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和 Jeanne-Claude 生前計畫《包裹的凱旋門》:60年後終於成真!|cacao 可口雜誌

這幾天路過巴黎戴高樂廣場的行人會發現,1806年拿破崙下令修建的凱旋門正在一點一點地消失!已故著名大地藝術家克里斯托(Christo)與妻子珍妮-克勞德(Jeanne-Claude)生前設計的重要作品《包裹的凱旋門》(L’Arc de Triomphe Wrapped),用25000平方米的可回收聚丙織物,由藝術家的團隊完成項目的執行,包裹凱旋門從9月18日展出至10月3日。60年代開始,夫妻檔藝術家用「包裹」的方式,圍繞著建築、橋樑、海岸,甚至島嶼進行創作,讓自然界和公共建築呈現出熟悉又陌生的壯闊景象。這種被包裹的陌生感,喚醒人們對凱旋門對巴黎的意義以及對歷史的思考,就像凱旋門一直在那裡,如果沒有凱旋門,巴黎將會是怎麼樣的呢?

《包裹的凱旋門》的原圖,作品共計使用了25,000平方米的可回收聚丙烯銀藍色織物,由95人組成的技術團隊,逐漸從50米高的凱旋門頂部,分別垂放下這些銀色布料。再用總長約3000米同樣可回收利用的紅色繩索,將其包裹巴黎凱旋門。|photo via Christo Javacheff,2019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勞德於1935年同一天6月13日出生,克里斯托出生在保加利亞的加布羅沃,珍妮-克勞德出生在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卡。21歲時,克里斯托逃離祖國的史達林政權來到巴黎。1958年,他在巴黎遇到了珍妮-克勞德,當時他受委託為她母親畫肖像畫。到1961年,他們開始合作創作藝術作品,這種浪漫和藝術的結合,一直持續到2009年珍妮-克勞德去世為止,克里斯托也於2020年5月在美國紐約的家中逝世,這也是他們最後的作品。當她還活著的時候,這對夫妻總是分開搭乘飛機旅行,因為如果一個人在墜機中喪生,另一個人可以繼續他們的工作。

一直以來,他們堅持自己支付作品創作中產生的費用,並不接受任何捐贈和資助,好讓他們掌控創作的自由度,正如克里斯託所說:在一個作品完成後,所有的材料都被回收,場地也回到了原來的狀態。《包裹的凱旋門》這個項目共花費1400萬歐元,同樣沒有用到任何公共資金,他的全部資金來自於出售克里斯託的預備研究、項目素描、拼貼畫、比例模型、五六十年代的作品,以及其他題材的原始版畫。這件作品,同樣如他們生前大部分的大地藝術作品堅持的一樣,《包裹的凱旋門》也是暫時性的,沒有人能擁有這件作品,就連藝術家自己也不能。

1962年,克里斯托用照片合成的方式,展示了他想如何將凱旋門包裹起來的草圖,到了80年代,又用織物製作了一個非常精緻的拼貼版本,整個過程中他們沒有想過想法可能會成真,直到2017年他受邀龐畢度藝術中心做展覽,館方建議外圍也能做些什麼,好呼應展覽,才讓克里斯托包裹凱旋門的項目,重新被提上議程,並得到了巴黎市政當局和監管公共紀念碑的法國國家歷史文物中心的許可。

藝術的存在,就是讓人們有各種思考和評論,而評論是促進人們思考的源頭。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勞德通過改變人們與周圍環境的關係,讓大眾以另一種眼光看待世界,你所見,就是個人與世界的關係。

Photo via Benjamin Loyseau
Photo via Matthias Koddenberg
克里斯托夫婦生前,在工作室的工作照。|photo via Christo Javach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