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27

當美墨邊境高牆築起:大多數時候我們談論移民和毒品走私,但我們從不談論野生動物|cacao 可口雜誌

2017年,川普政府承諾修建和完成美墨邊境剩下的2095公里邊境牆。如今,3100公里長的邊境線上,有1000多公里被這些鐵柵欄封鎖,川普計劃到2021年初再封鎖800公里。邊境牆將穿越北美物種最豐富、最多樣化的地區之一,破壞動物走廊、破壞牠們的棲息地,以及獲取水和食物的途徑,將嚴重影響這些動物的自然活動。墨西哥野生動物攝影記者亞歷杭德羅.普列托(Alejandro Prieto)拍攝《邊境牆》(Border Wall)攝影項目,希望通過自己的工作,來宣揚保護和尊重所有生物的理念。

人為劃定的邊界

儘管美國正致力於對抗冠狀病毒大流行,但川普政府正在努力擴大美墨邊境地區的邊界高牆,切斷重要的動物遷徙走廊,其中大部分在偏遠的山區。普列托在墨西哥索諾拉州和美國亞利桑那州之間的,瓦楚卡山脈邊界上拍攝的這張美洲虎,他將照片投射在美墨邊境的牆上,突出了人為劃定的邊界,對與我們共享地球的野生動物的影響。

美洲虎主要生活在南美洲,歷史上牠的種群一直延伸到美國西南部。然而,在過去的二十年裡,牠們的數量下降了一半以上。在墨西哥,由於棲息地的大量喪失和非法捕獵,美洲虎已經瀕臨滅絕。他說:這隻美洲虎生活在墨西哥。牠住的地方離索諾拉很近,所以我拍了這張照片,然後把這隻美洲虎圖片影像,投射到牠本該穿越美國的地方。

這張美洲虎的照片是精心計劃和多年努力的結果,因為這地區只有兩三隻美洲虎,要拍攝活著的美洲虎的照片幾乎是不可能的。普列托放至陷阱相機兩年後,終於拍攝到一隻雄性美洲虎的完美照片,可以投射到牆上。

他解釋了當中的過程:夜晚是美洲虎移動的時間,為了要讓照片更具戲劇性,我需要在照片中另外添加額外的組件。構圖很容易,但是我需要是一個晴朗而黑暗的夜晚,所以我等待著一切完美的時刻。為了使這張照片成為可能,這是長達30秒的曝光,這是長期計劃的結果。我將我之前在近距離拍攝的野生美洲虎的圖像,投影到了發光的星空下的邊界圍欄上。

美洲虎被照亮的身體與夜晚牆壁,強烈對比形成鮮明對比,說明了該地區人與自然之間的持續衝突。 

共享的邊界

美洲虎並不是唯一瀕危物種。普列托一直在努力強調這堵牆,會給生活在這一地區的其他動物帶來的問題,他繼續說著:這裡有1506種本地動植物,其中62種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度瀕危物種。指標性的物種,如半島大角羊、美國野牛、墨西哥灰狼、索諾蘭叉角羚、豹貓,甚至像侏儒貓頭鷹這樣低空飛行的鳥類,都面臨著來自邊境牆的危險。

邊境高牆阻礙或阻止了這些動物,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的聯繫和遷徙。因為動物不知道邊界或障礙,所以他認為展示這系列的攝影作品十分重要,因為大多數時候我們談論移民和毒品走私,但我們從不談論野生動物。

關於他的新聞攝影的話題,普列托認為新聞攝影從未比現在更重要。攝影是吸引世界各地數百萬人的醒目工具,攝影記者的工作是向人們展示正在發生的事情,創造那些可以激發人們或促使人們採取積極行動的圖像。

由於這些景觀與多樣性的生物正受到威脅,像普列托這樣的環保主義者,正在靠他們的能力來進行教育和宣傳,以保護瀕臨滅絕的野生生物。 《邊境牆》作品,為邊境牆的問題,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視角,也突出了人類對自然世界的影響。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