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成為怪人的特權:讓你的思維打開,不斷湧現新想法|cacao 可口雜誌

一項社會科學研究表明,做一個怪人,可以激發非凡的創造力。康乃爾大學行為學博士莎朗·金(Sharon Kim)時常注意到,有些人將他們的創造性的成就,歸功於自己是個獨行者或是打破既定者。她對這一理論開始進行試驗。

她邀請了一些志願者到她的實驗室完成幾項測試。在測試開始前,金和同事告訴一部分參與者他們沒有被選入「小組內」。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小組,這不過是想讓他們感覺自己被排除在外;另一部分人則沒有受到同等的拒絕。

參與者在紙上完成兩項測試,其中一個是,讓他們回答有什麼可將一組看似沒有關聯的詞聯繫在一起,另一個測試是,畫一個外星人,且來自一個與地球截然不同的星球。結果顯示,被拒絕過的人在兩項測試中的表現都更加出色。外星人那一題中,沒有被拒絕的參與者畫的都是標準的卡通火星人,而被拒絕的參與者畫的外星人則和人類極為不同——所有的身體部位都只長在一側,或者是眼睛跑到了鼻子下面。根據獨立評委的認定:遭到拒絕的參與者的畫作更加具有創造力。

gif image by TraceLoops

由此看來,遭到拒絕和創造力之間是有聯繫的。而這種創造力優勢僅在那些具備「孤立自我意識」的參與者身上出現,即他們已經感覺到自己不屬於某個群體。也就是說,做一個怪人會讓你的思維打開,不斷湧現新想法。

對許多人來說,這一影響在童年時期就現出端倪。《偉大的代價》(The Price of Greatness)研究了1000多位傑出人物的生平,這些人包括墨西哥女畫家芙烈達.卡蘿里達·卡洛(Frida Kahlo)、法國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和披頭四成員約翰·藍儂(John Lennon)。相較於商人,藝術家、作家這類從事創造性職業的人,在年幼時更容易被稱為「古怪或奇特」的孩子;成人後,他們比公職人員或一般工作更常被視為「另類」。

1962年,心理學家唐納德·麥金儂(Donald W. MacKinnon)對建築師群進行了研究,同樣發現更加具有創造力的建築師小時候常常搬家,因此他們的鄰里關係通常比較疏遠。毫不意外的是,許多更有創造力的建築師說,自己小時候覺得很孤獨。

一個不同尋常的童年,並不是獲得更多創造性的唯一來源。在所屬的社會中被視為「怪人」,同樣能增強認知複雜度(integrative complexity)——這是創造力的一個元素。認知複雜度高的人,通常能很好地應對不確定性,並且善於處理衝突事件,他們經常能從多角度看待問題。

gif image by RetroCollage

處於社會邊緣的人,更加敢於改變和革新社會規範。因為現行規範是自下而上形成的。局外人不那麼關心別人的看法,所以他們有更多嘗試的餘地。事實上,人們不止一次地發現,那些並不十分合群的人更具有打破常規的思維。

一項實驗發現,居住在國外的非本地人,尤其擅長另闢蹊徑地解決文字問題和概念問題,這或許能說明為什麼畢卡索在巴黎開始嘗試立體主義、韓德爾(George Frideric Handel)在英國生活時寫出了《彌賽亞》。幸運的是,對於那些從未在​​國外生活過的人來說,這種創造力的提升,也會發生在那些思維模式不同尋常的人身上。

所有不尋常的經歷都可以提高創造力,如:在經歷過奇妙旅行、或自我設限後的突破。 這背後的想法是,當你經歷過違背常規、準則和預期的事情後,你會對這類事情更加具有包容性。你知道了世界並不一定要按照常規出牌,所以你可以打破常規。 

gif image by TraceLoops

不論如何,試著從積極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古怪之處——這一過程被稱為認知重估——可以幫助你應對在被視為另類後遇到的困境。把使你異常的東西重新定義為給你力量的東西,最終會讓你更加快樂

從不同尋常的角度看問題,還能提高你所屬的決策能力。50年代,所羅門·阿希(Solomon Asch)的著名實驗,揭示了隨群流偶爾會鬧出笑話。在這項實驗中,參與者被告知要將一條線與另三條線中的一個進行匹配(其中兩條線大小明顯與第三條不同),當小組中的其他人(實驗團隊人員)選擇了錯誤答案後,有三分之一的參與者也給出了錯誤答案。這一實驗是一個經典案例,顯示了人們隨群流的心態。當一個參與者後來被問到為什麼這麼選擇時,他說,他擔心被視為「異類」。也就是說,他不想被視為一個怪人。

多種觀點對思維的發散作用,在其他研究中也得到了證實,並且強調了人群多樣化對打破現有觀點的重要性。少數群體的觀點之所以如此有力,是因為人們會因此更仔細地審視問題。

當我們聽到了一個不同的觀點,我們會更客觀對待現有的觀點,這使得人們從不同角度看待問題。相比之下,多數群體的觀點,會讓我們局限於那些支持多數群體觀點的數據。少數群體激發了更多的原創性,而多數群體則激發了更多的思維常規性。 

然而不幸的是,當人們不再古怪時,這些優勢就消失不見了。研究顯示,當曾經的少數群體變成了多數群體,這些人的思維會變得更加封閉。古怪自有優勢,但沒有什麼是永遠古怪的。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