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煉美的可能,視覺化人們心中的靈魂:純粹電影的先鋒者們|cacao 可口

當時正逢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達達主義 (Dadaism) 盛行,歐洲社會正處於復興和重建的階段。這段時期的藝術表現方式,多以打破舊有資本主義的思維、理由、跟美感為目的,如激浪派(Fluxus)和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 等,而純粹電影 (Cinema Pur)也是在同一個時空背景下所創造的派系。

純粹電影 (Cinema Pur) 由亨利喬梅特 (Henri Chomette) 在1920年代提出,也是法國電影新浪潮的前身之一。不同於傳統商業電影強調敘事的框架,純粹電影以四大重點為核心:節奏(rhythm)、光影 (light)、動態 (motion)和構圖 (composition),以整體畫面的美感和最直接的視覺感受為主要風格。當時的導演們更著重於技術創新、寫實性、非線性剪輯等特點,知名的作品像是Rene Clair 和 Erik Satie共同製作的 Entr’Acte (1924) 。片中使用了像是逐格動畫、雙重曝光和長曝光等實驗手法,加上慢動作、反向剪輯 (reverse editing) 和相機中剪輯 (in-camera editing) 等技巧,創作出其特殊的美感以及節奏。

Entr’Acte (1924)

不僅如此,Rene Clair在此片更打破了電影180度角的原則,故意使觀眾在觀看時產生衝突感,以不同於傳統電影的構圖和非線性的敘事風格,進而表現純粹電影的美感,並迫使觀眾捨棄傳統電影最主要依靠的劇情,期待觀眾能感受並欣賞電影帶來的視覺衝擊。

有別於傳統商業電影的規模和成本,純粹電影 (Cinema Pur) 更具獨立性和彈性,體現藝術家獨到的風格和美感。因此,許多不同領域的藝術家,也紛紛參與了純粹電影的運動,像是Man Ray, Marcel Duchamp, Hans Richter 等人,融合了自身像是立體主義(Cubism) 或是超現實主義的風格到電影之中。其中,結合最好的藝術家莫過於 Fernand Léger。

Fernand Léger是一名法國藝術家,以立體主義 (Cubism)為名,創作的內容多以社會風氣及身邊的人事物為主題。然而在1920年代,因機械工業蓬勃發展,以及戰後對於機械的恐懼,當時許多藝術家都以機械與社會之間的抗衡關係作為發想來源,進而描寫戰後社會整體的擔憂情緒。Léger也在這時遇見了George Antheil和Dudley Murphy。他們一拍即合,便共同創作了 Ballet Mécanique (1924)。

Ballet Mécanique (1924)

這是一部聽覺佔比相對重的電影,並以混亂、鏡頭變化和快節奏為代表。片中使用到了逐格動畫,鏡子反射等技巧,讓畫面與音樂產生共鳴,使觀眾在觀看畫面時能夠更有想像空間。但是Fernand也在後期剪輯的時候,刻意反轉畫面與增加有色幾何圖形在影片裡,跳脫出原本音樂的節奏,呈現出視覺個人強烈的風格,並相當程度地展現了立體主義的影子在影片中。

廣義來說,純粹電影就是以畫面的主體性為主要目的,不管導演本身的風格為何,不以敘事導向且不以服務觀眾為主要目的的電影就可以被歸類成純粹電影。Germaine Dulac是第一位以女性主義為核心的電影導演,早年為影評和兩本女性主義雜誌的編輯,後來深受電影對於描寫生活與人的方式感染,進而開啟了自己的創作之路。她的作品和表現手法,或多或少也受到了純粹電影的影響,並也再次定義了何謂純粹電影。《Germaine Dulac: A Cinema of Sensations 》一書中,也提到了Germaine Dulac認為影像可以視覺化每個人心中的靈魂,不以文字敘述,影像即能最大程度的解放跟呈現事物最真實的樣貌。

Thèmes et variations (1928)

「Thèmes et variations 」是Germaine Dulac三部純粹電影中的其中一部。片中來回穿插了芭蕾舞蹈和工廠機器的畫面,並利用快與慢的節奏呈現兩個矛盾卻相似的線條。Dulac說到如果以光感、線條、表面等純粹的框架去定義這部片時,你會發現整部片的感官能夠更被放大,讓觀眾能夠有更多的空間去感知和想像,而那正是電影中最不可缺少的。

純粹電影挑戰了觀眾對電影的傳統認知,以節奏、光影、動態和構圖等視覺元素讓觀眾開始思考電影的藝術價值,不再侷限於商業劇情片的框架中。純粹電影的興起,也接續影響了法國電影新浪潮、美國獨立實驗電影的發展,創造一片繁茂景致的電影世界。

▌企劃編輯: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