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09-26

職業欄填寫__|達康.come:漫才創作這檔事,我們追求的是效果連發的喜劇演出(下)|cacao 可口雜誌

世界上有很多雙人組合的喜劇形式,我們把自己劃分在「漫才」這個領域裡面,這個文化本身的是從日本來的,是一種比較限定的表演形式。漫才跟相聲、脫口秀比較相近,但又不太一樣。脫口秀是比較是單人的表演,像是狹義的Stand Up美式脫口秀,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雙人的站台喜劇。而漫才跟相聲的差異,相聲有捧逗,我們有裝傻役和吐槽役,雖然都是在兩個人的對話裡去把段子演繹出來,但角色的性質差滿多的。捧逗是一個人主述,另一個人答腔附和,裝傻和吐槽則是種對立式的對話,一個人負責裝笨,講出奇怪的邏輯,奇怪的東西,讓吐槽役去做指正和延伸話題,兩邊從分工上就不太一樣。

延伸閱讀職業欄填寫__|達康.come:漫才創作這檔事,我們追求的是效果連發的喜劇演出(上)

從角色出發的立場、思考話題的方式不同,就會導致不同的表演以及文本。比如說相聲,負責逗哏的人會敘述一個話題,然後推進,並且在推進的同時,跟他的搭檔把包袱抖出來。基本上,逗哏都是負責說笑話,捧哏通常是被耍,被調侃。但在漫才,笑料產生的來源不見得是裝傻役,有時候吐槽役也可以做到這件事。裝傻有趣的角度有很多種,有詭異的邏輯、有誤會的、有蓄意犯錯,去惹怒你的搭檔,也可以發生在解釋價值觀或詞彙等等。

漫才很注重雙人之間的立場,相聲則通常由逗哏主導,在表演的時候逗哏的地位會稍微高一點,引導話題、丟笑話;但是在漫才,有時候說不定是吐槽役領導話題,裝傻役打岔,它的關係性在變化、調度上比較靈活一些,主要看每個組合的喜好,以及他們的個人特質,這樣搭配出來的結果就會跟相聲不一樣。當然從宏觀的視角來說,它們都屬於雙人站台喜劇。

兩者有它的同質性在,也的確,現在不管是相聲或漫才,比如說不是做傳統文本的現代相聲,或是發展更大眾化的,不斷嘗試新做法的日本漫才,兩邊都在拓展路線的情況下,一定會有交錯的地方。所以我覺得在進化、普及化的過程當中,大家在做符合時代的嘗試的時候,一定會有「欸,這是相聲的東西!」、「這試起來有點漫才的感覺」,會有滿多這樣的現象發生的。我們不用彼此的名字也不是為了區辨,只是因為我們的取材,以及學習的路徑是通過日本漫才,從意識上就知道漫才就是日本的相聲,雖然都是雙人站台喜劇的形式,但是來源不同,所以才講我們做的是漫才。

左起:康康(何瑞康)與阿達(陳彥達)組成達康.come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阿達:生活是能夠在一天的某一段時間之內,維持自己的步調。我覺得,那會是認知到自己生活樣貌的時候。因為我們很多時間、很多事情其實是跟工作綁定的,如果沒有一段完全與工作無關,只跟自己相處的時間,那生活的樣貌,會慢慢被稀釋到你看不出它的樣子是什麼。自己跟自己一個人相處,跟貓相處,對我來說是生活很重要的核心,那段時間再短都好。

康康:生活就像某一種泡沫……

阿達:果然在大喜利了對不對?(大喜利,一種機智問答的日本綜藝節目單元)

康康:哈哈,應該說,生活就是要找到平衡。至於生活是什麼,我不知道它是什麼。它發生了好多事情,有工作在裡面,有休息在裡面,有睡覺,有自己心裡面的平衡,還有和他人的關係,比如說像人際經營,或者是共識上的平衡。它太多東西了,與其問生活是什麼,我覺得應該說,生活重要的是什麼?以活下去為前提,除了開心外,還要覺得有價值、有意義。

每個人的價值和意義不太一樣,我屬於那種有很多事情想嘗試的人,想要讓自己更好,不管是在作品、漫才、現場節目,希望開創一些很特別,新鮮的東西,同時保持平衡。不過,一直追求會很辛苦,結果不見得能達到你的要求,內心會很難受。那可能是因為其他人的因素,或是受限於時勢或個人能力,所以我的生活須要一些放過自己的地方。你希望一件事情往某個方向發生,但不見得每個人的步調、速度、追求是一致的,放過自己也放過別人,會比較開心。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康康:比較接近訪談的時候,但會再輕鬆一點,輕鬆就是會聊一些廢話笑話,因為現在有問題要回答,需要整理,總不能散漫的去聊些有的沒的。

阿達:其實我覺得從戲劇系出來的人,有一種很——

康康:——自命清高。

阿達:沒有沒有,我們有個習慣是,離開表演場合後,就會切換待機模式,保存能量,有點像熊在冬眠的感覺。

康康:待機待業啦。

阿達:待業也是。不上台的時候,會盡量保持在不要耗太多能量的狀態,當然該開心還是會開心,該玩還是會玩,但也不會做過多的事情,情緒波動也比較低。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康康:咖啡!任何種類都可以,豆子給我磨就好了。還有日劇吧?好看的戲劇和影集。阿達很喜歡看劇,佔去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是為放鬆也好,吸收也好,是他很需要的養分,濃度大概是我的十倍。

阿達:不能說東西,但我養了兩隻不到一歲的貓。日劇美劇都看,我們家有看影集或電影的習慣,小時候的家庭活動就是週末的時候租電影來看,然後泡茶。對,茶對我來說也是不可或缺。

康康:越來越多了,你要不要把整個客廳塞進來啊?

阿達:我生活的確很需要這些東西,喜歡把它們組起來的感覺,還有電腦、電動也是。

康康:電動是阿達多年前的夢想,現在才實現。

阿達:真的,因為家裡是不准看漫畫打電玩的,漫畫的部分高中大學時滿足過了,電玩是直到最近,終於買了一台可以打電動的電腦。

康康:其實我還滿想要一台洗脫烘的。洗衣手續在家裡就可以完成,不然這種天氣曬要曬多久。

阿達:那容易有細菌耶其實,而且烘不是每件衣服都可以烘,大部分的衣服烘了之後會縮水。

康康:那我可以買XXL,烘了之後就變XL剛好。

阿達:那你新衣服買回來可能要洗兩個禮拜才有辦法穿。

康康:怎麼變成人生願望清單了?不過,我超想要乾濕分離的浴室。

阿達:我還有個願望就是免治馬桶,因為我覺得廁所要很舒服,浴缸也是,水要夠強夠熱。

康康:而且寬敞。

阿達:免治馬桶嗎?

康康:我是說整個浴室的空間。

阿達:那我還好,不需要浴缸旁邊還有一個銅做的龍或獅子之類。

康康:需要有個車位嗎?

阿達:沒有,不用到那麼寬敞。

康康:其實說來說去,就是一種生活的舒適感,回到家總是要舒服一點,不然怎麼搞啊。

阿達:我們其實都滿注重居家體驗感受,雖然沒辦法住到很好的地方,至少家裡待的是舒服的。畢竟不是那種Outdoor的人,家裡怎樣不管,白天想著去哪裡玩,回家就是洗澡睡覺,很多人是這個樣子,但我是屬於沒事的話會想回家睡覺的那一種。

康康:我不一樣,我是想要把家裡弄好,然後出門。這樣不得已要待在這邊的時候,也很舒服。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阿達:財富自由。

康康:財富自由,靈魂自由,犯罪自由。

阿達:呃,我不太懂那詞彙的意思。

康康:犯罪自由啊。

阿達:可以自由犯罪的意思?

康康:應該說,希望在表演這條路上可以再穩定一點。講財富自由其實很空泛,每個人在意的點不一樣,有些事情可能是綁在經濟上的,比如說,當身邊有需要照顧的人,你有能力可以承擔得起這份責任。壓力如果能減緩,那就是萬幸。但就我而言,現在也不差!是有一點壓力,但能做到「不差」就滿好了,這也是種平衡。把平常的日子過得開心,低潮的時候也不至於太低潮,享受眼前正在做的事情,不管面對什麼樣的問題,都可以一定程度的去解決它,這樣就滿理想了。

阿達:嚮往生活啊……

康:五十隻貓。

阿達:太多了。我喜歡有餘裕的生活。餘裕不是說沒事做,而是做任何事情,都能按自己的步調把它做好,然後有一些時間自由調度。當然這跟經濟能力有很大的關係,但針對那件事,你是不是有足夠的能力也很關鍵。所以講嚮往的話,我想要自己更有能力,讓完成一件事情的步調是舒服的,而不是很緊迫、被追著跑的感覺。

Q:有什麼想跟讀者分享的資訊?

康康:因為是可口可樂的雜誌嘛,所以——

阿達:——是嗎?不是可口美滋嗎?

康康:不是啦,可口。首先,歡迎各位多來現場看達康的漫才,或是我們主持的漫才Open Mic,Open Mic是一個開放給新秀表演段子的節目,他們都是很認真在這個表演領域做創作,大家可以來了解漫才是什麼,以及台灣的漫才是什麼樣子。

阿達:在三四五月的時候,會有全新第五季《好了啦,達康》在北中南的華納威秀演出,接下來一路到年底,大概一兩個月就會有一次表演,明年也會有我們和另一位演員哈利的《三口組》北中南巡迴,請大家務必親臨現場!

《好了啦!達康!》第五季 ▸ 第二集
時間:5/21(五)20:00、5/22(六)14:30 / 19:30|地點:大稻埕戲苑9樓劇場(臺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21號9樓)購票詳情請鎖定「達康.come漫才屋

延伸閱讀職業欄填寫__|達康.come:漫才創作這檔事,我們追求的是效果連發的喜劇演出(上)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