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01

延長賞味期限:當社會被消費主義所消耗,資源沒有被負責任地使用時|cacao 可口雜誌

畢業於冰島雷克雅維克冰島藝術學院的Björn Steinar,是位產品設計師同時也是一名激進主義者。他身處的冰島親眼目睹了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他聊到:冰島正處於危機,社會被消費主義所消耗,資源沒有被負責任地使用,這裡幾乎沒有產業。這個糟糕體驗,促使冰島成為創新之處。「當日趕上」(Catch of the Day)是Björn Steinar近期的作品,他將這些聲稱超過最佳賞味期限的水果,轉為再也不會過期的高濃度酒精飲品。全球氣候危機之下,他更積極地關注著工業生產的過程與產品原料的浪費問題。

延伸閱讀:寫給未來的信:一場追悼會,致冰島七百年冰川的死亡

Related image
Björn Steinar自稱自己是專業的垃圾箱翻查工,他翻找垃圾箱已經多年,所以他厭倦了在垃圾箱中看到完美的東西,於是開始想知道如何使用這些材料。|Photo by Hörður Ásbjörnsson

Björn Steinar很驕傲自己是住在雷克雅維克,因為這裡是一個小島、小型社區,在這裡更容易產生實際的影響。憑藉當地的問題(包括食物浪費和荒漠化等),反映了全球性的問題,這種情況也能作為全球世界其他地方的隱喻。如另外一位冰島設計師Johanna Seelemann注意到,冰島並沒有香蕉種植園,而超市裡卻常年有剩餘的香蕉。她創造的「香蕉護照」追踪了一根香蕉從厄瓜多爾一棵香蕉樹上,經由33雙手,跨越8800km路程,來到冰島一家超市的完整旅行。

「我們都對材料,特別是它們的起源著迷。」Steinar在解決資源浪費這個問題的同時,標準化和貨運的問題不斷出現,因此他們採訪了食品進口商、生產商和港口工人,呼籲貨運碼頭和海關代理人,來追踪世界各地的貨物流通。「香蕉的故事」(Banana Story)揭示了Made in XXXXX,的商標背後,密集而頻繁的國際航行。展品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如果人們能看到香蕉從種植、到包裝上架,這過程所消耗的物力和投入的人力,還能懷著同樣的心情吃下它嗎?

延伸閱讀:V&A新展「飲食:餐盤之外」探討何種集體選擇能導向更正義、美味且可持續的未來飲食

Image result for Björn Steinar Catch of the Day"
「當日趕上」(Catch of the Day)水果味伏特加蒸餾過程。展覽現場張貼、播放他收集這些被丟棄的可食水果的現場。|Photo by Rafael Pinho

Steinar將消費主義視為設計的潛在缺陷之一,他以有序和透明的方式解決了這一問題。

「當日趕上」(Catch of the Day)是Björn Steinar近期的作品,他使用過度成熟而無法進入商店售賣的水果,通過簡易裝置製成水果味伏特加。他自稱自己是專業的垃圾箱翻查工,因為在製作過程中,他會開車到周圍的超市,從垃圾站裡搬出成箱被丟棄的水果,他發現很多時候,它們都還處於正常的可食用狀態。他將這些聲稱超過最佳賞味期限的水果,轉為再也不會過期的高濃度酒精飲品。

Image result for Björn Steinar Catch of the Day"
「當日趕上」(Catch of the Day)水果伏特加|Photo by Bjorn Steinar

對於產品設計師而言,他擺脫了研究的系統化、開發多餘物體的誘惑。他將自己描述為「 反資本主義者」,因為直到現在,除非他確定可以證明每個過程、細節方面的合理性,否則他不會創建產品。他正努力突顯材料的來源,所使用的過程以及項目對環境的積極影響,目前逐漸在驗證他的方法,並表明「公眾正在逐漸意識到這些事情的重要性」。Björn Steinar最近從冰島政府獲得了資金,這將有助於他繼續開發項目,邀請消費者反思他們的選擇,習慣,和行為。

自畢業以來,Björn Steinar一直保持謙虛的生活方式,努力從無到有地創造一切。獲得冰島政府資金的輔助像是種肯定,幫助他繼續開展項目所需的支持。過往,他需要另外在打一份兼職工作,才能開發他的創意項目。有了資金後,現在他可以將所有的思想和創造力集中在新的項目上。

Björn Steinar的方法既連貫又不符合傳統,但這是否會對其他年輕的創意家質疑他們在設計界的作用產生積極影響?如果我們作為消費者,意識到生產過剩和設計意義等主題,那麼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Björn Steinar與基金會合作,進行坦桑尼亞的一所新學校的回收材料製成椅子的構想。|Photo by Bjorn Steinar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