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Taipei, TW
2019-12-07

室內造雲:每一個創作都是關於在正確的時間在正確的地點—Berndnaut Smilde|cacao 可口雜誌

早在兩三千年以前,繪畫藝術誕生以來,雲就成為了作品中的常客。雲,是因為水循環作用和太陽散射產生的結果,它作為一個看得見而摸不著的特殊存在,使得高頻率地出現在許多藝術家的作品中。荷蘭藝術家伯德瑙·斯米爾德(Berndnaut Smilde)經常在不同的室內環境中,利用煙霧、水蒸氣和不同空間背景來製造完美的微型雲。雖然裝置的存在壽命僅有十秒,但對斯米爾德來說,關鍵的不是人造雲的奇妙,而是它的短暫性:它存在了片刻,然後永遠消失了。

Image result for Berndnaut Smilde
BERNDNAUT SMILDE, NIMBUS POWERSTATION, 2017, DIGITAL C-TYPE PRINT ON ALUMINIUM
Berndnaut Smilde-《雨雲II》,2012年,數字C型打印,75x112厘米,Hotel MariaKapel,霍恩,照片Cassander Eeftinck Schattenkerk
Nimbus II, 2012, Digital C-type Print, Hotel MariaKapel, Hoorn Photo: Cassander Eeftinck Schattenkerk
Berndnaut Smilde - Nimbus NP3, 2012, digital C-type print on dibond
Nimbus NP3, 2012, digital C-type print on dibond
Berndnaut Smilde - Nimbus Green Room, 2013, digital C-type print on dibond
Nimbus Green Room, 2013

斯米爾德創作的材料僅是煙霧和水蒸氣,呈現效果也會因為地點和溫度變化,裝置的該空間必須陰冷潮濕,沒有空氣流通。他使用了一般人在室內植物上使用的噴灑器類型創建了水蒸氣壁,然後,煙霧機在碰撞過程中發出一團人造霧;他喜歡保持雲層不超過六英尺,這樣雲層就不會很快崩塌,他說:我真的很喜歡雲很濃密又紋理豐富的樣貌。每一個創作都是「關於在正確的時間在正確的地點」。如果你正在查看照片,則表示你已經錯過了。

「 我將它們視為幾乎沒有任何結構的臨時雕塑,表現任何物質的邊緣。你可以潛入它們之中,嘗試抓住它們,但是它們只是散開了。我真的很想試圖實現這一理想的東西的雙重性。」

當然,斯米爾德也會有自己苦惱的技術問題,如泰特現代美術館要約他在巨大渦輪大廳裡製造雲。雖然來自矽谷的雲計算公司的工作人員提出,只要他在技術大會上展示他的雲裝置作品,就會幫他解決技術問題,但斯米爾德還是拒絕了。斯米爾德的臨時雕塑受到許多邀約,他常常拒絕,他只有在認為是新奇的場景時,才想嘗試新圖像。於是,這些雲出現各種意想不到的場域,從煤礦場再到博物館到大教堂。在他的概念裡,「雲」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不是一個小把戲,他認為雲和每個人都能有聯繫,並且在室內環境下能夠改變空間情緒。

因為這些雲停留的時間從五秒到十秒的時間,斯米爾德在造雲時,他身邊會有一位攝影師捕捉這一瞬間。他喜歡與具有拍攝建築經驗的攝影師合作,因為場域中的木材、金屬和其他元素能與柔軟蓬鬆的雲彩形成鮮明對比。斯米爾德造雲時,會繞著形成的雲團奔跑,讓雲朵型成一個約10英尺寬,六英尺高的形狀,然後他退後到雲朵外,好讓攝影師拍攝幾張圖像。這樣的過程重複數十次,直到對結果感到滿意為止。

斯米爾德在雲不該出現的空間中,創建雲的想法使他嶄露頭角,觀眾可以賦予這種出現給予不同的含義,他聊到:「雲非常普遍,每個人都可以與它們建立聯繫,但是通過將它們放置在室內,這可以改變環境,它可能變得陌生,甚至具有威脅性;它們可以代表神聖,但也可以是不幸。」斯米爾德的造雲,即使它們不合時宜,卻給觀者帶來奇怪的寧靜,這種矛盾的觀念使斯米爾德的作品與眾不同。

Berndnaut Smilde-《雨雲聖彼得》,2014年,數字C型打印,75 x 109:125 x 181厘米,聖彼得·孔斯特站,科隆,照片Cassander Eeftinck Schattenkerk
Nimbus Sankt Peter, 2014, Digital C-type Print, Sankt Peter Kunst-Station, Cologne Photo: Cassander Eeftinck Schattenkerk
Berndnaut Smilde-2014年波特蘭廣場雨雲
Nimbus Portland Place, 2014
Berndnaut Smilde - Nimbus Munnekeholm
Nimbus Munnekeholm
Berndnaut Smilde - Nimbus LOT, 2013
 Nimbus LOT, 2013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