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普普藝術先驅Claes Oldenburg:將平凡的日常物品把它變成讓人著迷的紀念碑|cacao 可口

美國時間7月18日,普普藝術家克拉斯.歐登伯格(Claes Oldenburg)在紐約家中去世,享年93歲。他是1950至60年代紐約藝術界的關鍵人物,與安迪.沃荷(Andy Warhol)和羅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等藝術家,同為普普藝術運動的權威人物。藝術交易商阿恩.格里姆徹(Arne Glimcher)認為應將歐登伯格視為美國文化的觀察者,在這種文化中,某些東西,甚至是不起眼的電話、漢堡或冰淇淋甜筒,都獲得了關注,並具有一定的意義。他的雕塑作品很有預見性,是社會學的聲明。

歐登伯格對粗麻布和乙烯基的實驗,幫助發展 1960 年代初期的普普藝術。|photo by TOBIAS EVERKE/AGENTUR FOCUS/REDUX

「我的目​​的是製作難以定義的日常物品」

1929年1月28日,歐登伯格出生於斯德哥爾摩,他的父親是一名外交官,曾在倫敦、柏林、奧斯陸和紐約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瑞典駐芝加哥總領事,因此歐登伯格在芝加哥長大,1946年至1950年他在耶魯大學學習文學和藝術史。50年代初,他回到芝加哥藝術學院學習,師從畫家保羅.魏加特(Paul Wieghardt),早年在藝術學校讀書時,他曾在芝加哥城市新聞社(City News Bureau of Chicago)畫連環漫畫,也是普普藝術少見有專業漫畫畫家身份。

1960年的《街道》(The Street)和1961年的《商店》(The Store)是讓他在紐約圈混開名聲的重要展覽。1961年的《商店》以他的工作室為載體,在工作室裡把藝術和商業結合在一起的作品,在展出時出售的物品包括用鐵絲和石膏製成的三明治、一塊塊餡餅、香腸和衣服,這些衣服令人聯想起抽象表現主義的充滿活力的風格繪製而成。1962年工作室改名為射線槍劇院(Ray Gun Theater),並在周末舉行演出。1965年,他租下了一家健身俱樂部的游泳池,舉辦了一場名為《洗》(washing)的活動,彩色氣球和漂浮在泳池中的人們就是作品。二十年後,歐登伯格仍然把藝術和戲劇結合在一起,如1985年,他與荷蘭作家兼策展人庫斯傑.範.布魯根(Coosje van Bruggen)和建築師法蘭克.蓋里(Frank Gehry)合作,在威尼斯籌劃了一處名為《刀的歷程》(the Course of the Knife)的水陸景觀,中心裝飾是一艘形狀像瑞士軍刀的船。他通過包括街道標誌、鋼絲和石膏裝置在內的展覽擴大了藝術的邊界,走出了屬於自己的藝術之路。

1961年的《商店》(The Store)
用糕點和甜筒冰淇淋等食物製作軟雕塑。

歐登伯格深受法國藝術家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影響,杜布菲將所謂的局外人藝術引入美術館和博物館,顛覆了制度藝術的現狀;但和許多普普藝術家一樣,歐登伯格也從馬塞爾.杜象(Marcel Duchamp)那裡獲得靈感,雖然歐登伯格的作品最常與60年代的普普藝術聯繫在一起,但在他自己看來,他的日常物品的不朽版本,不僅僅是對世俗事物的提升,認為所有物品都可以做成一個目錄,就像是我們當代神話思維投射到的神靈或事物。「我確實在我們的物品上投入了宗教情感。」就像你看著廣告上面把物品描繪得多麼漂亮一樣,他曾表示:我的意圖是製作逃避定義的日常物品。我一直在與人有關的物體中表達自己,而不是通過人來表達。

「在60年代末,我開始對建築產生興趣,並將物體變成建築。所以我對建築物進行了一些研究,我會以物體的形式為城市提出建議。它們有一個完整的集合,包括紐約的幾個。」歐登伯格越來越專注於雕塑,他開始增加作品的規模,以漢堡、冰淇淋筒和家用電器等普通物體為出發點,然後把它們放大到一個眾人不熟悉、卻會讓人印象深刻的尺寸。他第一次展示這種巨型紀念碑式的作品,是在1969年的《軌道上的口紅(上升)》(Lipstick (Ascending) on Caterpillar Tracks)中,當時越南戰爭的抗議與學生運動正在美國各大學校蔓延,歐登伯格將一管裝在坦克履帶上、用乙烯基塑料製成的巨大口紅運進耶魯大學校園,充滿了對軍事色彩的反叛。

奧登伯格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衣夾》(Clothespin),豎立於1976年,以紀念《獨立宣言》頒布兩百週年。這是一座45英尺高、10噸重的黑鋼雕塑,其上的金屬彈簧能讓人想起76這個數字,這件作品與傳統的公共雕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2020年,以概念藝術和公民藝術聞名於全國的藝術家漢克.威利斯.托馬斯(Hank Willis Thomas)在《CNN Style》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奧登伯格在費城的著名衣夾雕塑一直在他的腦海裡。」表達了奧登伯格對他自己在公共藝術的影響。

70年代以後,奧登伯格的作品多與他的第二任妻子庫西.凡.布魯根(Coosje van Bruggen)共同完成40多個項目。他們第一次合作是在1976年,在荷蘭庫勒-穆勒博物館(Kröller-Müller Museum)的場地上,完成了《鏝刀I》(Trowel I)的最終版本。他們於1977年結婚,畫廊代理人寶拉.庫珀(Paula Cooper)認為奧登伯格的作品在與布魯根結婚後才變得更宏偉、更大膽,包括1985年至1988年在明尼阿波利斯雕塑花園的《勺子橋和櫻桃》(Spoonbridge and Cherry)等巨型雕塑。

1969年的《軌道上的口紅(上升)》(Lipstick (Ascending) on Caterpillar Tracks)
《衣夾》(Clothespin)
《鏝刀I》(Trowel I)
《勺子橋和櫻桃》(Spoonbridge and Cherry)
2001年受德國購物中心委託,在大樓上的《冰淇淋甜筒》(Dropped Cone)。
科羅拉多州丹佛藝術博物館的《大掃除》(Big Sweep)
在拉斯維加斯的《打字機橡皮擦》(The Typewriter Eraser sculpture)

奧登伯格去世後,藝術圈紛紛悼念這位普普藝術先驅,他的朋友同時也是藝術交易商的阿恩.格里姆徹(Arne Glimcher)就提到60年代初就認識他並且與他合作,他認為奧登伯格的作品幾乎是精神分析,因為他的作品是以精確的圖紙為基礎的;還有最早的雕塑作品是會「洩氣」的,在當時甚至會跟工作的人說「再洩一點氣、鬆一點」,奧登伯格對雕塑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把雕塑從青銅或木頭等堅硬的東西變成了柔軟的東西。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來源:Claes Oldenbu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