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Instagram,全球超過4000萬人改玩BeReal:但用戶說,「真實」演變成另一種新型的干擾與無奈|cacao 可口

社交軟體BeReal目前已吸引了超過4300萬人次下載,標榜真實、坦率、無濾鏡修圖功能,而且無廣告轟炸,吸引所有想棄守Instagram的社群使用者爭相下載使用。BeReal每日隨機突襲用戶,大家需在2分鐘內拍下照片並發布,幫助人們卸載完美人設,不參與社群競逐,限定好友互追,看似非常反潮流,畢竟當代已經沒人能從社交軟體中全身而退。

2021年3月開始,BeReal成為法國人最喜愛的社交軟體之一。

在社交軟體上談理想主義?

BeReal由法國企業家Alexis Barreyat創立,於2019年推出,頻頻蟬聯App Store排名第一,疫情期間的下載量來到驚人的4000萬次,美國是BeReal的最大市場,大受歡迎的程度惹得Facebook相當眼紅,Facebook內部近日測試一項名為IG Candid Challenges功能,被網友吐槽和BeReal既有功能相當類似。

然而近日有人發現BeReal幾近干擾,徒增日常生活額外焦慮的2分鐘,對於BeReal的不滿情緒正逐漸醞釀膨脹,以及它正如病毒般大規模地引發不安。有使用者在使用BeReal一段時間後突然驚覺,所謂真實,也是可以造假的,「BeReal有著延遲發布的功能,這意味著如果你出去參加朋友聚會、看表演或去咖啡館,你就可以先拍下照片,晚一點再把照片發出,大家不會想看到自己正在做家事、跑郵局這類的照片吧。所以未經過濾的賣點實際上有點理想主義。」

如果你是在社交軟體上非常活躍的那群,你一定會感受到發文的焦慮。所以比起BeReal突襲式的提醒,也有人認為Instagram還不至於到惱人的程度,「Instagram允許我們坐下來,然後等待生活中的亮點,接著我們拍下來,花個幾秒鐘修圖,接著上傳。」反觀中毒BeReal的人們忍不住抱怨,「我可以把今天一整天的上傳素材製作出來嗎?而生活瑣事已經夠煩了,還要把心力分散在此,所以逐漸轉化成一種不安。」

縱使BeReal消除了競爭意識,但每日發文仍為人們帶來焦慮。

要發文還是不要發?社交軟體不如刪去?

有越來越多反BeReal的人們也相當認同,這款社交軟體帶來的無力感,「對不起,我認為BeReal讓我感覺到太多壓力。」、「BeReal提醒我,我必須在一天23/24小時中保持良好狀態,因為這個軟體隨時會選擇我作為他們的目標。」現實生活中的各種里程碑,例如轉換新工作、辦新家或是擁有了孩子,都是可以在社交軟體上大書特書的題材,而在這樣的過程裡,雖然人們不傾向這樣去思考,但確實人們都藉由社交軟體打造自我品牌。

但殘酷的真相是,BeReal將每個用戶困在一個永不停歇的24小時循環中,而在這個循環裡的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其他人都在精心策畫他們的隨意性。法國哲學家Guy Debord(居伊.德波)在1967年時提出一個觀點,可以與現在的社群風景相互輝映,他這麼說道,「在現代生產條件無所不在的社會,生活本身展現為景觀的龐大聚積,直接存在的一切都轉化為一個表象。」而此論點在社會走向數位時代越趨發展成熟,甚至超越人們想像。

BeReal將每個用戶困在一個永不停歇的24小時循環中。

如果BeReal真的只讓人們展現真實,它不會有著延遲發布的功能,所以一個社交軟體的推出,它的終極目標遠比我們想得更為龐雜,它希望人們可以因為使用了它,成為查看手機的藉口,助長分心的可能性,當然BeReal不是萬惡的,只是它觸及了社交軟體更廣泛的哲學問題,而現階段無法獲得解決。假設我們真的想追求真實,只要做自己衷心喜歡的事情就夠了,從長遠來看,你的快樂報酬率會更高,減少你在地球上的短暫經歷變成社交軟體上的內容,以免造福於大型科技公司,而我們竟然還要忍受額外的孤立、自卑和悲傷。

▌整理報導:林圃君|圖片來源:Be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