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10-20

我的工作,不是為了傷感—Aoi Kaori|cacao 可口雜誌

Aoi Kaori 是位日本設計師,同時也是位藝術家。我跨領域從事與設計、工藝和藝術相關的工作。我無時無刻在思考著我的作品。何謂美麗?我又該做出些什麼?然而有時感應神的招喚,也會突然出現(天外飛來一筆)。也許是當中有一些科學的元素在裡面吧,但也相當有詩意。而它們的概念都有很強列的訊息在當中。當我創作時,我相信並能感受到那種精神。最重要的東西其實不是能夠被看到的。

“ jou-jouer”由透明的丙烯酸製成,一系列作品是帶有半透明彩色面板的玩具積木,可與其他組合作遊戲。 該玩具供成人和兒童使用,旨在對抗大眾消費文化的心態並鼓勵想像力和創造力的發展。

當我開始雕刻玻璃時,嘗試了一些競爭性的比賽與活動,在我四周的人們嘲笑著我,「不可能會贏的啦。你是初學者,又蠢」,但我確信,若我贏得了那場勝利,他們的想法必會轉變。後來,這就成真了。當我一直不斷地在競賽中獲得勝利,他們對我說「這再自然不過了,你是特別的啊,你只想要贏得勝利。」沒人瞭解我,我領悟到藝術家一定要接受孤獨這件事,也許年輕的設計師和藝術家為這一些事受苦,也擔心著自己。但是,還是請不斷地嘗試吧。相信自己,一旦有決心,就一定會有出路。

當我在工作時,最重要是一個人所擁有的精神與思考:

1. 我的作品一定要美觀也一定要感動到你的內心。
2. 它一定要讓使用者相當舒適。
3. 無人可設計它,但是我可以。

概念如下:今日,在同一個天空下,人們深掘出許多資源,而後製造出許多產品來傷害人類與地球,我們該如何將這些物質與材料利用在更好的用途上?模糊的觀念與對於美的鑒賞力是沒有疆界的,我的工作,不是為了傷感。不是去傷害某人。它是讓人微笑的,而這就是我想做的。

kaori aoi:  innocent blue
「環形燈」,顛覆了人們對尺寸以及鑽石自然光源的期望。在現代主義樂觀主義的驅動下,她的設計採用新穎的方式,將更多的光線整合到房屋中。

我的夢想是,如果我達成了某種成果便想利用它來解決許多問題。舉例來說,邊緣孩子們的問題、非洲的飢餓兒童、兒童戰兵與等等。我渴望那些在這個世界裡被錯過的種種矛盾。我希望年輕的設計師與藝術家們有較不顛簸的路途,我不要他們有一些悲傷與艱難的經驗,這ㄧ定要在我們這一代被結束掉。


原文刊於cacao Vol.09《 翡冷翠/一夜》
  • Via: Text:sin sin Kuo Translator:Celine Yang Photo providers:Aoi Kaori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