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1-09-18

模稜兩可標準研究所:標準到底有多標準?標準化如何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及反思模糊的自我定位|cacao 可口雜誌

一張0.76公厘薄的信用卡可以插入世界各地的插槽和讀取器中。所有螺絲的螺紋都符合規定的螺距。每輛汽車都共享儀錶板上相同的圖示,電量相同的電池尺寸可適合任何電子設備,書籍、雜誌、音樂和視聽作品的索引號均由ISBN編號,紙張尺寸和任何印刷機器均已標準化,RFID標籤、卡車座椅、膠卷速度、防護衣、書籍裝訂、度量單位、個人識別碼(PIN)這些均符合全球標準。

由土耳其設計師阿夫薩.古爾皮納(Avşar Gürpınar)和建築師坎蘇.庫爾根(Cansu Cürgen)兩人創立的模稜兩可標準研究所(Ambiguous Standards Institute,以下簡稱ASI),專門追蹤日常生活中各種領域裡模棱兩可標準的根源。兩人一直在研究標準化如何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以及如何塑造了我們使用的對象。展覽《研究所中的研究所》(An Institute within an Institute)在受邀參加伊斯坦堡設計雙年展之後,接著在比利時、法國、以色列及目前正在芝加哥藝術博物館(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以下簡稱AIC)展出至六月七日。

《研究所中的研究所》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展覽現場

在全球化的標準中找到模稜兩可的自我定位

ASI致力於訊息的累積,並在世界各處進行傳播,它們對於何謂「標準」抱持著疑問與好奇心,這些標準甚至牽涉到物理數學、社會學、政治、文化。他們發現,這些標準所處的社會和文化環境,定義了其模稜兩可的特質,而這些訊息隨著傳播不斷地流動,也產生了各種歧異。該研究所的目的並非為了消除歧異,而是試圖觀察、描述所有歧異的標準,透過日常生活的物品,收集文化中的物質碎片,並對其模稜兩可的本質進行考察。

通過田野般的調查,ASI描繪出了生活之中無形的標準網路,所有的代碼、數量、質量、尺寸等與日常物品的使用密不可分,從避孕藥包、手提袋到手勢、廚房餐具甚至是抗議活動中使用的物品。他們的研究表明,儘管世界變得越來越標準化,但非標準(或模棱兩可)的標準同樣普遍存在。例如,航空公司關於標準機艙行李袋尺寸的指南並不相同;在土耳其,用如鬱金香形的傳統玻璃杯喝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卻沒有明確的玻璃杯尺寸。這次展覽以ASI的10個案例研究為主軸,每個案例的物件皆以相同的木箱展示,邀請觀眾考慮標準化世界的意義和缺點,這些標準深刻地塑造了我們的生活體驗,這些特別製作的木箱不僅僅是它們所包含的對象,模稜兩可標準研究所旨在建立一個討論平台,它們揭示了生活中標準的含糊不清,使我們能夠思考標準、工業體系、消費習慣,我們如何看待世界以及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定位」自己。

「健康的模稜兩可標準」這些問題是無法被描述、測量出規範的醫療系統。設計師古爾皮納表示:「我們開始討論工業化醫療體系規範的論述,該體系以雙重和精確的界限將疾病和健康分隔開來,接受了一些健康的患者和一些患者。」  
在「模棱兩可的電力標準」箱中,檢查了世界的電力標準。建築師庫爾根聊到 :「世界上具有不同電壓的插座端的電氣基礎設施時,可能會看到許多有關國際貿易網絡以及占主導地位的地區的資料。例如,當你使用英國使用的G型插頭時,世界地圖上亮起的地方,會告訴我們很多帝國主義的歷史。」 

標準到底有多標準?

在2014年至2018年期間,模稜兩可標準研究所秉持著對標準的好奇心,考察了語言之中的「標準」,如「堆」、「盡可能地」、「一致性」、「極限」之類的表達,這些累積的字句並沒有任何數學上的標準,語意極其地模糊(對,所以到底有多模糊?)。但同時,他們也認為這些約定俗成的口頭用法,足以表達生活中的流動和動態的結構問題,同時他們與伊斯坦堡資訊大學(Istanbul Bilgi University)的學生合作,進行日常生活物品的考察研究,從口頭的語句到測量和繪圖,最後他們將設計了收納研究的物品用的木箱,這些木箱能夠顯示討論對象背後的系統、網路、結構、策略,揭示任何物品都具有絕對性和模糊性,沒有任何語言可以得出一個確切的結論,因此每位觀眾都能夠從中得到不同的結果。

模稜兩可的標準如一條河流,從地方流向全球

談到模稜兩可研究所的研究方式,庫爾根說:「我們與學校合作,將模稜兩可標準研究所的設計和歷史、日常生活研究結合在一起,並與專家和藝術家建立各種合作關係。」他提到,土耳其建築學家烏古爾.坦耶利(Ugur Tanyeli)曾在文章中指出,如果不涉及產生訊息所在地的文化,就不可能討論來自於當地產生的標準。他舉例描述:「像這樣的結構,橫跨整個市場,僅僅距他兩步之遙,就在墓地的對面…」這是深植在物理空間知識中對於地方環境的描述,這些描述的歧義都源於約定俗成的傳統說法,標準的歧異性必然會受到地方社會和文化環境的影響。

另一方面,所謂的全球標準化則涉及了政治,這些知識結構也與權力結構有關,原本被保存在法國的一處地窖,被稱為Le Grand K的圓柱體,確立了全世界一公斤的準確質量,但在一個世紀後,科學家發現在其身上發現金屬原子的掉落現象,也讓這個「標準」產生了歧意,如今這個曾經被視為鴂對的標準,也已被普朗克常數所取代。某種程度上絕對物質仍然具有價值,然而另一方面,人們處在一個變動的世界,以靠著某種理性與經驗,我們仍能在這些變化中透過模稜兩可的標準進行交流,因為即便是那些物理定義也存在各種歧異。

模稜兩可的食用標準:茶杯。食品包裝幾乎總是建議食用量,但是幾個世紀以來,沒有包裝的飲料的建議食用量是多少?對於土耳其傳統茶杯來說,它是窄腰寬邊緣的玻璃杯,但並非所有茶杯都有著相同的尺寸和形狀,這些茶杯光譜表明,茶杯的容量標準也一樣具有流動性。
在「時間的模稜兩可標準」中,從天文鐘到祈禱時間、從避孕藥丸到計時,都討論了人與時間之間的關係,以及作為文化指標的物體的含義。古爾皮納強調說,我們擁有可以在生活周遭顯示時間的物體,並根據測得的時間來構建日常生活的新事物。
關於雞蛋的「食物歧義標準」。庫爾根表示:「我們正在質疑通過大小、顏色和質地不同的雞蛋進行營養的標準和法規,該行業保留什麼以及排除哪些內容。當我們觀察雞蛋的種類時,甚至看到我們只能在市場鏈中接觸到某種類型的雞蛋,這本身就是一個辯論問題。」 
模稜兩可標準:手勢。根據地理位置、文化和環境的不同,手勢始終具有特定的含義,但是通過表情符號,我們可以在時間和空間上共享手勢。將過度泛化的膚色引入表情符號,卻會進一步使文化可傳遞性複雜化。圖片為土耳其常用的一組手勢,以及一組3D列印的表情符號手,我們通過雙手交流的內容是否可以量化為標準?  值得我們認真提問。

一間研究所中的研究所(An Institute within an Institute)

關於展覽名稱為何是《研究所中的研究所》,庫爾根希望能與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的館藏,與模稜兩可標準研究所的展品建立起雙向的對話,因為「Institute」既可以代表研究機構也有博物館的意涵,兼具展示和研究功能的場域,也很直接闡述了博物館中的研究所這樣的展覽空間設計。他們從館藏的繪畫、雕塑、陶瓷和攝影收藏中選擇了一些作品,並製作了錄像裝置。「這個展覽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里程碑,這是一項原創作品,從視覺到展場空間都是重新的設計,我們設計展覽的方式就好像要在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裡,開設一個標準研究所的分支一樣。」古爾皮納接著回答。他們確保所有設計兼具形式與功能的簡潔性。因此他們可以輕鬆地在世界各地展示,不只限於藝術博物館,甚至能在學校這樣的場所作為教育用途展示。

Related articles

從土地佔領延伸到虛擬網路:戰火下的巴勒斯坦藝術家,呼籲關注及支持以巴衝突的受害者|cacao 可口雜誌

作為耶路撒冷地區的世仇,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戰火於五月十日再度被引燃,來自於激進組織哈瑪斯的火箭彈以及以色列的空襲加薩走廊,使得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