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2-06

從偽造到真正製造:冰島視覺藝術家Andrea Maack將繪畫轉換成香氛|cacao 可口雜誌

視覺藝術家變香水師?冰島視覺藝術家安德莉雅.馬克(Andrea Maack),在2008年展出自己手繪的鉛筆畫裝置「假Andrea Maack香水店」(fake Andrea Maack perfume shop.),現場仿造香水發表會情境,並為香水推出四種假冒商品。參觀者被氣味所吸引他們要求更多。幾年後,安德莉雅的香水遍佈全球。

Andrea Maack將她的鉛筆畫切格成帶有香味的香水測試紙,以便參觀者可以拿走它們。而作品也一點一點地消失。
2008年「終極存在」展覽現場| photo by Brooks Walker
2008年「終極存在」展覽現場| photo by Brooks Walker

人類不斷地渴望完美。全球化的物質衰退。想像力與自由想像之間的平衡

的創作常常來自於時尚,外觀,身體,健康和死亡的想法。她在藝術世界中獲取靈感,並在包裝紙上使用鉛筆畫作創作。她首個香水創作在2008年的「終極存在」 開始了她的香水之旅。之後,她將香水作為一種藝術形式,通過視覺和嗅覺體驗,她成功並隨後推出第一款香水「SMART」。 視覺藝術家以新鮮的視野接近香水世界,她決定繼續創作香水裝置,最著名的是以「假Andrea Maack香水店」(fake Andrea Maack perfume shop.)的形式裝置。裝置中獨特的香味,讓許多參觀者都為之喜愛,於是,以她為名的香水品牌便誕生。

Image result for Andrea Maack
photo via Andrea Maack
Image result for Andrea Maack
photo via Andrea Maack

安德莉雅跟我們聊起她生活的地方:冰島這個國家,絕大部份是未受到污染的,但這城市也相當現代化,這裡的人們過著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的生活。很難去精準的確定到底是些什麼使得他們的創造力和設計與眾不同。我們並沒有豐厚的設計史或建築史,所以我們也只是採行了我們的第一步,同時,開放與隔離的思想也添增了幾許差異。我的工作是為了自己所創造的,是些對我來說全然獨特的東西。而將繪畫轉換成香氛是個相當實驗性的過程,我也喜歡去挑戰介於藝術設計與消費之間的界限。

我總是在使用我的直覺本能,其實這是極度殘忍的現實,在告訴我們所有擁一切的一種手段。潛意識地認為我的成長經歷與周遭環境,都再再影響著我、啓發著我。

Image result for Andrea Maack
photo via Andrea Maack

Image result for Andrea Maack

Andrea Maack

視覺藝術者,也是「Andrea Maack香氛」的創意總監,擁有純藝術的學士學位,同時也是個表演藝術的愛好者。身為一位視覺藝術家,我在雷克雅維克的工作室內做著和繪畫與複合媒體科技的相關工作。在香水這領域我則提出不同的點子,這些想法是有可能被轉化成香味的。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