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熱情燦爛的笑容,並不是全部的故事:為什麼前後對比圖片會成問題?|cacao 可口

關於使用前後對比圖片作行銷這檔事,目前最早可溯及到1925年。該廣告宣稱,使用它們的減脂肥皂可以消除脂肪和歲月留下的痕跡,且不影響目標區域以外的身體部位。這何止產品效果?簡直是神蹟了。然而,那也說明了受體重苦惱的人得有多絕望才寧可上商人的當。

減肥藥的歷史比前後對比照片更加淵遠流長,後者卻更具破壞力,因為它在喚起人們的不安全感,懷疑自己身體是否不夠「好」這檔事上,可說是說服力十足,讓你相信自己的身體是一塊又笨又鈍的石頭,須要嚴格節食、健身房課程,或瘦身茶減肥藥好好雕塑一番。

Photo via ConscienHealth

這裡有個術語,Social Trigger(社交觸發點,暫譯),指的是促使看到廣告的人以特定方式感受或行動的內容,而前後對比照片中的差異(如主角的身形、神情,甚至妝容打扮、活動場所)就是觸發點所在。對從事行銷的商務人士和內容創作者而言,這招一般來說都能取得不錯的效果,但在減重這個案例上,卻對多數人有害——你成了被開發的潛在受眾,只因為你相信某些類型的身體比其他狀態更好。

那麼,前後對比照片究竟有什麼問題?

它引發了不健康的比較

我們不會質疑分享者的善意——他深知其中的苦澀,因此想將解決方案推薦給有類似困擾的人。但話說回來了,要找到一個帶貨的KOL自稱某產品某服務他沒試用過,沒覺得讓自己變得更好,比打燈籠的第歐根尼在白天大街上要尋找善良的人還困難。

對於那些為身體形象和飲食問題煩惱的人,「之前vs之後」照片彷彿在告誡他們,自己屬於「之前」那一派,急須糾正。這不就是比較之前與之後的目的所在嗎?對目前的體態不滿、將某種瘦身理想內化,容易導致抑鬱、自我孤立、自卑以及對減肥術的癡迷,長期結果就是飲食失調症。

它讓我們覺得必須為體重和身上的脂肪感到羞恥

不是每個分享前後對比照片的人都是KOL,分享照片的目的也不見得是炫耀,但人們的確也認同其中的努力值得鼓勵,然而負面訊息就是這麼散布開來的:暗示胖胖的身型並不好看。成功減重變瘦,成了某某人在道德上具有優越性的認證——因為在相反情況下,我們會覺得他偷懶不檢點。

Photo via The Swaddle

越瘦越好,因為肥胖不健康。體重恥辱源自於這樣的信念,但體重與健康的關係並非等式,嚴格來說,你不能通過看照片來判斷一個人健康與否。根據2016年一篇發表在《國際肥胖雜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有30%體重適中的人的新陳代謝不健康,反而在被歸類為過重的人群中,有近半表現良好。即便如此,他們依然可能因為對體重的羞恥感,增加罹患糖尿病的風險,飲食失調及慢性發炎的頻發也與低落的自尊心有關。

我們看到的只是前後對比,而非完整故事

身體總是在變化,成功故事再亮眼,也不過發生在一時一地。按2020年一份刊登在《英國醫學期刊》(The BMJ)上的研究表明,低碳水、低脂肪的飲食計畫能在持續進行六個月後改善心血管健康及減輕體重,但這些效果基本上在一年內會消失。儘管節食是減肥和維持體重的常見方法,但它無法帶來永久性的體重減輕,甚至有可能導致長期體重增加,更遑論對心理健康的負面影響,如憂慮症和恐慌症。

之前之後比較的流行,代表我們太看重外表了

關於之前之後的比較,經常是左邊苦瓜臉,右邊面帶微笑。不過,一個人的外表能透露多少內在幸福呢?如前所述,身體總是在變化,而我們不總是能控制它。將自我價值與無法預測的事物掛勾是危險,僅僅因為某人露出微笑、看起來更健康,便判斷對方的生活起了積極的變化,更是膚淺不深入。

Photo via Today

前後對比照片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為它根本上是矛盾的,一方面展示照片中的主角對自己的愛護,一方面卻又通過比較,傳達著他的現況比過去更有價值。我們不會聲稱前後對比是沒有意義的變化,但它不應該被過分強調,至少所謂的成就並不只外表和體重相關。身為人類,我們生活在地球上的時間了不起一百年,而你我的能力與想像力,應該遠遠超過減肥這個目標才對。即使你的節食或健身計劃頗有成效,多評估一下這些對照圖片對其他關注者可能產生的影響,或許是更好的選擇。自豪感是屬於你個人的,不需要追求他人認可,不是嗎?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