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9-28

職業欄填寫__|劉耕名:對焦,檢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也檢視未來的品牌設計|cacao 可口雜誌

讓原本為靜態的圖像與文字變成動態,是不是件譁眾取寵的事?不針對任何人,但它可以是,也很可能不是,說巧不巧,第五十八屆金馬影展三款海報的延伸影像,正是讓主視覺「動」起來。

於紐約取得視覺藝術碩士學位的劉耕名,成名之作當屬2017年發表,後獲紐約ADC Award 殊榮的世大運形象宣傳影片《Taipei in Motion》,但在此之外,他也多次擔任金點設計獎視覺統籌,為公部門操刀的形象影片同樣不計其數,可說是台灣Motion Design領域首屈一指的人物。而在疫情蔓延的今年,劉耕名更是忙碌,六月時出任2021倫敦設計雙年展台灣館策展人,緊跟著便推出引發討論的金馬獎主視覺海報及動態影像了。

是,動態很酷炫,很吸睛,但它為什麼非動不可?那與設計師所要傳達的理念有實質連結嗎?在本次採訪中,本屆金馬影展視覺總監劉耕名率領Bito團隊將一一接招,解釋「金馬58」系列是如何傳達「對焦」的概念,為什麼動得對,動得剛剛好!

職業欄填寫:影像為核心的創意人

以舊的系統而言,這個問題的答案會是廣告業、影像業、動畫產業,在這些行業中我可以是導演,設計師,策展人,甚至創意總監,但,生活在一個跨領域的時代,過往的分類法也已經不再適用了。我會說,我是個以影像為核心的創意人。擅長把科技、藝術、設計結合,將品牌可視化,創造一個有共感的體驗和故事。對我來說,這就是未來的設計。

以前的設計考量到的多半是印刷,相對來說稍微狹隘一點的,而Bito雖然也從點線面出發,但因為也擅長動態,所以加入了時間的元素。不過,我們要的不只是一支在螢幕上播放的影片,而是跨出螢幕,躍入空間,變成一個點線面,空間與時間的結合。當元素變得如此之多,感知就變得非常重要,怎麼樣才能去創造人類共同的感動?以空間營運來說,就是在一個時間軸上創造體驗的節奏,比如說氣味,音效,等等與五感有關的事物。當做到這種程度的時候,那就不會只是一支影片,而是一個全方面共感的「體驗設計」。

由於科技進步和載體改變,視覺呈現也因此變得非常多元,在技術層面上,未來的設計得富有實驗精神,大膽跨界。但在技術之外,設計這行最大的改變,其實是觀念。以前的設計可能為了幫品牌賣東西,但現在的設計需要同理心,給品牌一個很真實的面貌,如何讓消費者跟品牌有情感連結,這才是當今設計最重要的議題。

看起來像當代藝術,核心還是電影

金馬獎海報在華語世界裡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每年都會找來不同領域的藝術家或設計師進行創作。它的挑戰在於,要不失金馬獎既有的隆重感,且要表達出該獎項在世界的權威性。

關於本屆金馬影展的視覺設計,我們要強調的第一點是當代,所以當你看到成品,會覺得它很像雕塑,是一個時間軸累積出來的雕塑。我會形容這次的成果是個Motion Branding System,是海報,但也是當代數位藝術,可以像NFT(非同質化代幣)一樣,成為永久保存在網路世界中的一件數位藝術品,不只是Poster,而是Dynamic Poster. 同樣的,它也不會是為了動而動,動態中有想溝通的訊息:疫情時刻,我們經常需要重新對焦,重新檢視什麼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Bito做的每一件事不會只重形式,我們喜歡從本質出發。這一次我們所要傳達的是,你.我與每件事情的距離,看電影的距離、人與人的距離,既然有距離存在,要怎麼凸顯想看到的焦點?「凸顯」本身的動靜又是怎麼變化的?或許,焦點其實就是幕後的人?這不就是電影嗎?在觀景窗,和一個個鏡頭中看到你想看的?就這次的作品來說,我認為整體視覺還是扣緊著電影,雖然它可能是以一種比較當代藝術的形式去表現,可是核心Idea還是電影。

總的來說,整個台北金馬影展其實是一個Hybrid Brand Architecture,頒獎典禮、大師課程、創投會議都包括在整體視覺規劃裡,Bito用的是Visual Strategy的視覺藝術策略,把影展的每一個細節都歸納在這個大想像裡面,是動態也是靜態,還有各種延伸。我們想定義什麼是新一代的品牌設計,它可以不從Logo、名片、海報,平面印刷等出發,而是一個 以動態影像為主幹發展的Motion Brand Identity System,可以套用在所有的Event上面。這樣的數位影像設計相對於現在的數位行銷、網路使用習慣、溝通習慣,會更親近年輕族群,在整體溝通上也比較輕鬆。

《光之島》是屬於台灣的話語權

在新竹光臨藝術節上展出的《光之島》,是件長一百三十公尺,高九公尺,接近一百八十度的環狀投影。在《光之島》,我們想顛覆的是燈會這件事情——除了以往習慣的造型主燈方式以外,它有沒有其他可能性?能不能更有互動性?能不能是一個劇場?一段故事?能不能是一個台灣前所未有的戶外大型沉浸式投影?不要只是酷炫就好,我們想做一個光的故事,我們想用光點亮這個島嶼。

用光點亮島嶼,代表的是勇氣,講一段屬於台灣人的,特別是這個時期的故事。先就新竹的產業特色,科技之島為起點,在點亮整個科技之島之後,接著創造屬於台灣的Pattern,屬於台灣的話語權,包括台灣特有種、機車瀑布、奧運奪牌的運動及夜市小吃等,創造屬於台灣文化的視覺語言及圖騰,在世界上就有發語權。我們用一個非常巨大的投影,向世界宣告Who We Are,我們是個充滿希望的島嶼,為全世界祈福。這是整個脈絡,我覺得在一個百年古城,去做一個科技與藝術的結合,別具意義。這也是我前面所講的,現在的設計趨勢是從點線面,跨到空間與時間,這次新竹的燈會等於是一個很多面向的呈現。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 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劉耕名:生活就是時間的切片。我們是重視FPS(Frame Per Second)的人,會下指示說,這一秒要畫二十四格,等於是二十四個切片,對我來說,人生就是一個個時間的剖面,必須去賦予節奏。我覺得生活也是種韻律,某些時候感覺不大對,就是沒有走在對的韻律和節奏上。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劉耕名:沒有差別。我沒有所謂的工作與生活平衡,隨時把生活中找到的靈感丟回工作裡,其實現代人,尤其疫情後更是如此,你很難把工作和生活分清楚。而在日常生活中也喜歡用微觀的視角去觀察周遭的人事物,發現更多平凡中的不平凡。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劉耕名:空間吧,一個好的空間。疫情發生後,大家應該都覺得空間很重要吧?我們要在同樣的環境待上二十四小時,更需要在空間中創造儀式感,這樣才方便切換不同的生活樣態,做不同的事情。而Bito最後坐落在大稻埕有百年歷史意義的永樂座,在這棟4樓透天古樓,我盡量保持它的原貌,像磨石子、紅磚牆,再將門窗改成格狀,就像我在紐約上班時的辦公室窗景,我也放入我過往20年所收藏的老家具與舊物,來活化整個空間,成為生活的養分,整棟樓就像是台灣混血紐約的氛圍。我是個非常注重空間的人,一個好空間能給你的能量和心情完全不一樣。希望能創造出寬敞明亮、舒適有趣,且具國際性的環境給夥伴們,就如同Bito所創作出的作品一樣。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劉耕名:每個年紀嚮往的都不同,現階段還是實體體驗吧!人與人正常的吃飯、旅行、接觸。很普通,但在疫情之下遙不可及,像新竹燈會,我們設計了那麼大的裝置,最後只能用線上形式真的很可惜。因為我們做的是沉浸式體驗設計,在現場,你會感覺到聲音及影像深刻地把你包圍,那是非常Emotional 的,我們自己看都感動得唏哩嘩啦的,但線上看絕對沒那種感覺。

人其實是空間的一部分,也是這件作品的一部分,當我們被迫把這部分拿掉,只能讓人隱身在螢幕背後,這其中絕對有差! 所以,你說什麼樣的生活是我嚮往的,就是能夠實體體驗的生活。雖然Bito做的是數位科技藝術創作,創造數位世界裡可以被永久保存的影像,可是對我而言,觸摸、品嘗、嗅聞是很珍貴的,而這樣的珍貴以後就會化成很重要的Value。想想,在疫情高峰期間,你要到上餐館吃一頓精美晚餐的體驗有多難!

旅行也是,旅行體驗也包括等飛機、上飛機、搭飛機,有些人覺得無聊,但我很重視這個過程。一趟旅行有很多過程,但疫情抹滅一切。科技進步下我們想看什麼打開電腦就有,不再需要為約會或開會做更多準備,調適心情,當然這增加了效率,卻少了一些過程。坦白說,我對於世界能不能回到以前的樣子,這件事我是悲觀的,或許現況才是正常?以前的常態其實是建立在資本主義的累積上,強調消費,鼓舞大家追求物質,我覺得在疫情過去以後,人類的生活會徹底改變。

劉耕名的收藏品不管老件或新物都具獨特品味及巧思,收藏其一:IBM員工的桌前常擺著一塊座右銘,寫著Think Big(寬宏),以此鼓勵他們要有更大的想像空間、更開闊的視野、更寬敞的胸懷。

Related articles

職業欄填寫__|潘雨晴:走在小眾的道路上,想像力可以召回記憶,勾出幻想!用氣味說故事 |cacao 可口雜誌

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以「茶」這件事來說,擺好車馬沖泡是喝茶, 在手搖店買一杯少冰無糖也是喝茶。不分場合語境,日式西式,或者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