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當展覽成為網紅展:盤點2019年排隊打卡的藝術展|cacao 可口雜誌

今年有很多很棒的作品與展覽,其中有些作品與展覽吸引了數量龐大的觀眾來到美術館,引發了前所未有的激烈討論,更成為社交媒體的網紅展。這些展覽只代表了我們在過去的一年,見證藝術的極小一部分。

Yayoi Kusama(草間彌生)

Image result for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 Rooms
Yayoi Kusama, 2012 APALAZZO GALLERY

今年,在美國多家美術館展出的《無限鏡室》(Infinity Mirror Rooms)讓草間彌生再次登上新聞頭條。11月初,她的展覽「我每天為愛祈禱」(Every Day I Pray for Love)在紐約卓納畫廊西20街的空間開幕,展出了全新的《無限鏡室》。上一場她在卓納的展覽吸引了75000位訪客,而這件最新作品將吸引十萬人次的觀眾前來拍照上傳至社交平台。

草間彌生創作《無限鏡室》系列作品,源於她在童年時期受過巨大心理創傷,在成長過程中沒能擺脫嬰兒時期的自戀狀態並發展出健全的人格,她還罹患了一種神經官能症。由此導致她不同於其他藝術家最大的特點,便是她幾乎只專注於對精神世界的探索,她的作品也極其精準地表現出對自我的極大關注和無限性。

她用鏡子置換了空間中的六個平面,讓鏡子彼此照見從而創造出不存在的無限幻境,讓觀眾完全置身其中並淹沒在她外置的精神世界中。人們被這狹小卻無限的空間所征服,體會到了藝術家希望強調的自我的狀態。

Image result for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 Rooms
Photo: ephst/Shutterstock

Rugileė Barzdzžiukaiteė,Vaiva Grainyteė,Lina Lapelyteė

Rugilė Barzdžiukaitė、Vaiva Grainytė和Lina Lapelytė在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立陶宛館上演了一場不同尋常的歌劇表演,他們最終斬獲了金獅獎,也讓這三人組迅速在全球藝術界引起轟動。三人聚集了各自在藝術、電影製作、戲劇、音樂和寫作方面的才華,合作創作了《太陽與海 》《Sun & Sea (Marina) 》(2019),作品是對氣候變化的探討,令人焦灼的同時卻散發出幽默感。

在威尼斯雙年展時,觀眾要排隊長達數小時,才能親身體驗這件紅遍Instagram的作品。儘管探討氣候變化議題的藝術作品往往氣氛壓抑,但三位藝術家卻向我們展示出如此深重和緊迫的危機可以通過意想不到的輕快方式呈現。

延伸閱讀: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最高獎項揭曉:種族議題與世界末日的思考


KAWS

Image result for KAWS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NGV) is hosting the first ever KAWS exhibition in Australia. Photo: Hypebeast.

儘管KAWS(Brian Donnelly)將自己標榜為街頭藝術家,但他去年開始在畫廊世界越來越受到認可。今年一月在台北的自由廣場,以大型HOLIDAY雕塑,做快閃展覽活動,為了打卡拍照的人數自然不在話下。2019年是KAWS滿滿收穫的一年,他的市場也日益膨脹,不斷拍出驚人的高價,今年年初,一幅辛普森主題的繪畫拍出了1480萬美元,刷新了他的作品紀錄;五月,一幅2012年的海綿寶寶繪畫拍出近600萬天價(包含佣金)。儘管KAWS色彩大膽、天馬行空的繪畫和對流行文化人物的挪用,仍然經常成為藝評人鄙視的對象;不過,有些大型機構展覽開始迫使藝術界重新評估KAWS的創作。他的代理畫廊Skarstedt積極規劃KAWS的作品能與大師級人物如德國藝術家Albert Oehlen的作品並肩展示。底特律當代藝術博物館今年為KAWS舉行了一場個展。儘管藝術圈動作頻頻,他沒有放棄與商業的跨界合作,並且為跨界商品創造搶購熱潮。

KAWS:HOLIDAY台北雕塑灰色白色
在台北自由廣場的快閃活動。|Photo by RK

teamLab

Image result for teamLab
photo by teamLab

曾在2016年來台展出的東京藝術團體teamLab,儘管teamLab作為拍照背景的網紅地位無可否認,但他們的沉浸式藝術體驗,同時也是依靠精巧技術打造的奇境。如《The Sculpture of Time Distortion in a Mirror》(2019)使用簡單的材料:光與霧,營造出引起幻覺的效果。其他作品則加入了手機應用以讓藝術體驗更加遊戲化;或是觸控式球體營造出適合兒童的帶有視覺和聲效的奇幻世界。teamLab的作品非常平易近人,讓對傳統美術館望而卻步的公眾很容易參與。

  • Via: 可口整理報導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