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9-28

張藝給畢業生的祝福:你們還很年輕!沒有自己的東西,很容易被取代,但我相信努力就有可能成功|cacao 可口雜誌

崛起在網路、社交平台所以統稱為網紅嗎?和陌生人自我介紹時,說自己是網紅可能對張藝來說是最省事的介紹;如果認識他再多一些、更深入一點,介紹他是影像工作者則更貼切一些。2016年是張藝的網紅元年,因為喜歡花藝,開闢了「植不起來的實驗室」,自稱無法變直的這個男孩,卻讓一票粉絲紛紛傾倒了。難以被定義是何流派的張藝,成為潮流偶像與當紅品牌頻繁邀約的合作對象,從此主流的世界中,多了一位看似癲狂激昂,內心實則保守自愛的風格Icon。

張藝Instagram截圖

夢幻的大學四年

張藝回顧大學生活,簡直如魚得水的四年,大肆做自己喜歡的創作,還能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學時我超屌,那是我人生中創作能量最豐沛的時候,因為我本人行動力已經夠強,近年有漸漸遞減的情況,但後來我發現,那是因為在東海念書時,我差不多把想做的事情都做過一輪了。」但誰的口袋裡沒有一、兩個恐怖故事呢,張藝聊到當時與班上同學起了糾紛,鬧上派出所,自己還做過筆錄,當下非常懊惱與崩潰,噴發無盡詛咒,但事情過後,張藝淺淺地說,「處理負評其實有更好的方式,人總是要踢到鐵板,才會知道什麼是適當的應對態度。在自己還是學生時遇到這種狀況,傷害反而可以降到最低。」

深受數位原生世代喜愛與認同的張藝,除了常在社群上營造彼此對話契機,更多時候,他其實偏好勤走校園,多場校園講座經驗下來,他發現時下大學生很害怕輿論壓力,他甚至呼籲這是一個需要被公眾正視的問題,「社會普遍認為網紅都要有能接受各界評論的彈性,久而久之,人們會錯認自己擁有任意評判他人的權力,但我其實很擔心弟弟妹妹會走心、會無法消化,因為他們的世界就是學校、朋友跟家人,真的很狹隘,如果沒有知心好友或是空間讓他們排遣負面情緒,真的很容易會爆掉。」

張藝Instagram截圖

我不是一個超級Lucky的人

完全不相信一蹴可幾神話的張藝,在青少年時期就理解努力的重要性,成為網紅是一件,考上東海美術系也是一件,穩扎穩打、腳踏實地有其必要性,更有其魅力,「高職讀廣告設計科時,我算是後段班的學生,高一第一次月考要畫蘋果,我只有七十分,很丟臉,成績很像在暗指自己不行。下學期開始我每周去畫室報到,從鉛筆、炭筆開始磨,直到高二下學期某一天老師把我的作品貼到黑板上當範例,我才感覺自己收穫了,很感動,從那刻開始,我很清楚知道我要靠自己努力,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想要,就要跟他耗,這是張藝的決心,也是武器。尤其重視獨特性的張藝,小心謹慎不讓潮流與跟風成為主要創作脈絡,「沒有自己的東西,別人就會很容易取代你,一開始大家沒看過你,可能會不解或沒有興趣,但你必須要有耐性。」所以張藝的影像作品自成一格,遊走性別界線,善用通俗與流行語彙,甚至將迷因具像化與極大化,所以每一次張藝的表演現身,都是螢幕裡的狂喜派對,甚至就正因是出現在電腦、手機這類不同以往的演出平台裡,才進一步造就了粉絲與張藝之間的締結性與親密性,「外面世界再不順心又如何,我的追蹤帳號裡還有張藝。」種種略帶離經叛道的影像,帶有激勵人心的正面與慰藉意義,即使難以解釋此種能量究竟從何而來。

張藝Instagram截圖

不想努力累積或嘗試,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世間難以定義張藝,張藝自己也不習慣定義自己,「過去我會抗拒說自己是網紅,當時我心裡仍會懷疑自己真的是網紅了嗎?但現在覺得網紅也有分認真跟隨隨便便只想賺錢的,稱謂只是他人給的,自己本分做好就好,而且稱謂也會一直轉變呀,搞不好我明年就變成幸福人妻啊。」愈理解自己,就愈能與自己和平共處。張藝提到人都是貪心的,在每個階段得到了什麼,就會想要更多,「我是直到成為自媒體之後,才有籌碼跟父母談判跟拚搏,終於不用因為錢的事情麻煩父母,可以自力更生,直到這刻才感覺自己真正長大了,可以跟自己和環境好好共處。」

張藝回想2019年離開東海,一個在身心層面都能給予十足安全感的地方,真的非常不捨,但畢業讓人擁有更多選擇,所以他不輕言對應屆畢業生給予祝福,「畢業很像里程碑啊,本身就是一個祝福。」但他鼓勵大家絕對要嘗試自己喜歡的事,即使錢少到爆,他更多次強調台灣是一個很難餓死的地方,「工作跟愛人是每天都要愛的,所以當然要選自己喜歡的,人生要承擔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之後結婚了或成為父母,就無法以自己為出發點做選擇。你再想想,你都已經唸了不喜歡的高中跟大學,然後出社會還要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真的是沒救了!」

即使世間樣貌和剛畢業的大學生們想像得不盡相同,困難與挫折也再所難免,張藝鼓勵大家不要氣餒,也不要忘了一件不爭的事實——「你們還很年輕,真的很年輕。」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