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19-08-21

冰島的生活經驗:文化就是文化,歷史是歷史|cacao 可口雜誌

Jovanna Tosello,從美國來的攝影師兼獨立製片。冰島為著許多不同的理由吸引著人們。2009年我被啓發而後遷移至雷克雅維克,進行一項模擬動畫電影的企畫,他是由冰島當地的自然景觀所賦予的靈感。早秋時節我抵達了那,恰好城市剛轉成一個靛藍的洗滌,是一個進入嚴冬無盡黑暗的前兆。

廣闊苔蘚覆蓋的熔岩區域、不適於居住的火山高地黑金沙、霧氣飽滿的峽灣構成了這北大西洋島國的特有外觀。冰島尖銳的瑰麗與情感的質量,貧瘠的景觀,為我的動畫電影製作提供了一個大背景。玩弄人像繪製(攝影)與景色之間的緊繃張力,膠卷拓展了空間和物件之間的關係。對於現實中虛有其表闡述的反叛,藉著活生生的動作電影拍攝來成就。我的計畫專注在動畫片的手工技藝本質的利用開發。當動畫欠缺自然的物理限制來演活真人的實際影像,它所能創造出視覺的可能性,是一個近乎無限的範圍。於是,動畫片能做為一個真正電影製片所想表達的主觀意見。製片,他控制了她或他作品在形式與主題標準上的圖解和理智的程式化。

除了呢絨衣在我衣櫃裡的大量增加外,在雷克雅維克的生活經驗,一直對我本身有著巨大的影響。沒有了旅行,智力也停滯腐壞,居住在外國的閱歷會是個令人害怕和邊緣化的經驗。因著社會身分、意識形態、語言和文化的歷史沿革,這裡有著一個隱形玻璃,區隔著我們。這些種種困難與不易的報酬,則透露出了一種全新的觀點,照亮了我們未視的細微的差別,也擴大了文化的敏感性。儘管這當中的阻礙會令人無法招架,依舊需要時間去欣賞其中的相似點。在宏觀的架構下,文化就是文化而歷史是歷史。雖然冰島的社會結構與美國的社會大不相同,但是人根本上都是一樣的。事實上是有著這麼一個令人震驚的普遍性將我們緊綁在一塊兒。

Jovanna Tosello的動畫作品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