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27

#fernweh遙遠地方的嚮往|我走在鳥飛的地方:法國人在台灣的走繩之旅|cacao 可口雜誌

「生活是複雜的。我們每天被許多困難的選擇與繁忙的事物煩惱,但走繩時,一切非常簡單。在只有一條繩索的路途上,你不會迷惘,只要不停向前走,就能抵達終點。」來自法國的Benoît Brume 在訪談中,解釋他熱愛高空走繩的原因。25歲的Benoît,從高中開始走繩運動,時至今日,他對走繩依舊熱情不減;憑恃一股熱血,走遍包括台灣在內,世界的各個角落。

台灣,是未開發的走繩天堂

在法國就讀企業管理碩士的Benoît,因課程規定每名學生皆需到國外研讀一學期,而來到台灣。在台灣半年時間在Benoît的眼中,台灣充滿山與河谷的地形,無非是高空走繩的天堂;然而在社群網站上,卻幾乎找不到從事相關運動的人。後來,Benoît輾轉認識了台灣走繩人吳冠緯,從他那裡得知,台灣有一小群人對走繩充滿熱情,卻缺乏專業訓練資源;掌握到當地狀況後,對中文有一定基礎的Benoît,決定用走繩探索台灣,將這項運動發揚光大。

來到台灣的中央大學後,Benoît首先在樹幹間,架設簡單走繩路線給學生體驗。他也加入由吳冠緯所帶領的「Slackline Formosa 台灣專業走繩團隊」,以老師身份教導與訓練學員如:探勘、垂降、攀登、架設、測量等高空走繩所需技能。教學之外,Benoît 與他在台的走繩朋友,完成了五項高空走繩計畫,其中三個地點及紀實回憶讓他尤其難忘。

地點一:在龍洞,當一日海上馬戲團

豔陽高照的夏天,龍洞充斥著戲水及浮潛人潮。這些低頭看海底生物的人,不知道頭頂上正發生更新奇的事。Benoît 與友人於海上兩塊大岩石間架設繩索,準備水上高空走繩。不少好奇的人游來圍觀,想知道他們為什麼在岩石間連起一條繩索。當Benoît 領先從岩石踏上細長的繩索時,原本吵雜的嬉鬧聲瞬間安靜下來,每個人屏息凝視Benoît 搖晃的身軀,一步步朝著對面行走。感受到眾人目光聚焦於身的Benoît,雖有些緊張,卻越走越有自信。

走到中間時,他開始表演高空走繩特技,贏得圍觀民眾的歡呼及尖叫。Benoît 好幾次差點跌入水中,但經驗豐富的他卻都有辦法在落水前,抓住繩索並翻回繩上,繼續行走。整個下午Benoît 與他的夥伴們,有如戶外馬戲團似的,帶給當天在場所有人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也引起不少人對高空走繩這項運動的好奇。


地點二:谷關深山懸崖峭壁邊的山屋,因為走繩而搭建出的友誼

「台灣的山在地圖上看起來棒極了,但當你實際走入山中,你馬上要面對蚊蟲、毒蛇及蜘蛛的威脅;台灣的山像熱帶雨林,景觀看起來都一樣,很容易迷失方向。」這是Benoît 團隊在谷關深山中探勘的體悟。雖然天氣炎熱潮濕,但他們穿著長袖、帶著山刀,在茫茫樹海中找尋適合架繩的地點。他們花了一上午的時間,找到一座溪谷,並在其間架設約70米的短繩,開始享受山中輕鬆安靜的氛圍。

當大家走得正起勁時,一名成員指著不遠處的山崖,提議前往探勘。Benoît 與團隊抵達後,覺得那裡十分適合架設高空走繩,探望四周發現對面半山腰有棟山屋。「就把繩索另一端接在那棟山屋吧!」其中有人興奮的說。

於是,這群走繩人,帶著他們即興且瘋狂的點子前往山屋門口。當他們把要在山屋懸崖上走繩的想法,解釋給山屋屋主聽時——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熱情好客的屋主,不但答應Benoît 與團隊可以在屋台那裡架繩、走繩,還邀請他們在山屋陽台搭帳過夜。谷關深山裡的山屋,頓時如辦派對似的充滿歡樂氣氛!原本寧靜的山谷,迴響著為走繩者鼓勵的尖叫聲與掌聲。屋主甚至讓他們架設的繩索,能留在山屋一個月,好提供Benoît 帶他的朋友及學員們進行訓練。這趟意外的點子,也讓Benoît深深體會到因為走繩而搭建出的友誼。


地點三:巴陵新舊橋——告別台灣前,創下走繩的新紀錄

在Benoît 來台之前,台灣最長走繩紀錄為26公尺。而Benoît 與他的夥伴及學生,在台灣的每一項計畫都在突破原本的紀錄,並且一直締造更好的紀錄。雖然如此,Benoît 並沒有自滿,他仍決定在他結束留學以前,完成最後一次壯舉。

Benoît 帶領共五個人的團隊,於桃園復興區的巴陵新舊橋間,搭起一條自己的橋樑:全長168公尺的走繩。相較過去,跟他在法國架設的走繩來說並不是算長,但因為台灣地形與場勘的關係,這趟168公尺的繩索,可是歷經千辛萬苦的成果。從一開始用Google衛星圖,找河流切過峽谷、順河流尋找可接近的地點,到最後實際進入叢林開路,找尋架設點,並扛著專業裝備上攀、垂降崖壁,全由五個人包辦。

「雖然過程挑戰十足,但在走上繩索時,一切都值得。」

Benoît 與夥伴們,以這項再創新紀錄的高空走繩計畫,作為自己在台灣的結業式,為他在台灣留學畫下美好的句點。雖然Benoît很高興自己破了台灣走繩新紀錄,但是他並不希望這項紀錄能保持,反而希望能有人儘早突破,搭建屬於自己的走繩橋樑。

關於走繩活動:不怕做遠大夢想,只怕不去執行

Benoît回到法國不到一年時間後,對台灣仍念念不忘,他計畫下次回來時能與紅牛(Red Bull)等相關品牌合作,舉辦更大型的走繩活動,甚至完成他的夢想——在台北101大樓與南山廣場大樓間走繩,俯瞰台北市景。他希望除了透過與品牌合作推廣走繩運動外,更期待像其他極限運動者一樣,能得到商業品牌或企業等等的贊助。因為走繩是項非常昂貴的興趣,每公尺的走繩用繩索價格落於一至二歐元之間。架設高空走繩除了主線外,同時會有一條預備繩(安全繩),因此,每個高空走繩計畫會需兩條繩索。如果想拉一條一百公尺的走繩,光線材就需花費約三百歐元(約台幣一萬元)。

目前Benoît努力打工賺取經費以購買裝備,並希望能透過比賽、表演維生,將他對走繩的熱情分享給更多人。他也鼓勵在台灣,如果對走繩有興趣的讀者,可上「Slackline Formosa 台灣專業走繩團隊」或找吳冠緯,一起加入在台走繩的行列!

  • Via: 採訪撰寫:實習編輯張景瑞|圖片提供:Benoît Brume |校訂:康樂、何冠慧
  • Tags: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