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橋洞下的睡眠奇想:滕孟哲轉動的意識與熊元培消失的自我|cacao 可口雜誌

睡眠,如同將自我沉浸在未知的黑暗之中,當再度清醒時,那些無法窺探的碎片早已被時間的洪流淹沒;對某些人來說,睡眠則像是進入另一段旅程的大門,打開了,就能持續地走下去。在「橋洞 Bridge Hole」的策展計畫中,藝術家熊元培與滕孟哲分別從「睡眠」的相異角度,透過位於台北建國高架橋下一個特製的鋁箱,去呈現出一條介於睡夢與清醒之間,神秘而模糊的界線,這兩件作品如同睡眠的實體化身,透過介入都市角落的方式,將熙來攘往的人們悄悄地,拉進一種未知的體驗之中。

══ 睡眠系列#01 : 滕孟哲《催眠》(Hypnosis Machine)══

設計背景出身的滕孟哲,對人類在睡眠時的靈魂狀態懷著相當大的好奇心,他認為睡著的那個他只是一個靈魂的容器,而真正的自己則隨著意識進入潛意識所構成的夢境之中。「在那個場域置入一個催眠機,似乎滿幽默的,很適合。」談到創作的動機,滕孟哲表示,催眠實際上是透過一些指令和道具誘導將自己的潛意識展現出來,與夢境讓潛意識浮到表面的機制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而催眠這個字「Hypnosis」的字根也是源自於希臘的睡神之意,對他來說,他想研究的是睡眠過程中「意識的切換」,他甚至做了大量有關藏傳佛教的研究,想要了解更多有關於睡眠中意識的奧秘,「我覺得藏傳佛教對意識的定義是最完整最清楚的,畢竟有幾千年的傳統,對於那些未知,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和知識系統,那滿能說服我的。」滕孟哲充滿熱忱地與我們分享有關於藏傳佛教中的睡夢瑜珈是怎麼樣一回事。

在睡夢瑜珈中,修行者會試圖將冥想的狀態帶入到睡夢之中,讓自我得以在作夢的時後仍能保有意識和覺知,這是為了替死亡後的狀態做好準備,藏傳佛教將死後到投胎中間的這段過程稱之為「中陰」,而在意識消解的中陰階段與人平常入睡時,意識所經歷的狀態是極為接近的感受,因此若人能在睡夢之中保持自己覺知、專注的清醒狀態,在死後便能安然度過比睡眠更為混亂的中陰階段,「對我來說很有趣的是,醒著的世界跟睡眠的世界是一個連續且真實的狀態,好像把催眠機當作一個隱喻,它是連接清醒世界表層意識和潛意識中間的一個通道,行人經過可能不小心便會被它抓進潛意識的世界。」滕孟哲專注在將這股心智的意識流視覺化在催眠機這樣一個充滿幽默感的機器上。

似真似假,是夢非夢

滕孟哲從網路上找到好多台古董催眠機,參考它們的花色及圖騰,同時運用蜂巢狀的鏡面結構,以及轉盤及圖騰的效果,做出了一台有如萬花筒鏡的催眠機,展示在櫥窗內,試圖將路過行人的意識給吸納進去,「就像是在路邊跟大家開個玩笑的感覺,也許有人真的會被催眠,也許不會,如果只是覺得它很漂亮也很好。」對於這件作品的期望,他似乎顯得無欲無求,而他似乎也無意將比較自我的部分放入作品之中。他解釋也許是因為設計背景出身的緣故,有時創作作品就像是「解題」的過程,成就感往往就在於找到最佳的解答,就像是催眠機的創作必須限制在深度十四公分的薄盒子之中,他必須想辦法把想做的事情都壓縮在這小小的空間裡面,包含如何安排馬達、背景、轉盤、鏡面結構而不會彼此打架,對他來說,結構技術上的挑戰反而也是這件作品有趣的地方。

滕孟哲提到,比起將自我投射到創作之中,他更嚮往的是一種「觀看」的中間狀態,就像他近幾年從事的翻譯及攝影工作,透過排除自我主體的方式來將想法傳遞給他人,他認為將自我主體投射到作品之中的時候,較容易產生得失心以及執著的狀態,然而在藏傳佛教中,強調的正是拋開執著,正因為自我把「真實」看得這麼重,所以煩惱才會相應而生,他從睡夢瑜珈中領悟到,真實不見得真實,虛假也不見得是假的,一切都是一場夢,就像是睡眠一樣,睡完還是會醒來,醒來還是會將夢境遺忘,若不執著在這些事情上,人們便能達到更自由的狀態,滕孟哲透過將催眠機置入在如此異質的場域之中,產生的衝突感就像是一個陷阱般的存在,橋下的洞彷彿通往未知的潛意識,提供路過的民眾一種「似夢非夢」的感官體驗。

══ 睡眠系列#02 : 熊元培《黑夜之後》(After Dark)══

對藝術家熊元培來說,睡眠就是一件總是被他從生活中忽略的事情,加上熬夜如家常便飯的生活作息,累了就會自然地睡著,似乎是一種理所當然的現象,直到創作這次的作品《黑夜之後》,他開始試著思考這個最習以為常卻也陌生的生理現象,人生中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花在睡眠這件事上面,但卻完全不知道這三分之一的自己究竟是什麼樣子?彷彿完全消失的存在卻又偶爾從朋友的口中證實,熊元培打趣地說道,經常有朋友說他的打呼很大聲,但對他來說,醒來之後便無法聽見自己的打呼聲,於是這個三分之一的自我就像幽靈傳說般,始終只能存在於他處,這也成為了他創作這件作品的出發點。「我試著關注自己的睡眠,去看見,去聽見。我可不可以重新去認識所謂這三分之一消失的自己?」熊元培試圖從這次的創作中找尋答案。

晚上6:43分到早上5:03,消失與再現的自我

《黑夜之後》這件作品是關於熊元培自己睡眠時的自畫像,然而這張自畫像,只會於每晚6點43分至隔日早上5點03分浮現,其餘時間就是一張白紙,什麼也看不到。熊元培根據台北市的日出和日落的時間,試圖將那三分之一消失的人生透過自畫像的方式型塑出來,等到太陽下山,人們下班準備回家之時,經過橋下的空間,便能發現一張藝術家自己熟睡時的臉龐,靠近一聽,竟還能聽到圖畫傳來陣陣的打呼聲。熊元培解釋,鋁箱中的看似平面的圖畫實際上是一個半月型的拱曲面,他在畫中嘴巴的位置嵌入了一台小喇叭,因此透過喇叭傳出的打呼聲,能透過紙張的震動放大出來。這不僅僅是一幅視覺的自畫像,同時蘊含了立體聲響的空間感,以及透過每個日夜影像的消失與再現,去創造一種時間性的流動,將那三之一的自我,以2D、3D、4D的方式描繪睡眠時消失的自己,獻給這個神秘的夜晚。

「橋洞 Bridge Hole」的策展團隊依循著過往將藝術延伸至「場外」的創作理念,此次選擇在建國高架橋底下,將藝術家的作品展於櫥窗之中,供經過的路人觀賞,熊元培也認為,這樣一種「In-between」的方式,反而能讓這件作品更接近面對大眾的狀態,他期許每天經過的上班族或是早上遛狗的民眾,在日落之時看見臉孔浮現時的驚喜或是會心一笑,能打破規律的生活狀態。他透漏,《黑夜之後》就像是現代都市生活的隱喻,現代人往往只有在下班回家休息時,自我才得以從壓抑的狀態下浮現出來,早上出門上班為生活而打拼的自己彷彿是為他人而活,消失的自我只有在日落之後才有解脫的可能,熊元培希望這件作品不僅止於提供一種視覺體驗,而是讓每日每夜經過的人們,能夠從這樣的時間性中體驗到生活中自我「消失與再現」的狀態,如同沉浸在睡眠中,那三分之一睡著的自己一樣。

透過橋洞,我們遇見了「睡眠」

《催眠》和《黑夜之後》是「橋洞 Bridge Hole」的六大主題中有關「睡眠」的兩件獨立創作作品,而兩位創作者也分別以相反的概念詮釋睡眠獨特而迥異的面貌。橋洞策展團隊期望能透過新的「觀看」方式,讓來自不同領域的創作者能為高架橋下的這個都市空間帶來更多有趣的養分,這樣介入擾動的策展方式,也為當地居民乃至經過此地的行人帶來有別於傳統的參與式觀展經驗,也許某天當下班回家的時候,隨著路燈的亮起,你偶然地抬起頭,赫然發現櫥窗裡浮現出一張臉孔,也千萬小心別讓自己的意識捲入那迷幻的圖騰漩渦之中。

橋洞Bridge Hole-The Showcase

展覽地點: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 |展覽時間:2021年4月至12月,預計11月成果展。若疫情緩和,9月將舉辦

Related articles

她的瑞士風格:我從不拒絕任何工作,但我也提出尋找更有意思的工作觀點—Rosmarie Tissi |cacao 可口雜誌

對於瑞士風格來說,她的作品太過抽象,但她的作品也非常的瑞士化,不會被誤認為是其他東西。從海報到鈔票,從教科書到字體,從標誌到完整的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