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9-25

這個有頭有臉的App 「Clubhouse」在火紅之前,一開始其實並沒有那麼酷|cacao 可口雜誌

語音社交App「Clubhouse」突然一夜爆紅。官方對它的定義是:利用語音讓人們隨時隨地發聲、講述故事、創造想法、深化友誼,和世界各地朋友交流的新型社交產品。在後疫情時代,這種社交模式彷彿將電視台的攝影棚搬進了手機,零距離、無時差就能聽到不同形式的現場採訪。該軟體發布至今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用戶數翻了1000倍,目前已擁有超過500萬用戶,估值約為10億美元。作為一款需要邀請才能參與的語音聊天社交平台,但隨著應用的發展,來自不同背景的人開始加入,Clubhouse的體驗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特別是,這款應用在黑人用戶中開闢了細分市場,他們創新了使用它的新方式。

這款App由矽谷企業家保羅.戴維森(Paul Davison)和前Google員工羅漢.賽斯(Rohan Seth)開發。二人於2020年2月創立Alpha Exploration工作室,同年3月發布了Clubhouse。在它首次亮相時,基本上還是與世隔絕的社區,由於需要邀請,早期參與者大多來自其創始人和資方所在的社區,就是富有的矽谷風險投資家和科技行業的員工,主要圍繞科技和商業話題展開。但隨著應用的發展,來自不同背景的人開始加入,Clubhouse的體驗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很快的它就發展成了你在理髮店看到什麼都能聊型的社交。

今年,1月24日官方發布的資料中顯示,Clubhouse每晚有成千上萬個語音房間(聊天室)被開啟,房間的聊天話題囊括了遊戲討論、NBA賽事回顧、歌劇欣賞、哲學辯論、旅行攻略分享,甚至是冥想打坐。前幾天,特斯拉汽車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也開了個房間、親上火線聊天,Clubhouse迅速成為關注焦點。當天的下載量達到240萬次。預計未來將迎來新一輪增長高峰。

正如它的名字一樣,Clubhouse的聊天氛圍類似像美國的club、亞洲的茶館,Clubhouse與Snapchat一樣都是無法保存紀錄的。在Clubhouse中,每個人都可以創建房間,分為公開、社交及私密三種設定,人數限制各不相同。在房間中,主要由嘉賓發言,其他聽眾旁聽。聽眾如果想要發言,可以舉手申請成為嘉賓,之後提問或發言;房間管理員可以指定嘉賓共同管理,也可以邀請聽眾成為嘉賓。同時,管理員和嘉賓也可以主動變成為普通聽眾,或直接離開房間。

在房間玩音樂的人,讓Clubhouse變得很酷

在最早的Clubhouse,你可能會聽到關於人工智能未來,或比特幣潛力的小組討論,現在你仍然會看到關於技術的討論,但你也可以看到人們在這個虛擬俱樂部裡講笑話、談論最新的名人八卦,或者和朋友們一起參加音樂會。

雖然最初是科技圈內的服務應用,但它的聯合創始人在去年夏天,有意推動黑人影響力,不僅僅是嘻哈領域,包括喜劇演員Tiffany Haddish 和設計師Virgil Abloh 也都成了這裡活躍的常客——但不可否認的是,饒舌歌手幫助它流行起來。Clubhouse 的首席投資者Andreessen Horowitz,在2012年曾資助歌詞網站Genius (曾經是Rap Genius),而那家公司的共同創始人Ben Horowitz 曾和Nas一同出現在2014年的South by Southwest音樂節上。可見Clubhouse 和饒舌界的聯繫。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隨著饒舌歌手、製作人和音樂企業高管紛紛湧向Clubhouse,它成了嘻哈樂壇談論本行、建立聯繫和發起論戰的中心節點。饒舌歌手Meek Mill 和21 Savage 等明星作為常客出現;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的Phylicia Fant、Top Dawg娛樂公司和Motown 的Ethiopia Habtemariam 等等都加入了進來。這裡開始發生了等著被看到的製片人因與明星的偶遇,而改變了自己的生活。

德克薩斯州的創業家Harold Hughes,去年五月加入了Clubhouse。加入時,他注意到通常只有一兩個活躍的房間,但隨著越來越多的黑人用戶加入,房間的數量開始增加,這些房間的創造力也開始增加。白天的房間專注於商業和科技,到了深夜更多的房間開始開放,不再那麼嚴肅,而是更有趣。他在Clubhouse上創建了一個「Black Founders Club」,他說:在上面,看到黑人創意人士如何利用現有的東西,並以獨特而有創意的方式使用它,進一步與觀眾互動,真的很有趣。

App上的黑人、彈吉他的男人到底是誰?

這包括那些只是在房間裡玩音樂的人。Bomani X 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名藝術家,由於疫情而被困在家裡,他試圖弄清楚如何在與世隔絕的情況下繼續從事自己的音樂創作。Bomani X 在去年七月加入,隨著他對它的適應,他開始改變使用Clubhouse 的方式。首先,他開始在他加入的聊天室裡彈奏吉他作為背景,然後,他不再說話,而是開始演奏,為個人音樂會或與其他音樂人一起排練,還創立了棉花俱樂部。

上個月,他與其他用戶合作,製作了Clubhouse版的音樂劇《獅子王》,他對在Clubhouse應用上的嘗試達到了高潮。配音演員們重現了音樂劇中的歌曲,這在社教應用平台上,成為了一個大事件。他們演出了兩次音樂劇,這兩次的房間幾乎都在瞬間達到了5000人的最大容量,其中還有一堆小孩子。Bomani X 說:我們投入了時間和精力來真正創造一個時刻,給Clubhouse帶來歡樂。我們展示了這個語音空間不僅可以用於對話,還可以用於獨特的體驗。除了《獅子王》, Bomani X 還以另一種重要的方式,在Clubhouse留下了自己的印記。自2021年1月9日,當你打開下載應用程式商店、搜索Clubhouse,就會看到Bomani X 和他的吉他的照片作為應用程式的圖標(封面圖)。

Clubhouse的應用程式圖,每隔幾週就會更換圖標。Bomani X 說,他並不是第一個為Clubhouse做圖標增添光彩的黑人,但他是自該應用於九月加入蘋果應用商店以來第一個這樣做的人。Bomani X 出現在這個圖標上,等於立即向黑人用戶表明,這是一個歡迎他們的應用程式,與其他社交應用程式馬上形成了鮮明對比。Clubhouse就曾在聲明中說:Bomani X 從來到Clubhouse的那一刻起,就運用他的創造力,在這裡建立了一個社區。用戶經常會發現他在房間裡練習吉他,在「棉花俱樂部」(Cotton Club)守著一扇緊閉的門,或者與其他創作者一起創造新的音樂體驗。

Hip-Hop & 黑人影響力

這就不難預料,涉足科技投資的饒舌歌手和這圈子的專業人士紛紛湧向Clubhouse。上個月,音樂廠牌及娛樂公司搖滾國度(Roc Nation)為Jay-Z舉辦了一場生日派對,眾多高級主管、DJ和藝術家在派對房間上,分享了Jay-Z 數十年職業生涯中的故事。12月14日,吹牛老爹(Diddy)主持了一場訪談,以紀念他受科技影響的專輯《Last Train to Paris》發行10週年。雖然Clubhouse有無數的利益可供討論,但饒舌圈子是推動Clubhouse,在短短九個月內估值達到10億美元的主要因素。

去年12月,正在崛起的洛杉磯饒舌歌手Symba 在一個房間裡,談論他為大西洋唱片公司發行的新專輯《Don’t Run From RAP》。在籃球明星勒布朗.詹姆士讚美他是最受歡迎的新秀之後,他的唱片公司鼓勵他加入Clubhouse。Symba說:這是一個很棒的服務,我喜歡它,但任何新的服務總是需要這種酷,Clubhouse需要讓人們成為它的一部分,而我們提供了這種酷。如果沒有嘻哈音樂,沒人會在意。它會慢慢消失的。

Clubhouse也成為音樂人的尋夢及星探找明日之星的現場。雖然新成員必須得到用戶的邀請,但很快就在黑人音樂圈傳開了;這房間內與明星的親密接觸,也已經讓一些人的事業蒸蒸日上。舉例去年11月下旬,20歲的創作人Loudy Luna在一個週日的晚上跳進一個房間,向一屋子的陌生人播放她的新作品。她在音樂圈有過一些早期的經歷,如Future & Lil Uzi Vert在他們的歌曲《Sleeping on the Floor》中使用了她的作品,但那天晚上,大多數人還是不知道她。

但當晚房間內有包括Drake、21 Savage和重量級製作人Boi-1da和No ID。她在現場聊天中,播放了她正在創作的作品《spooky, seasick trap》贏得了好評。演出結束後,Drake直接給她發訊息,現在兩人正在合作。Loudy Luna回憶起整件事,直呼——這太瘋狂了,Drake 是中途才進來的,我簡直不敢相信。他以The Boy的暱稱身份出現,我不得不點擊確認這是不是真的是他。Luna說你永遠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是誰,很多大人物還沒有那麼多粉絲。我認為這是人們想要繼續待在這裡的原因,那裡有比你想像中更強大的人。

Loudy Luna的作品

很大程度上Clubhouse是流行時代的產物——它足夠私密和實時地分享自由的想法,連接良好的用戶,讓它變得偶然;對嘻哈樂迷和創作者們來說,事實證明,它比Instagram被刻意整理過的排版更有吸引力,比抖音更有助於進行真實的對話。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