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小的配角,都能迸發遠超主角的光芒:鳥山明的漫畫本色|cacao 可口

特別寫篇文章回顧鳥山明是件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不是一個影響力無遠弗屆的人忽然離開這個世界——而是不知道要從何處下筆比較恰當。太多人談過《七龍珠》和《怪博士與機器娃娃》了,《貓魔人》、《貯金戰士》一類的短篇都很有趣,但相對知名度都不高。

1980年連載《怪博士與機器娃娃》期間,鳥山明曾開玩笑要將該作一路連載到2040年。
《貯金戰士》的英文名稱是Cash Man,顧名思義是個收了錢才肯做事,會在現場討價還價的英雄。《貯金戰士》頗有揶揄/致敬《超人力霸王》的色彩,人類主角被登陸地球的外星人撞死,外星人出於補償心理,且為了存夠旅費(燃料)回家,借用他的身分活躍於地球上打擊罪惡。

想來想去,我們決定以《沙漠大冒險》為支點,聊聊鳥山明漫畫之於我們最具魅力的地方。《沙漠大冒險》是鳥山明生前最後一部改編為動畫電影的作品(不考慮製作中的《七龍珠:DAIMA》),2023年在日上映,預定2024年推出含作者提供後續情節的動畫劇集;雖然鳥山明本人並未參與電影製作,該作在他密集推出《七龍珠》系列動畫的生涯後期,卻是極罕見的亮點。

而《沙漠》也深得鳥山明漫畫的精髓:個性豐富的配角是故事的主要推進力。更熟悉《七龍珠Z》的讀者多半不會同意這個判斷——畢竟在《Z》的世界觀下,一旦戰力落後就會淪為串場角色,如故事前中期頗有主角副手架式的比克,到普烏篇只能充當後輩的教練兼搞笑人物;然而,像這樣戲份集中在主角,其他角色邊緣化的現象,在他的創作系譜中反而是特例。

雖然是一集完結的短片故事,《沙漠》卻有鳥山明作品中最討喜的元素:古怪的幽默、流暢且空間感十足的動作設計,以及對機械設計的迷戀。讓人物怒髮衝冠互丟光波無疑很有魄力,但機器才是他真正熱情所在,藉《機器娃娃》題材之便,鳥山明繪製過許多日常工具和簡單的動力裝置,到了《七龍珠》,他為工具的細節注入更多空想創意——稱鳥山明是為了盡情畫他想像中的交通工具,而設定天才少女布馬這個角色也不為過。

《七龍珠》前期反派「紅領巾軍團」同樣也服務於鳥山明對機器的熱情,該集團雖不乏身手矯健的奇人異士,主戰力仍仰賴槍砲戰車及機器人等軍事武器,在《沙漠》,鳥山明則花了相當大的心力去構建他心目中的小型坦克的外觀及內裝,坦克之於整個故事也佔有相當多的分量及象徵意義。

許多人會用《瘋狂麥斯》來簡介《沙漠》,因為它們同樣描寫一個因為戰爭、天災、人類的過失而遭破壞的生態系統,世界僅剩下一片荒漠,《沙漠》故事中的國王也依賴軍隊控制水源供給,以維繫其政權。乍看之下,那是相當硬核的後世界末日科幻設定,但通過不同的元素交融,鳥山明令它變得富有娛樂性——像是場暑期公路之旅,如同北野武的《菊次郎的夏天》,旅途上主要角色必然會面對難堪的現實及陰謀謊言,但顯然他們有更積極的未來必須去追求,無暇耽擱。

如同其他作品中存在會說人話,擔任總統的動物,與地球人混居的外星人,《沙漠》的世界觀同樣也是多種族混雜,故事是關於妖怪王子貝爾傑布與其跟班西夫,和人類保安官拉歐一起踏上尋找傳說中的水源的旅程;有趣的是,故事裡的妖怪雖然長年來都被人類視為力量強大的威脅,卻有著優於人類的道德感。

貝爾傑布的父親撒旦與《七龍珠》的反派魔王達普拉高度相似,令許多讀者好奇《沙漠大冒險》與《七龍珠Z》有無世界觀上的聯繫。

部分讀者可能會批評這部漫畫缺乏深度及懸念,但這才是鳥山明漫畫的本色,走日常搞笑路線的《機器娃娃》是最好的例子,就算是《七龍珠》,小時候的悟空和布馬一起踏上尋找龍珠之旅,也是悠閒多於緊張,他們的對手的木乃伊、透明人、只要握手就可以把對方變成紅蘿蔔的兔子,以及穿人民裝的豬妖。故事重點從來不是迎來多強大的對手,而是角色依循其人格特質,在極其自然的相處中引發的笑料或情節延伸。

如《沙漠》的配角保安官拉歐,其剛毅的性格促成了重要轉折,是他召集了尋訪水源的隊伍、以熟練的經驗偷取戰車、策畫坦克大戰,也是整個故事中唯一完成角色弧線的人物,其他配角如妖怪西夫也起到補充世界觀的作用;反倒是貝爾傑布退居二線,只在必要的時候出手打架或貢獻怪力。

這不奇怪,因為以妖怪標準來看,貝爾傑布相當年輕,青少年特有的魯莽、裝模作樣等缺點在他身上一覽無遺,同時也內心柔軟,經常對他人伸出援手。當這三人走在一塊時,就是個相當具活力的組合,而其他角色如帶著蛙鏡泳帽在沙漠間行動的強盜集團「沙漠泳者」也都有各自亮眼的時刻。

當然,撒旦絕對是鳥山明創作過最成功的配角角色,《七龍珠Z》的終局戰之所以如此令人印象深刻,撒旦功不過沒(而且貢獻還不只一次!)。

《沙漠大冒險》發表於2000年,但對於議題的關懷、幽默的思索角度,以及群像劇式的呈現,都帶有強烈的80年代氣質。無可否認,二十年過去,它的故事看起來勢必更加「過時」,這時代獲追捧的是英雄主義及菁英主義;但重溫《沙漠大冒險》,或是鳥山明其他較不知名的作品,似乎也提醒了我們日本動漫為何迷人:其中的空想成分,從不妨礙自然真實感,所有人都有一席之地。手塚治虫、宮崎駿、藤子.F.不二雄、大友洋克最好的作品都是如此。

預計在今秋放映的《七龍珠:DAIMA》,目前釋出的最大賣點是主要角色們都將變成小孩子,預告片裡甚至能看到悟空拿出久違的金箍棒;儘管還無法確定故事走向,按過去經驗讓角色幼體化的作品多半表現不佳,但也許鳥山明正是想藉這個機會,讓《七龍珠》系列——至少其中一個分支,走出無止盡的力量升級之路吧,一條曾在《七龍珠GT》嘗試,卻未獲得觀眾良好反響的路線。

可以確信的是,在未來不短的時間內,人們還可以持續收看鳥山明作品的衍生動畫,但那樣步調悠閒、充滿積極希望,開玩笑比打敗強敵重要,帶著不可思議色彩卻又能夠讓人輕易融入的想像世界,可能是不會再回返的輝煌。

▌企畫編輯:康樂|圖片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