務,就是希望人們用好用滿;目前除了研發商品之外,好日子同時也代理來自世界各地的環保選物,例如紐西蘭的洗髮餅、美國友善海洋的防曬乳,串連慢活價值與永續生活等理念,提供人們另一種消費的選擇。

近年來許多品牌相繼以自己方式與創意,為環保、永續議題發聲,好日子在2021年也預計推出與日用品、外出主題相關的全新產品,也希望將品牌影響力持續拓展於其他亞洲國家,日前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以及香港市場,都獲得不錯的評價;最後海琪與我們分享,在生活中減塑其實不難,從自備購物袋開始,多去傳統市場買菜,或是遇到外食時,也會盡量選擇在店內用餐,尤其不選擇以複合材質製成的產品。

一如好日子最初的創業設定,將減塑的理念,轉化成為一種生活風格,如今還蘊含著美,而這種美,還是多樣性的,這點也頗能呼應品牌口號「用設計的力量,讓減塑變得更簡單。」也為一向包容著我們的地球,帶來更多友善與溫柔。

▌採訪報導:林圃君|圖片提供: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