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品牌 Chopova Lowena:英國混種保加利亞,拼接與並置出夢幻般的傳統服飾|cacao 可口

來自保加利亞的設計師艾瑪.喬波娃(Emma Chopova)和英國設計師勞拉.洛維娜(Laura Lowena),兩人在2018年合組服裝品牌「喬波娃.洛維娜」(Chopova Lowena)。她們從保加利亞和英國的工廠倉庫收集棄置的物料,混合古董店稀有珍貴布匹用於作品之中,再造出時髦古怪、充滿活力的風格,被賦予了性別流動的意義。「在當今時代,無論你在哪一行業工作,你都必須有保護地球的責任。」她們直言,環保意念的設計,其實是無心插柳,卻又如此順理成章。

右起:保加利亞的設計師艾瑪.喬波娃(Emma Chopova)與英國設計師勞拉.洛維娜(Laura Lowena)在工作室為模特兒調整服裝。

我們的每一件衣服,有的是風格,不是潮流

艾瑪七歲之前生活在保加利亞的首都索非亞,而後搬到了美國紐澤西;勞拉則在被大自然和傳統習俗的英格蘭西南部鄉村長大。她們在倫敦中央聖馬丁因為上同一位導師的課堂中認識,她們形容見面第一刻就一見如故。也因這位導師對環保和可持續性製作的經驗,兩人突發奇想使用殘剩布料升級再造作品,並在2018年成立雙人品牌「喬波娃.洛維娜」(Chopova Lowena)。在兩人的生長背景下,創作始終圍繞在「傳統」與「新生」,以豐富的拼貼與並置元素為標記風格。

「我們創立品牌,為的是給『廢物』增加價值,而不是利用環保作為賣點。」也剛好兩人的家庭都是經營時裝有關的工作,讓她們可以從工廠倉庫的棄置物料收集廢物,加上兩人都喜歡在古董店找尋稀少的珍貴布匹,集合以上成為了她們的創作素材。品牌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環保旗號,剩餘物料運用變成理所當然的概念,這就是她們一再聲明可持續時尚在未來要普及化的一個重要心態。

如何在傳統中創造出新生?她們常常提問問題給自己,例如,如果穿了一件類似於古著的「新衣服」,那何不買一件更有歷史感和專屬性質的珍貴稀有的古著?如果不結合時代感,那麼再有歷史感的服裝,也會不被納入當下審美的主流;如果僅僅是遵循傳統,不就走入守舊或者復刻古著的模組中。她們不斷在傳統與新生的概念討論中,作出屬於她們才有的拼貼與並置,對品牌來說才是最「可持續」的做法。

兩人曾經在訪問中透露她們獨有又另類的創作方式,就是將對方的草稿直接互相重疊,出來的成品充滿實驗味道。

與其在衣櫥中塞滿廉價的快時尚,倒不如精選一些高品質的時裝

走進在倫敦東南郊區的設計師工作室,成堆的面料和手工製衣縫紉設備在不大的空間中充斥著。「我們創造的主旨,是為了給沒有價值的東西重新賦予靈魂和價值。作為熱愛時裝的人,創造及購買衣服是必然的,所以不如努力改變購買習慣,鼓勵別人在購買的過程中,考慮一下衣服製作對環境的威脅。」兩人鼓勵大家去問問題,追查自己穿的衣服的來源地。當我們了解製造衣服過程所需的時間與力量,我們會更加珍惜身上穿着的衣服。

先設計,後聯想如何以可持續方式生產,以免為了環保而犧牲設計的靈魂,這是兩人在創業過程中應對製造方式得出的心得。「大眾買我們的衣服並不是因為我們升級再造的製造方式,而是為了設計的別致性。在多數情況下,消費者根本沒意識到我們可持續性的環保計劃。」二人達成了對於手工的堅持和共識,「我們的每條裙子都是手工製作,而那些我們重新利用的紡織物是早在上世紀初就人工編織好的。」故意利用布料上不對稱的印花來創:造具衝突感的視覺效果,再加上品牌做利用的布料款式供應量有限,每件製作出來的設計都有所不同。

在她們的設計中常常看到泡泡袖、半裙半褲或褲裙等前所未有的時裝輪廓,因為收集回來的布料,往往不完整,成為了激發她們創意的重要一環。艾瑪也聊起她的故鄉保加利亞,那是位於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東部臨黑海。保加利亞人的性格熱情友善、能歌善舞,尤其是遇上了傳統節慶「玫瑰節」與「採摘節」,當地人會盛裝出席慶祝活動。因為烏俄戰爭常提到的受斯拉夫人(Slavic Peoples)文化,在保加利亞也被深受影響,衣飾圖紋在傳統上可用來做為家族的標示,是古老文明的傳承。保加利亞傳統服飾面料以亞麻、棉、綿羊或山羊毛織品為主,以斯拉夫化的刺繡、編織藝術作為綴飾。另有三角形、方形及六角形等幾何圖案繪飾,也會出現星星、花草、人形等特殊樣式。艾瑪的媽媽是畫家,她支持她從事手工藝活動、鼓勵她的創新,她也熱衷於收藏具有民族特色的衣料和掛毯,收藏了大量保加利亞及周邊東歐國家的傳統百褶裙和連衣裙,這些元素都能在她們的傳統設計中看到新生。

雙人設計師的分工需要更精細規劃,艾瑪會先從故鄉傳統汲取靈感,花很多時間在紡織面料和手工元素的工作上,而勞拉則負責將各種材料和元素進行拼貼,接著用 3D 製圖模擬出來服裝樣本,她也負責圖案和工藝細節方面的工作。品牌風格辨識度最高的「裙子、褲裙、非裙非褲」,完全跳脫制式的樣式,像一個複雜裝置,或是小型雕塑,因為不同面料的拼接和疊加,她們表示是密壓褶皺的紙膜打樣工序,將古典的蘇格蘭短裙立體化。色彩斑斕的視覺豐富性,將繁複的手工感放大,每條裙子都是來自獨一無二的當下創作。

最讓人津津樂道是二人將傳統民俗元素與運動元素並列放置。她們在全世界收集非常現代的運動機能性材料(如氨綸,尼龍和萊卡纖維)搭配使用設計中。甚至會帶入水壺樣式背帶,龐克味十足穿孔、金屬圈,而寬大皮帶、腰封則是沿襲了維多利亞時代束身衣的古典情趣。兩人最後笑說「 我們的設計並不是最容易穿的,但我們的每一件衣服,有的是風格,不是潮流。」

時尚網紅Susie Bubble在2019 年倫敦時裝周,穿著品牌標誌性改制蘇格蘭裙走上街頭,迅速擴大了品牌能見度效應。|photo by Susie Bubble
Harry Styles脫離一世代樂團後,近幾年無性別的服裝穿著,成功為他單飛後褪去偶像男子形象,轉型成個性音樂人。在時尚雜誌《Vogue》拍攝上穿上Chopova Lowena裙裝。|photo by Vogue.UK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來源:Chopova Low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