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31

打亂的越夜越美麗:阿姆斯特丹燈光藝術節|cacao 可口雜誌

夏天的阿姆斯特丹有運河音樂節,2012年開始,從原本的聖誕節運河遊行誕生了第一屆阿姆斯特丹燈光藝術節。以往燈光裝飾下的船隻沿著阿姆斯特河航行,而燈光藝術節則從重點是娛樂,轉移到了燈光藝術上。第一屆燈光節只有20件作品,七年後的現在,這裡已經成為了歐洲最大的燈光藝術節。對阿姆斯特丹本地居民和遊客來說,這都是一個不容錯過的節日慶典,藝術品遍佈整個城市,阿姆斯特爾河上、河岸的燈光藝術構成了光之大道,留下了許多充滿想像力的美麗作品。

今年燈光節的主題是「Disrupt!」(打斷、混亂),旨在點出當下全世界範圍內文化、氣候、人口等方面不斷發生的變化。在11月28日到2020年1月期間,來自16個國家和地區的藝術家們將在燈光節上展出他們的作品,用作品詮釋他們對於「Disrupt!」的理解。從創造新的燈光裝置到在本來存在的建築物基礎之上聯想和構建,這些藝術家們通過燈光邀請觀眾用一種新的角度來觀賞這座城市。 

除了燈光藝術,今年的燈光節也加入了不少其他活動,有藝術家的講座、兒童體驗工坊等,也不乏只有這裡能找到的獨家活動,如夜遊動物園的計畫《夢遊 》(Sleepwalk)及大型體驗裝置SKALAR。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Sleepwalk」的圖片搜尋結果
平時只在白天開放的ARTIS 皇家動物園,將營業時間延長至夜晚八點,在特別開發的應用app引導下,遊客可以在在封閉時間後的動物園中漫步,觀察紅鶴如何在一隻腳上睡覺,為什麼蘑菇在黑暗中發光,蝙蝠如何在完全黑暗中狩獵。
SKALAR是燈光藝術家Christopher Bauder和音樂家Kangding Ray合作完成的視聽動感藝術裝置。裝置融合了動感鏡,完美同步的運動燈和強烈的聲音聲景。在柏林成功首展成功後,從1月10日開始,在阿姆斯特丹也可以體驗這個獨特的大型藝術。

步行、騎自行車沿著河岸行走,便可以看到所有燈光藝術作品。而乘船的選擇更多,在燈光節的官方網站上就提供了40種不同的租船和乘船導覽,每個船都不一樣,從最普通的遊船到外表華麗、內部奢華且有暖氣的小型郵輪,應有盡有。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2019 Neighborhood」的圖片搜尋結果
《街區 》(Neighborhood)。

現居紐約的藝術家Sergey Kim 展出了他的作品《街區 》(Neighborhood)。他用燈光模擬各式衣物晾在洗衣繩上的樣子,除了普通的襯衫、T-shirt,其中也有著土耳其褲、猶太傳統連衣裙和摩洛哥長袍這樣的民族服飾,代表不同種族混合在一起形成的城市文化。藝術家認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信息交流越來越豐富,但在城市中我們仍然處於孤立的狀態。我們不認識自己的鄰居,不和同一個街區的人交談,這些混合在一起的日常衣物代表了是他對更加親密、和諧的共生關係的期望。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2019 Atlantis」的圖片搜尋結果
暗示著氣候變化的水中城市《亞特蘭蒂斯 》(Atlantis)。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2019 All the Light you See」的圖片搜尋結果
探討光與時間的《你所見的光》(All the Light you See)。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2019 End Over End」的圖片搜尋結果
讓人想起童年玩具的《翻轉》(End Over End)。
「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2019 Atlantis」的圖片搜尋結果
日本藝術家島田正道的作品《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

日本藝術家島田正道的作品《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中,七隻巨型蝴蝶停在運河表面,隨著船隻的往來運動而上下撲動翅膀。蝴蝶效應是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茲在1963 年提出的理論:細小的變化也能夠引起具有極大差異的結果。同樣的,在島田正道的作品中,蝴蝶的變化源自於水波的運動,而水流的運動則是由於船隻劃過作用的結果。它預示著日常生活中潛伏著不可預測性,危機和混亂往往就藏在角落。

相關圖片
藝術家Ivana Jelić和Pavle Petrović的《星夜》(Starry Night)來自於梵谷的畫作。
旅遊新聞-
UxU Studio的《慾望》(Desire)用鮮紅的嘴唇做呼應。
Travel News -
Frank Foole的《等候》(Waiting )在建築物的外牆上顯示了一個大的裝載符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