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1-29

【可口農民曆】宜 現實淺析 | 忌 雜訊|cacao 可口雜誌

國曆11月17日 / 農曆10月21日

“ 我覺得那一天對於我具有重要意義,因為我發現我應該丟掉某些情結,不要認為搖滾樂跟我能寫的東西沒關係。那一天我也領悟到,我不應該被某些與我同輩的西班牙作家嚇倒,他們說他們只對古典音樂感興趣。比如說,有一天,我想對他們提及滾石樂隊,他們就覺得我甚是可憐。那一天我也明白了,在創作的時候,不僅絕不應該放棄任何東西,而且也不應該讓自己受到我那個如此落後的國家裡那些假充博學者憐憫目光的影響;那些假充博學者,全是一些死盯在印刷紙型文學上的傲慢作家。那一天,我明白了在寫作的時候不應該放棄任何東西,因為正如班雅明所言,寫作的時候,事情不分大小都應該講述;這樣做是遵循一條真理:對歷史而言,發生的一切,沒有任何東西應該被認為可以丟棄。那一天,我發現在國外有一些我上一代的作家和電影導演,比如文溫德斯和彼得漢克,他們欣然談論著搖滾樂,談論范·莫里森的一首歌曲會給他們突然帶來一種奇特的幸福感。我繼續生活在絕望之中,但有時候會有一種奇特的幸福感,而且那種幸福感還會繼續到來,它來自搖滾樂。”——安立奎.維拉─馬塔斯(EnriqueVila-Matas)《巴黎永無止境》

Image via Jaime Davidovich, As Dr. Videovich, “specialist in curing television addiction”

  • Via: Image via Jaime Davidovich, As Dr. Videovich, “specialist in curing television addiction”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