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6-19

我們需要看到未修圖的網紅照片:破除社群媒體、美圖對身體形象「有毒」的審美文化|cacao 可口雜誌

要是你對美國娛樂文化有一定程度的關注,或許知道卡黛珊一家(Kardashian family)是何許人也。芭黎絲.希爾頓(Paris Hilton)、金.卡黛珊(Kim Kardashian),堪稱無腦瞎妹的始祖,但稍微清醒點的人都知道,她們撐起了一個多麼可畏的商業帝國。裝瘋賣傻、屢起爭議的真人實境秀是絕佳的行銷手段,通過販賣減肥藥和護膚產品,卡黛珊一家成功賺進數十億美元,當家族成員從電視移駕到網路,事業更是如虎添翼。

近日,一張未經編修的科勒.卡黛珊(Khloe Kardashian)照片,曾一度在各大社群媒體上流傳,但迅速地被該家族撲滅——他們威脅對轉發該照片的社群媒體使用者採取法律行動。當然,卡黛珊有權要求將未經批准或授權的照片下架,以保護自己的形象,但鐵腕手段無法抹除以下事實:沒有人能那樣的完美,就連卡黛珊自己(和團隊)也做不到。這是極諷刺的。

台灣雖然沒有在地版本的卡黛珊一家,但不難想見,部分美妝時尚品牌的KOL們也承擔著類似的壓力——你得和你選擇曝光的內容一樣年輕、健康、快樂。但我們更該考慮到的是,那些被過分編修的圖片誤導,而對自己的身體、外表,抱持脫離現實期待的年輕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接近無限的資源來塑造自己。

在線上達到完美,卻讓線下的自己感到不適

無可否認,每個人都希望向世界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並盡可能的隱藏缺點及瑕疵,而社群媒體和圖片編修軟體的出現,則讓人們得以過濾現實,決定自己的外表和日常活動,如何為他人所感知。這是給不安全感的嗎啡。當瀏覽過的精緻照片越多,便越會將自己的身體和生活與他人進行比較,連帶也對身體產生更多負面的情緒。你因此花費大量時間編修照片,大筆金錢購買保養產品,得到的結果卻可能是抑鬱,不健康的飲食行為或飲食失調。

為什麼要在IG上假裝自己擁有一張不同的臉?因為沉浸在那樣的氛圍裡面,完美無瑕就是人們追求的理想。誰能抗拒正面評價呢?更何況,你要做的僅僅是對照片進行程度不等的修改。社群媒體對自我認知的影響甚劇,根據2018年發表在科學雜誌《性別角色》(Sex Roles)的一項研究顯示,使用IG的女性有更容易在意(她們認為)比自己還要有吸引力的人物,從而導致自我貶低——因為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出現在社群媒體上的照片,往往和時尚雜誌照片並無二致,有行前策畫及後製作業。

實際上,你很難找到不藉由超現實審美標準獲利的名人。一面兜售自家品牌給你,一面進行雷射美容和私人健身教練的課程,甚至各種侵入性和非侵入性手術,以求本人看起來像照片裡一樣。即使完善自己的成本不貲,上傳照片時仍得掛濾鏡,這就是科勒.卡黛珊的故事,她在自己推動的文化(年齡歧視、恐懼肥胖)中享有特權,卻也成為受害者,當她形容自己是「一生都為身體形象苦苦掙扎的人」時,不完全是訴諸情感勒索的公關謊言。

Photo via Jaeden Barlett

分辨什麼才是真正健康的身體形象

擁有健康的身體形象對心理健康很重要,圖片編修軟體卻阻撓我們去認識到,什麼樣的形象才是真正的「健康」,它讓人們得以塑造不真實的自己,同時也鼓勵其他人採取同樣的行徑。全球倫理學(Global Ethics)學者希瑟.維多斯(Heather Widdows)指出,「隨著我們的文化變得更加視覺化,擁有完美身體的壓力越來越大,失敗和羞恥感也是如此。對許多人來說,因為身體形象產生的焦慮是壓倒性的,而修圖軟體則加據壓力,說服你的臉和身體還不夠好,需要改變。」維多斯強調,不能將之視為娛樂或遊戲,必須嚴肅看待。否則等同於無視了這樣的價值觀:人的價值源自於外表。

對此,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根據2019 年發表在學術期刊《新媒體與社會》(New Media & Society)的研究表明,當女性在社群媒體上瀏覽到更貼近真實的身體時,會更欣賞、更滿意自己,按此,你可以有以下途徑:

1. 取消追蹤那些假身體積極性(Body positivity)為名義,把自己當成產品來賺錢的網路紅人,停止上傳自己身體的照片,並追蹤那些關注身體多樣性(體型、性別、種族、民族),或在膚色和體型都與自己相似的使用者帳號,當你不再感到孤獨時,便不會覺得羞恥。換句話說,不要讓你的IG帳號成為有害美麗理想的散播者。

2. 除了在社群媒體上畫清界線外,限制自己在這些平台上花費的時間。花心力讓自己感到沮喪,何必呢?

3. 把社群媒當成連絡工具,而不是互相比較的工具。

未經編修的照片意外上傳,對卡黛珊本人是悲劇,但它也可能成為一項政治遺產,讓我們知道為了苗條身材和精緻臉孔需要付出可觀的時間與金錢,一個人得費多少心思剔除瑕疵,才能適應「美」的標準--不現實的美的標準。反過來說,如果你能在改造身體形象上花那麼多精力,還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在你又一次為身體感到焦慮時,切記,它們只是有毒的視覺文化的副作用。它們與你的價值無關。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