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11-13

Art & Design | 藝術與設計

每個筆觸都是一個決定—Robert Motherwell|cacao 可口雜誌

羅伯特·馬瑟韋爾(Robert Motherwell,1915-1991)美國紐約派抽象表現主義代表畫家。抽象繪畫對於他來說是一種 […]

以木質材料、樹皮為基調,自然與人工的朦朧邊界—張家翎|cacao 可口雜誌

在日本剛結束首次展覽「Nature as Metaphor」(自然作為隱喻)的張家翎以木質材料、樹皮為基調,做了多件以天然材質為主 […]

謎團與殘缺,這不是一場遊戲—Morgane Denzler|cacao 可口雜誌

用真實的影像還原虛假的事件,用假設的情緒再生真摯的感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藝術的無中生有,是一種精細拼湊的人為奇蹟。透過紀實影像 […]

事物的消長從來不是沈重而具革命性的—Marine Pagès|cacao 可口雜誌

白紙上一躍眼前,幅員遼闊,無邊無際的單色風景,又或者, 獨自佇立在背景一片空白,融合自然元素,以簡潔俐落的線條打造而成的微型建築物 […]

從攝影到音樂:自由地使用你的眼睛,對接你想要獲得的事物—Wolfgang Tillmans|cacao 可口雜誌

對於德國攝影師沃爾夫岡·提爾曼斯(Wolfgang Tillmans)而言,他曾經這樣說道:你可以自由地使用你的眼睛,並且通過它對 […]

這個時代賦予了我們,能夠用更複雜的方式來探討種族和身份—Rashid Johnson|cacao 可口雜誌

1963年非裔人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發表了以《我有一個夢想》(I Have […]

「雲門舞集 陶身体劇場」:兩個舞團交換編舞家、同台呈現三位編舞家新作,林懷民退休前最後策劃的節目|cacao 可口雜誌

陶身体劇場創團11年,訪演40多國,走過100多個藝術節,是國際舞壇矚目的舞團。藝術總監陶冶前年應邀率團到來台演出,和雲門舞集下任 […]

壞掉的品味、反設計:義大利激進設計的社會革命|cacao 可口雜誌

在1960年代後期和1970年代初期,一群義大利設計師因經濟危機、產業動盪,與社會文化發展緩慢等局面時,起而發起「反設計」(Ant […]

除了音樂與文學,巴布.狄倫的藝術之路|cacao 可口雜誌

「巴布·狄倫」是一個人名,也有可能是一個被虛構和被期待的時代名詞。即便你不是巴布·狄倫(Bob Dylan)的樂迷,這個名字也代表 […]

關於設計師的強迫症:打亂並重新整理,讓物件獲得重生—Ursus Wehrli|cacao 可口雜誌

許多人都自稱自己是強迫症患者,不是因為人格障礙,而是他們在對許多事情的細微處理上有著執著的堅持。一般的完美主義者,都會被形容為強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