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衝突、分歧之外,關注已故藝術家的社群帳號:讓Twitter成為一條通往藝術的絕佳路徑|cacao 可口雜誌

「如果可以在Twitter上關注已故的藝術家,並在時間軸上瀏覽他們的藝術作品,應該會相當有趣吧?」俄國軟體工程師塔拉舒克(Taraschuk),作為一名理工領域的佼佼者,自小在藝術家庭下長大,移民美國之後攻讀軟體開發和網頁設計,看似遠離藝術許久的他,想著如何在生活中貼近喜愛的藝術家。於是他和朋友著手開發藝術機器人,截至目前為止,他們使用機器人在Twitter上創建了560個帳號,其中包括世人耳熟能詳的梵谷、席勒或馬諦斯等人。

席勒《自畫像》|photo by wikimedia

把藝術帶到社群媒體

塔拉舒克提到自己在2014年就注意到在Twitter上有幾個人會分享他最喜歡的藝術家,瓦西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繪畫作品,但令他感到沮喪的是,他們似乎都在分享康丁斯基的著名作品,但他真正想看到的,是關於康丁斯基鮮為人知的作品、草圖或相關研究,當然他也關注那些具有藝術專業背景人士經營的帳號,但他想略過他們私人的政治觀點與評論。因此他和軟體開發夥伴一起開發藝術機器人,讓Twitter成為一條通往藝術史的路經,而非只是充滿壞消息、假消息的集散地。

這些藝術機器人透過演算法和社群媒體帳號開發而成,為了不重複貼文的內容,機器人被教導轉發與特定藝術家作品相似的創作,例如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帳號可能會轉推另一名機器人的貼文,例如安迪.沃荷,因為兩位藝術家都是60年代普普藝術運動的成員,此舉會讓機器人有效提高準確率。

瓦西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構成第八號》|photo by wiki

一網打盡:從熱門到冷僻的藝術家以及更多作品

塔拉舒克首先製作的機器人帳號是兩位他最喜歡的藝術家,分別是瓦西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埃貢.席勒(Egon Schiele),已經有成千上萬的用戶關注這些帳號,目前由塔拉舒克打造的藝術機器人帳號已高達560個,從非常受歡迎的梵谷到較為冷門的安娜.奧斯特羅烏莫娃–列別傑娃(Anna Petrovna Ostroumova-Lebedeva)列別傑娃活躍於1900年代,是一名蘇聯藝術家,以木刻聞名。而在帳號上出現的圖像大多來自公共領域的收藏。

image viaAnna Petrovna Ostroumova-Lebedeva

除了已故藝術家的帳號,有些帳號還專門分享博物館館藏的作品,例如布魯克林博物館收藏的裝飾藝術,這類物件通常不會引起太多關注,即使他們在博物館中展出,然而一旦成為Twitter帳號,就能吸引到比較多注目,讓博物館得到意外的新受眾。這些帳號的樂趣在於,讓人們得以發現過去從未留意到的藝術品、創作者,有許多網友藉由這類帳號才意外認知到,其實哈佛博物館收藏的書法作品非常有趣,或是大都會博物館的伊斯蘭藝術部門中有一幅類似蜥蜴的生物手稿,也吸引了許多網友青睞。

塔拉舒克談到起初這些帳號只是簡單地分享藝術品,但隨著時間推移,帳號變得越來越複雜,「我希望我的產品在未來只會更加迷人,機器人仍舊需要學習,並在過程中持續擔任教育的角色。」

  • Via: 整理報導:林圃君

Related articles

日本不只有「和風」,還有沖繩與阿伊努族!日本各大機場用數位藝術,看見日本文化的多元與魅力|cacao 可口雜誌

日本之於台灣,可能是最熟悉也最陌生的國家。你一定被推送過類似的新聞報導或旅遊建議:某地方政府仿日式庭園營造公共空間、重建日殖時期的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