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19-10-23

Columnist|專欄

編號223專欄:於是只顧奔跑,奔跑在一個超現實的世界裡|cacao 可口雜誌

凡事有因果,那些年一直聽聽讀讀寫寫,學會很多深淺道理。 有些別離只是短暫失憶,有些清醒是時間賦予的救贖,有些決絕比荒蕪要殘忍,有些 […]

周書毅專欄:日出日落,反覆的重生時光|cacao 可口雜誌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我從窗外望出去的是雪。 一早醒來,我張開眼,感覺窗簾後非常的光亮,我走過去打開窗戶,屋子裡整個亮了起來,眼睛簡直 […]

周書毅專欄:人生,除了愛,真的什麼都不剩了嗎?|cacao 可口雜誌

3月29日晚上有一場演出在台灣,是碧娜.鮑許的兩個作品《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Pina Bausch – Cafe […]

編號223專欄:迷霧遠|cacao 可口雜誌

始料未及,竟因為Cabo da Roca的半個下午,放棄了整個葡萄牙南部的日光沙灘。 到達辛特拉的過程很簡單,降溫的早上告別里斯本 […]

編號223專欄:舊物泛愛|cacao 可口雜誌

就像懷著莊嚴的老式共產主義信念,跳進Kosmonavtiar地鐵站,初入塔什幹的異域風情,就這樣開始了。灰藍色的地下列車順著站臺昏 […]

編號223專欄:不如淡泊|cacao 可口雜誌

陽光好的那天,我們混在一群小學生當中,看完布萊頓動植物博物館裡標本,在臨走時買下兩個恐龍面具。而後,一段遠古恐龍的面具之旅便開始了 […]

編號223專欄:是日熾熱|cacao 可口雜誌

11月北方已是天寒地冷,有日不自覺冷到要套上厚棉衫出門,就開始主動懷念暖和境地。時空大概有時都會對我們無計可施,不管路程遙遠,想著 […]

編號223專欄:長途細念|cacao 可口雜誌

1.有一天,醉生夢死對肝腸寸斷說:人生盡然是一次次的交杯,你來我往相敬如賓,你會記住我,你會記不住我。肝腸寸斷答道:那些拉鋸,絕非 […]

編號223專欄:幻夜|cacao 可口雜誌

他把受傷的腳拇趾,用藥水消了消毒,簡易的紗布再纏上。穿著人字脫鞋,曬得發黑的腳面和白色的紗布對應得明顯,一瘸一拐地走在入夜的蘇梅島 […]

編號223專欄:萬物有冷時|cacao 可口雜誌

風大雪猛,在海拔4000米的無人空境,夜行的四驅車突然卡在雪地裡,任車輪嗤嗤嗤地在雪泥裡轉著,隨地甩起半人高的污泥。不消半刻,車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