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有限的空間,開放的闡述:「橋洞」策展計畫,帶你看見建國高架橋下的奇特活力|cacao 可口雜誌

橋洞,意指橋身下的弧形或圓形洞孔,如高架橋底下的空間亦在此之列。它可能是流離失所者的暫時居所,也可能被鄰近的居民用作停車場,運動場,甚至違建。聽起來像是個會發生社會新聞的地方?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但那也意味著,其中有太多外人不理解的生活。展覽「橋洞 Bridge Hole」正是以此做為養分。

疫情前,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的展覽現場

「橋洞 Bridge Hole」是「場外OFF-SITE」團隊的策展計畫,地點位於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在四至九月的主題項目「The Showcase」中,團隊邀集十八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兩位人類學家,針對六大主題「進食」、「社交」、「睡眠」、「生產」、「清潔」、「信仰」,在每月第一個星期就指定主題進行探索與討論,當月的後三個禮拜則以一週為期,由三位創作者輪番展出作品。詮釋或許千奇百怪,但它們都被個別呈現在獨立的特製鋁箱裡。

「因為疫情的關係,大家都被關在家裡,連帶起居空間也被挪作他用。我們還是吃飯、睡覺,但行為模式好像變得跟原本不太一樣,也產生了新的觀點。這種『觀看』其實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團隊成員姜秉汎(餅乾)說:「而這也是橋下居民的生活之於創作者的關係。看他們如何使用這個熟悉的地方,跟尋常的方式有哪些不同,並從中獲得創造力,我想這會是很有趣的。」

場外團隊將建國高架橋下的無政府狀態,形容為有機生長,而在日後,多位創作者圍繞以日常生活為題,展出作品各異的展示箱,也將會回到性質與它們各自主題相似的地點。比如說,「睡眠」,可能就放置在鄰近計程車司機中午停車小睡的地方。這種主動介入,游擊與擾動的創作方式,成員從田調、製作與展覽都在所選擇的空間來相互滲透,創造出一種不尋常,並藉作品與場域連結,促使公共空間的每個人進行討論、交流,或者是批判,不僅是策展團隊,學者,創作者,公部門,也包括了當地居民及上下班途經此地的用路人——是的,正如「場外OFF-SITE」在展覽介紹裡中所寫,該計畫並不只是消費當地的生態和觀點,而是具有項目意識的研究計畫。

疫情前,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的展覽現場

誰是「場外OFF-SITE」?

「場外OFF-SITE」始於2011年的台北民生社區,是個結合餐飲的複合式畫廊。由於落腳地點並非當時一般畫廊所在的區域,因此以場外為名,給年輕藝術家一個開放的展覽空間,給其他民眾一個輕鬆的觀展場所。該空間後於2018年落幕,「場外OFF-SITE」也跟著轉型為更加游擊的姿態,「空間的條件對展覽呈現和所選藝術家的影響很大,固定在一個地方辦展,做久了也就千人一面。場外當時正式有幾位建築背景的團員加入,所以就想,不如試試不固定的,不那麼常規的場所?」團隊成員Jamie說。

從一個固定位址,散播到各個地點。截至目前為止,他們去過忠孝東路上的正義國宅、八德市場、台鐵宿舍、樹火紙博物館,甚至在空總C-LAB還不是當代文化實驗場時,便已進駐策畫展覽。「『場外』會挑有議題的場所,像面臨時代衝擊的國宅和原空軍基地,以及成員觀察到的,具有特殊個性卻無法一目瞭然的地點。為了滿足研究的好奇心,就透過作展覽或作品的方式去創作,跟場所互動。」

這也是為什麼「場外OFF-SITE」做的展覽,看似是一個個獨立企畫,實際上彼此卻有關聯性,因為它們的出發點是當地濃厚的土味,以及蓬勃率性帶給外人的撼動。如2018年座落於八德市場,意在打破常規藝術交易的場所及對象的雙日藝術計畫「超級市場 SuperMarket」,與目前正在進行的「橋洞 Bridge Hole」,皆是在與環境達成某種程度的相契、融洽以後,再行延伸額外的思辯。「我們畢竟是外來人士,沒有什麼權力或欲望去說服長期使用者接受我們的解讀及判斷,反而得從對方身上獲得養分和角色。」

疫情前,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的展覽現場

通過橋洞,我們能看到什麼?

不過,「橋洞Bridge Hole」仍有與此前的展覽不相似之處。Jamie解釋,雖然關注的同樣是場所與周遭環境的關係,但過去團隊在做展覽策劃時,會把當地的微氣候條件一併考量進來,把當地自然與人為環境給身體帶來的感受放入策展中。建國高架橋下雖然有其特質,但由於目前的作品皆呈現於成員Chester設計的鋁製箱子中,也因此更聚焦發生在橋下,與日常相關的活動——「藉由觀察當地的生活,我們梳理出六個主題,由十八位創作者去做發揮,決定切入主題的角度,但不會特別要求他們回應場域的環境或特質,而是按既定的創作方式和關注面向進行製作。」

整個「橋洞Bridge Hole」計畫的流程,包括讀書會、展覽,以及國際論壇。國際論壇將邀請國內外講者,就其執行過類似的案子的經驗,結合橋下現場做觀點分享,讀書會則以線上Clubhouse進行,負責當月主題的三位藝術家將和二位人類學家,以及位於國外的場外成員,就其觀察做開放討論,嗣後再各自作業。團隊成員暨創作者之一的梁懷志形容,這個過程就像實驗,因為展示品每個禮拜更新一次,有新的主題登場,對創作者而言,等同於是種訓練即時反射的挑戰。

每月主題、讀書會則以線上Clubhouse進行

「大家都被限制在不怎麼大的箱子裡,創作者必須利用有限的資源去進行開放的闡述,沒有人知道擺在箱子裡的最後會是ㄧ個什麼樣的狀態——什麼東西會被展出?它應該如何被觀看?」懷志認為,這種展覽形式對參與者和觀者都是良好的練習,「這不是美術館,或所謂替代空間的空間,就只有一個箱子。要是你不曉得有這個計畫,從旁邊經過也不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展品給出的資訊也不會太多。那麼,創作者該如何轉換自己的創作形式,去跟觀眾做互動?觀眾又如何面對這種不熟悉的展覽模式?我覺得,這是『The Showcase』最有趣的點。」

疫情前,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的展覽現場

Jamie補充,這次的展覽其實也是他們近期想嘗試的方式。她聊到「以奧斯陸雙年展(osloBIENNALEN)為例,策劃團隊以城市的公共空間為起點,邀請當地和國際藝術家在奧斯陸進行創作,並將這座城市本身作為藝術創作的材料。其中有件作品讓我印象很深刻,是由美籍藝術家Michael Ross創作的“Three Fairy Tales”,作品有三件分別為:放置於鐘錶匠店裡的金屬雞蛋;雙年展辦公室旁相連兩面牆上的路標銘文;以及位於古董書店內,一根懸掛在天花板上的金色彎曲茶匙。作品本身都是偏小件的雕塑,展出地點也是現成的空間角落,這樣看似輕巧的展出與創作方式,卻能夠串起一段關於奧斯陸這座城市的獨有篇章,讓人覺得很耳目一新,也是我們一直在嘗試的方向,藉由反差的空間型態來討論平凡的日常生活,希望可以讓生活在這裡的人對所屬空間多一點關注,像是都市空間可以有多一點的不同個性才是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只有追求便利的商店,和相似美感的教育。」

每次主題展覽時,櫥窗後的空間進行相關內容的交流。

大家印象中的展覽,是由策劃單位決定想要闡明的議題,進而挑選藝術家和作品完成敘事或驗證論點,「橋洞Bridge Hole」卻是由十八位創作者、七位駐場藝術家以及兩位人類學家共同摸索,一同累積作品以達成展覽規模,或許到了年底,大家就可以看到橋洞的全貌。讓我們拭目以待。

橋洞Bridge Hole-The Showcase

展覽地點:臺北建國高架橋下方 |展覽時間:2021年4月至12月,預計11月成果展。若疫情緩和,9月將舉辦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