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登高指南》:春麵樂隊獻給當代的從容使用說明書|cacao 可口

春麵樂隊,創作力求簡單、耐聽,像人們吃一碗陽春麵無需上窮碧落下黃泉,不是什麼奢物,但可能比米其林更能慰藉人心;而如果,有一天,你聽了春麵樂隊的歌,會愉悅到明白,這是千金不換的音樂,是幸好古典碰撞到了當今,可貴也在於台灣的體質海納,使得客語、河洛語、華語唱出口,都是風情。

成團在2018年,彼時以「台灣第一支單簧管家族的客語組合」橫空出世,直到今天春麵樂隊的編制仍屬罕見,2021年憑藉專輯《到底》獲得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後,沒有戲劇化的風格丕變,持守不炫不藏,調度餘韻,宛轉有節。

經歷了大小舞台的跌宕冒險,有時在國外,很多時候在國內,春麵樂隊從驚嚇漸往淡定,團隊逐步成長,終於,他們走抵彼此心中指認的最高殿堂之一,是張惠妹終於小巨蛋,蕾哈娜本屬超級盃的那種「到位」,今年他們將在TIFA的舞台帶來《後現代登高指南》,遞出獻給眾人的從容使用說明書,期待一呼百應。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

春麵樂隊創造的音樂,常萌生於主唱啊喬的個人經歷、客家山歌,或起自一段旋律,吉他手阿超負責架構鋪底,兩位單簧管樂手楊妞、高高再隨後加入。這回在《後現代登高指南》演出中,春麵的音樂貫穿其中,但音樂性不是唯一看點,他們更期待入場的觀眾在當下體驗,可能更傾向於觀賞一部電影、閱讀一本文學作品。

而此次邀來藝術家徐堰鈴擔任導演一職,啊喬直說好像親身遇見了《媽的多重宇宙》真實美麗版,高高甚至認為徐堰鈴根本是顆Disco ball,「你給他一個光,他就可以展露,讓整個房間充滿歡樂,他非常聰明、充滿能量,自他反射出去的各種光束,還是一樣明亮。集結我們所有想法和意念,帶領團員走向更為開放的境界。」啊喬還興奮地透露,音樂總監蕭賀碩的助陣添光,根本是神手神腦的組合,「我覺得春麵樂隊會迎來一次登峰造極的可能,非常刺激。」

盡量再走久一點:時間跟你都是

面對前所未有的製作,除了興奮,尚有更多情緒在團員心中醞釀,就像登高前的過程,有清朗,也有渾沌。楊妞分享自己的個性本來就急,所以提醒自己要再鬆一點,學習尊重每個人的節奏,而高高認為這次集結的夥伴、藝術家都是一時之選,衝突若發生,就讓他自然發生,因為這表示大家都很在乎,所以時間到了,一切自會俱足。阿超則想靜待時間再走遠一點,直到累積出回憶,才知道現在這個當下究竟發生了什麼。

《後現代登高指南》為春麵樂隊最新專輯之延伸,講述攀登心情,小丘大山,有形無名,酣暢痛苦,皆有涵蓋。「我們都在爬人生的一座山,或者說我們的心就是一座山。人生中很多感受,都可以和登山時的心情相互映照。」高高進一步提及,「有些人已經要登頂了,卻卡住上不去,不小心遇難的人也有很多,而在城市裡的人看著這樣的悲劇發生,會不會開始去想:我真的有抓住我身邊的人嗎?我有沒有放生誰?如果我需要援助的時候,誰會來救我?觀眾來看《後現代登高指南》時,可以循著我們呈現的指南,投射自己的情感。」

啊喬最後說道,春麵樂隊的組成沒有為著什麼目標導向,也是一路慢慢走,才走到了金曲獎的舞台,團員彼此之間不互相勉強,也不想強迫聽眾,而這樣的狀態和心思也會帶到TIFA現場,「希望觀眾很chill地來,打開所有毛孔,自在地感受音樂狀態的變化,如果毛孔有點堵塞了,或是有些喬段不小心睡著了,那就好好睡吧。我們想講的一點點哲學思辯,都隱藏在我們的旋律、節拍裡,歡迎觀眾細細探究和發現。」

隨著春麵樂隊的《後現代登高指南》,我們赴往一次登高望遠的機遇。

2024TIFA 春麵樂隊《後現代登高指南》

4/13-4/14 國家兩廳院演奏廳

https://reurl.cc/YVnqnO

採訪報導:林圃君|照片提供:國家兩廳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