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理想的尺寸?那些穿不下的衣服,足以讓我們的心理和環境致命|cacao 可口雜誌

「我曾經想過,如果我把衣服寄回去,那就沒問題了。」對於那些尺寸不對,或是收到實際物品不如自己想像,被我們退回給品牌的大多數衣物,會直接送到垃圾掩埋場進行焚燒,服飾品牌鮮少會重複使用或做其他利用;在跨國網購交易頻繁的今天,另一個深深困擾消費者的問題——尺寸,尺寸之間的差異不僅觸及了我們在自我認同方面產生負面影響,對於環境尤其影響甚鉅,造成土壤、地下水與空氣的嚴重污染。

今日衣櫃,明日掩埋場

近來在社群軟體上出現越來越多抱怨品牌的貼文,關乎於網購衣服的負面經歷,「一開始的14號是合適的,後來寄來不同顏色但相同尺寸的褲子卻無法讓自己塞得下」,紛紛指責品牌因尺寸不一致帶來惱人的困擾。隨著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標準化尺寸成為降低成本的常見做法,但從不特定國家當地收集而來的尺寸數據仍有誤差,沒有標準身材可言,品牌就不大可能創立所謂標準尺寸,而讓狀況變得更加不可掌控的,即每個品牌都想按照自己的規則做,說自己的品牌故事,作自己的尺寸。

例如Marks and Spencer的銷售對象是「特定年齡的女性」,而Burberry或McQueen等奢侈品品牌的銷售對象則是「30歲以下的女性、生活過得充實」每個品牌都有自己想要講述的故事,而這個故事會影響他們想要為什麼樣的身體設計服裝,所以使得消費者想要購買真正合身的衣服,變得愈加困難。在這種狀況之下,尺寸的差異確實具有某種扭曲的意義,即使在同個品牌下,大多數人也都會經歷狀況各異的負面經歷,這可以歸因為品牌沒有考慮到,不同織物的質量或垂墜性,或是快速生產之下導致的品質控管缺失。

時尚業只在單個模特兒身上製作服裝的合身原型,模特兒通常尺寸偏小,擁有無人能及的生活。人們常常在尺寸之間游移,並且感到無力,服裝品牌在理想主義的基礎上生產服裝,這代表他們只生產了佔全世界人口的1% 可穿得下的衣服,他們甚至不會在最小跟最大尺寸上多費功夫,曾經有服裝品牌主管說「因為規模兩端的數十億件衣服都賣不出去。」卻沒有想過,這些尺寸不一致的衣服,會進一步引發人們產生畸型的自卑感,「在不同尺寸之間選擇或被選擇,我一度難以適應,興奮變成了痛苦,我會需要幾天時間才能振作起來,並記住我的身體是健康、柔軟和可愛的。」在時尚討論的聊天室留言版上,就有這樣的留言。

尺寸越小,越有魅力嗎?

心理學家指出尺寸的數字是隨意的、中性的,是社會建構的,但它與社會對尺寸的詮釋方式有關,無論是正面抑或負面,「人們可以能會以某些數字意味的價值,或是透過社會的眼光來決定一個人是否具有吸引力。」而此一心態也延伸了另一個問題,許多人會購入他們知道、偏好的尺寸,而非適合自己的尺寸,等到他們終於穿得下之前,或是根本沒有這一天,每個人的衣櫃中又再增加了從來沒有穿過的衣服。

在2014年到2019年間,以英國而言,電子商務的退貨率增加了95%,預計到2023年會再增加27.3%,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消費者希望在訂購後,必須可以退回某些品項,而尺寸大小不一定是網購者退貨的主要原因。然而當衣服被退回時,他們不是被簡單打包放回庫存,對於許多品牌來說,其中涉及成本太高,因此退貨的下場就是直接將衣服送到垃圾掩埋場,2020年在台灣被丟棄的衣服逼近7.6萬公噸,平均每分鐘有460件衣服被丟棄;在美國每年則有超過200萬噸的衣服最終被掩埋,造成1500萬噸的碳排放。

目前已經有一些服裝品牌採取了簡單的作法,例如展示更多不同尺碼的模特兒照片,以便消費者更清楚判斷自己的身型,也有其他電商平台更注重技術,例如使用AR 技術模擬某些衣服,在不同尺寸身材下的樣子,也有模擬試衣間,幫助消費者想像合身度。雖然技術可以降低退貨造成的浪費,卻無法解決人們自我價值認同與尺寸之間產生的問題,或許品牌不該再對這個問題,抱持著消極態度才是問題的真正核心。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