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眾人的藝文小客廳:與山海共生息,「島東譯電所」打造花蓮在地獨特風光|cacao 可口雜誌

如果你駐足花蓮,想找個地方喝酒,上網搜尋一定會看到「島東譯電所」被推上醒目排序,循著Google map到此,走進店裡,你不禁驚嘆這老房未免被打理得太好,入眼的內裝擺設,無法以特定年代或地域風格形容,南洋融合普普、台味搭配東洋昭和,自成一流的格局,迎接客人的阿光與光媽,待客溫柔且和氣,招呼你隨意坐、隨意看。店主阿光時常在粉絲頁上寫「島東譯電所」就像自己家,也屬於眾人娘家,人們心裡若有苦或念及花蓮時,島東都是你應該回來的地方。

熟客來到花蓮,總是會流連島東,和阿光、光媽噓寒問暖。

是大型作品,也是日常的生活實踐

然而「島東譯電所」並不僅是一處飲酒解憂地而已,2018年開幕以來,阿光即有規律地策辦展覽,主題無所無包,映現阿光彼時的關注視角,講土地環境、客家文化,也講廢除死刑之爭議,為看似無風無波的花蓮,提出更多嚴肅的觀點碰撞;大學時念景觀設計的阿光,畢業後從事公共藝術工作,累積辦展、與政府和藝術家周旋經驗,訓練自己將腦中理想實際落地,阿光回憶那段過程對於往後島東的長成助益不少。即使遠離藝術圈,阿光仍將島東,或創業視為一件大作品,抱持創作的謹慎心情,日夜鑄造並費心經營。

訪談這天,三級尚未解除,阿光在訪談前先是繞到了友好的咖啡店,和「龍宮」店主交換近況與經營意見,阿光告訴我們,即使7月26號解封,他也不打算跟進,想待到八月後再正式對外營業。幾乎快兩個月時間沒有開門做生意,難道不想念客人嗎?阿光說,「疫情生活其實挺好的,留給自己的時間變多了,喜歡騎著腳踏車到處晃晃,比如說騎到鄰近鯉魚潭的荖溪,吸收大自然的負離子,順勢訓練體力;空間仍舊每天都在整理,並持續更新音樂清單。」

店內一隅。
「島東譯電所」時常舉辦展覽,為空間也為花蓮注入不同觀點與活力。

休息期間更像是一次盤整,確認外表或體質,是否無恙、是否如初心。餐飲店家在疫情期間為求生計,紛紛推出外帶或宅配,阿光說島東一開始的設定並不僅是餐酒,而是販售惟有到此一訪才能獲得的體驗,細心的客人會發現島東的內裝與音樂隨時在改變,「宅配是簡單的,我們也可以做,但是此舉無法如實傳達體驗感,所以我們不會投入去做。」許多人也佩服阿光與光媽的完美配合,阿光認為島東可以在花蓮,甚至在其他城市被看見,光媽的角色功不可沒,「光媽無論在店務或是心理上都給予我很大的安定與支持。」

之前「你的薑黃。我的錢妹」展覽現場紀實。

成為你我心中最難忘的花蓮風景

光媽早年的巴拿馬旅居生活、樂觀的人格特質,以及自由的教養方式影響阿光甚深,甚至後天美學與人生觀的養成,都是由光媽潛移默化一手煉成。國高中開始,阿光常常一人跑去美術館,看作品、聽導覽,努力了解藝術家的創作思維,當時甚至會一人長距離步行,跨越台北縣市,欣賞沿途風光,或隨興走到不同小店串串門子,觀察店家販售商品與擺設方法,「我喜歡用走路的方式認識路,觀察城市與店家會帶給我很多靈感。」

距離幼年花蓮短滯,台北成長就業,再回來花蓮已是一身閱歷的阿光,目前蹲點八年,對台北絕少戀棧,當時會想離開台北,也是不想再將身心依託於物質,花蓮的大片山海,他仍舊鍾愛並倚賴,但近年花蓮的景色少了留白,人文色彩也趨於黯淡,「我不想一味懷舊,也不想緊抓著過去的美好,說實話一間店能做到什麼,都是景觀的一部分,那在此前提之下,島東又能扮演什麼角色?」

「島東譯電所」是千禧世代青年如何生活的總和,與家族史和個人成長史密切相關,而「分享」則是這個空間的原生語言,如同阿光一家的慷慨與熱情,「島東從廢墟到現在都是我一手打造的,想到以前有辛苦也有寂寞,但最終能讓大家喜歡並感動,此點深深觸動著我,希望島東能持續開創人與人連結的契機,以及容納更多分享的可能性。」

島東譯電所 花蓮縣花蓮市福建街436號|週一至週日15:00-24:00 週二公休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