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10-31

芬蘭滑稽藝術節:混亂而華麗又滑稽的放肆反抗|cacao 可口雜誌

誰來定義藝術?其實,「芬蘭滑稽藝術節」便是這麼一個「反抗」的表演,絕對不只是笑笑而已。當生活中的怒罵嬉笑已經到了潰堤的滿水位,無法宣洩懸宕的情緒只能在放肆的世界裡尋找出口,直覺的笑容與華麗的混亂便是一切的原點,沒有太多負擔,也不需要過多的解讀。一切當你忍不住鼓掌叫好、爆出笑聲,滑稽藝術節便一點也不滑稽,充滿叛逆不羈的優雅身段。

擁有芬蘭赫爾辛基美術碩士學位的Petra Innanen,並沒有走上純美術繪畫創作的路,反倒成為芬蘭滑稽藝術節的創辦者,並身兼表演者與製作人。她開始將其所喜好的繪畫、搖滾樂、馬戲表演、B級電影、夜總會歌舞秀、古怪滑稽的事物,還有一切她不可抗拒的閃亮東西都融合為一種變形的視覺藝術表演形態。從稀奇古怪到俗艷獵奇,這一切都宛如色彩繽紛的各式酒精同時調合著巫婆毒藥泡沫的雞尾酒,但以藝名化身「黑心貝蒂」(Bettie Blackheart)的Petra要你儘管喝了就是。就如她說,「我就是冰與火的雞尾酒」,一切好比精心籌備的盛宴,就等著你拍手叫絕。

滑稽絕對不是低俗,但是低俗為什麼就不能是藝術?能撐起精巧的滑稽表演,絕對必須充滿對生活的體會與觀察。它是各種片刻裡細微的體悟、能讓最多觀眾會心一笑甚至起身鼓掌的表演形式,其中淋漓盡致的低俗更是表演者絕對獨特的生活洞察。黑心貝蒂以最誠懇的姿態,展示美麗、表演尷尬並且擁抱諷刺,只為換得你打從心裡的發笑。反正這個世界已經混亂到不行,模仿秀、綜藝節目以及垃圾影像充斥,那麼能把一切混亂變為華麗又放肆的段落,便是那些最難得的智慧。唯有表演者的智慧充足,一切才有滑稽可談。

黑心貝蒂變身花花彩蝶、綠野仙蹤機器人,以及一切閃亮拼貼人物的化身(難以被定義的滑稽),她融合日常生活的觀察、動畫想像的錯置以及誇張的肢體舞蹈,將這一切揉雜成「出於生活,而高於生活」的滑稽表演。在滑稽丑/醜戲的表演中,看見生命的韌性、無奈與現實,你得以環顧四週,思考人們生活存在最虛無的時刻。然後放聲大笑,這是生活的藝術,一切都沒有比你我的掌聲與笑聲更為重要。與此同時,不如一口氣喝下我們手上那杯混亂繽紛又有著毒藥泡沫與苦艾汁的雞尾酒吧!畢竟滑稽藝術節裡,關於你我生活的醜/丑戲也正要上演。Take it or leave it !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