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 Taipei, TW
2021-06-19

擺脫引力,躍然紙上的建築禮讚:忠泰美術館年度大展《聚變:AA倫敦建築聯盟的前銳時代》|cacao 可口雜誌

忠泰美術館的年度重點建築展《聚變:AA倫敦建築聯盟的前銳時代》於5月8日正式開展。本次展覽呈現AA倫敦建築聯盟(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簡稱AA),前院長阿爾文.博亞爾斯基(Alvin Boyarsky)於1971至1990年掌舵期間,以前衛創新的辦學理念,透過教學、展覽與出版品等計畫,領導AA一躍成為全球建築教育重鎮。展覽展出阿爾文.博亞爾斯基個人將近百件的珍貴典藏,其中包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及札哈.哈蒂(Zaha Hadid)等享譽國際的建築師,首次在亞洲公開展出新銳時期的繪圖原稿。

阿爾文.博亞爾斯基曾說:「牆上作圖,我們作戰。」(We fight the battle with the drawings on the wall.)

AA前衛時代的紙上攻防戰:從建築繪圖、實驗策展,培育建築人才

「繪圖(Drawing)」一詞不僅是表達設計與形式的語言,更是乘載著思考發展與建築探索的重要媒體,這同時也是阿爾文.博亞爾斯基建築教育的核心。以當時的時代氛圍來說,AA代表著一種傳統體制外的建築教育,阿爾文.博亞爾斯基以「牆上作圖,我們作戰。」這句話,表達自己透過繪圖來對抗那個年代社會層層的傳統框架,建築並不僅僅是一棟房子,還是表達思想的最好方式。

在擔任AA院長期間,大力推崇繪畫的價值及創作,透過各式各樣的出版品和策展,將才華洋溢的年輕建築師們前衛的紙上建築作品,推往世界的目光之中,他相信對話和繪畫所帶來的建築思考能夠改變世界,就如同在那年代一群來自英倫的青年即將席捲全世界,那便是搖滾精神的代表人物-披頭四,擔任策展顧問的曾成德老師如此比喻道。

大都會建築事務所(亞歷克斯.瓦爾)《建築的樂趣》,1983年,剖面圖繪製後的《巴黎拉維列特公園》,彩色絹印、紙本

亞洲首展,從六個主題脈絡剖析建築大師原稿與AA絕版出版品

本展是繼2014年首度於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米爾德雷德.萊恩.肯帕藝術博物館(Mildred Lane Kemper Art Museum at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以及次年於普羅維登斯羅德島設計學院美術館(RISD Museum, 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 Providence)展出後,首次在亞洲展出。本次在忠泰美術館將展出將近百件珍貴典藏,包括繪圖作品42件、AA絕版出版品16件與多件紙本資料等,透過展場中六大主題,從歷史記憶、當代文化、都市主義、新科技與新媒材的實驗,映照出當時風起雲湧的國際建築文化與AA獨特的學制下,建築師們如何透過手繪圖稿去完成他們的未竟之志。

阿爾文.博亞爾斯基的兒子,同時也是此次共同主辦代表暨展品提供者的尼可拉斯.博亞爾斯基(Nicholas Boyarsky)在開幕時透過影片捎來問候,提到:「這些繪圖作為一種『對話』交流,無償致贈給我父親。透過展覽中回顧我父親不同的人生階段,與建築師間長達數十年的對話,亦能看見他們作品的發展歷程。」可以說,AA建築學院提供的是一個,讓這些新銳建築師彼此競爭也相互對話的舞台,以充滿實驗性的繪畫作品,碰撞出新思維的火花,點燃世界對於建築的想像。

「繪圖實踐」展場中重現當時如「俱樂部」沙龍座談般的空間,左圖的三位建築師則分別代表著後現代主義、解構主義、現代主義前衛思想等不同理念間的對談,右圖則為當時的某次展覽的現場,在AA策展也被視為一種很重要的表達方式。

凝聚各方,以對話作為觸媒,產生化合作用-「夏季學程」、「繪圖實踐」

「夏季學程」展區為阿爾文.博亞爾斯基在任職AA院長前開設的國際設計學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Design,簡稱IID)連續三個夏季舉辦的建築聚會,匯聚各種教學方法、理論與人物,架構起建築學術交流的全球網路,成為AA獨特學制的濫觴;「繪圖實踐」則重現當時的交流與對話,展場規劃如英倫「俱樂部」沙龍座談般的空間,便是當時AA學院教學中真實的學習場景,由阿爾文.博亞爾斯基開創的前衛教學制度「設計教學分組(Unit System)」,要求各單位指導老師向院長「推銷」設計想法應聘成功後,再向學生「簡報」概念,並「募集」學生,篩選學生繪圖作品錄取學員後,才正式開課。

超級工坊《電影劇本》,1971年,收錄於《連續的紀念碑》計畫,影印版此作品啟發了之後的AA建築師雷姆.庫哈斯的畢業設計以及重要著作《狂譫紐約》。

來自建築界的嬉皮-「歐洲激進派」

「歐洲激進派」一詞來自於六○年代的激進建築運動,借鑿媒體、發行刊物、音樂、藝術和時尚來發展他們的設計,天馬行空的想像超越了建築本身的物理限制,而這些充滿隱喻與思想的圖紙作品來自於當時各種新興的建築團體,如倫敦的建築電訊(Archigram)、維也納的藍天組(Coop Himmelblau)、佛羅倫斯的超級工坊(Superstudio)。他們被稱為紙上建築師,以前衛實驗性的建築繪圖表達對於世界框架的抵抗,在當時這是最有效的一種方式。

其中建築電訊的創辦人彼得.庫克(Peter Cook)曾經提道:「一系列洶湧來襲的思潮是對另一些構思的反駁,內心的驅動和反覆修飾的壓力需要找到一個出口,需要大聲吶喊,需要喚醒,需要揭示。…如果內心慾望足夠強大,衝擊就會產生。」在短短十年間,紙上建築激進派就如同短暫而絢爛的煙火,很快就消失在世界的潮流中,但這些留下的繪圖手稿卻深深影響了新一代如雷姆庫哈斯等即將在大放異彩的建築師們。

1982年,拉維列特公園舉辦了國際性的公園設計競賽,最後,建築師伯納德.初米的方案中一群優秀的建築作品中脫引而出。該計劃試圖對結構進行去中心化,試圖創造矛盾和衝突事件的領域,這些事件否認了任何預設的連貫性的想法。初米的拉維列特公園也被視為建築解構主義的代表性案例。|伯納德.初米《盒裝:維萊特》,編號3、4、5、6,K系列,作品集概念設計圖,1985年,琺瑯漆手工上色、複印紙本。

對現在的反抗,思索著過去與未來-「反思現代性」、「反思歷史」

「反思現代性」主題中,能看見來自AA的建築師們如何透過於國際競圖在現代主義中發掘新的可能性,比如本區展示了巴黎拉維列特公園(Parc de la Villette)競圖所繪的圖稿,其中包含札哈.哈蒂(Zaha Hadid)以及大都會建築事務所(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簡稱OMA)、伯納德.初米(Bernard Tschumi)等在現今都極具影響力的建築師的競圖創作;「反思歷史」關注於建築師透過繪圖表述對城市、歷史記憶和社會反思的一面,成為如集體記憶般的存在。透過視覺反省20世紀所經歷的恐怖與災難事件。約翰.黑達克(John hejduk)於1986年在AA校園廣場的臨時建築體《時間的崩塌》(The Collapse of Time)的模型,為其探討納粹大屠殺歷史《罹難者》系列作品之一,以真假虛實交錯的敘事方式,闡述創作與社會的關係。

柏林猶太博物館的建築師丹尼爾.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透過線條在圖紙上建立了一個精確而荒涼的空間中,《室內樂:為赫拉克利特中的主題而作的建築冥想》被視為一種符號,圖上的線條如同樂譜般以時間線性的方式展開,他曾說道:「…建築是基於圖紙的。圖紙是種編碼,是一種語言,必須與演奏者進行交流,並且能夠游刃有餘地詮釋它」。

札哈.哈蒂在AA時期憑藉一套僅6張圖紙的參賽作品贏得香港九龍的山頂(The Peak)競圖。對她而言,繪畫一種不可或缺的自我分析形式,而不是完整設計的代表。「我們很少意識到我們身上的大氣壓力,但是我們卻陷入了對立的輕/重狀態。我幾乎相信存在零重力這種情況。我相信建築物可以漂浮,同樣,還有另一種力量的概念,即你沒有一定的束縛,從重力中解放出來並不是因為你在空中飛來飛去,而是因為你解放了現有的秩序。因此有了新秩序,可能還有很多其他的秩序。」札哈.哈蒂曾如此說道。|札哈.哈蒂《世界(89度)》,1984年,壓克力顏料手工及水洗上色、紙本。

聚變和劇變:「繪圖的氛圍」-Drawing Ambience

本次擔任策展顧問的是任教於陽明交通大學建築所的曾成德老師,他提及本次的展覽名稱「聚變」,意味著一種原子聚在一起產生極大能量的化學變化,象徵著在建築教育中,集結優秀的師生,運用各式媒介進行對話討論的狀態,而Drawing同時也蘊含著吸引的意涵,對當時的世界來說,AA獨特的建築思考就像顆宇宙中引力極強的小行星,吸引、碰撞、迸發出新概念,吸引眾人的眼球,曾成德老師表示:「(展覽中的)前衛運動雖然停在了某個時刻,不過它也開啟我們對未來想像的可能,這也是希望本展能帶給大家的。」展覽從5月8日開始至9月5日止,忠泰美術館期待透過回顧當時建築新銳們的建築繪圖創作,引領觀者從建築教育的創新與前衛性去探究建築與創作的本質。

AA倫敦建築聯盟前院長-阿爾文.博亞爾斯基 © Alvin Boyarsky Archive

《聚變:AA倫敦建築聯盟的前銳時代》

展覽時間:2021/5/8 – 2021/9/5

策展人:伊格爾.馬里亞諾維奇(Igor Marjanović)、簡.豪爾德(Jan Howard)|展覽顧問:曾成德

展覽地點:忠泰美術館(臺北市大安區市民大道三段178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