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30

當無聊成為狀態:從注意力的角度定義無聊|cacao 可口雜誌

數字時代,無聊反而成了我們最常見的心理體驗,閒暇時間的無聊,工作時的無聊,以及學習時的無聊。各種情境下產生的無聊也受到了廣泛討論,無聊的念頭甚至會帶來不愉快,悲傷,空虛,焦慮,甚至厭惡的情緒反應。過去數年間,神經科學與心理研究開始關注這個現象。神經科學John D. Eastwood博士將無聊概念化為「渴望參與到令人興奮的活動中去,卻無法實現的惱人體驗 」。研究小組提出:應該用注意力,來定義無聊的深層心智狀態。

在一項探究無聊與注意力關係的研究中,他們將具有不同程度無聊傾向的個體表現進行了比較。具體內容是一項需要持續保持專注的任務(根據圖像提示作出反應,按下按鈕或是停止某個動作)。結果並不出人意料,它表明,在持續保持專注方面,那些容易無聊的人表現更差。

另外,無聊是一種體驗性的狀態,這和「變得無聊」的傾向是不同的。因此,實驗中採用主觀性自我評估的方法,來衡量被試的無聊傾向程度,得出的結果有可能會偏離將無聊作為一種特別的精神狀態加以研究的初衷。

心理學研究人員Colleen Merrifield試圖將無聊與其他情感狀態(比如悲傷)區分開來,用特殊的類別加以研究,並描繪出無聊的心理生理學特徵。該研究對無聊態使用了程度評估的方法,同時還評估、採用了一些生理學指標。結果發現,相對悲傷的狀態來說,無聊的狀態有如下這些生理學特徵:心跳更快;皮膚電導率更低;皮質醇水平更高。不過,相對標準狀態而言,無聊狀態時的皮膚電導率卻更高。這表明了:無聊確實是獨立的心理生理學狀態;無聊的產生,與注意力不集中有關。

gif image by Gifer

無聊到了何種程度,我們便無法忍受?

美國衛生研究院Havermans RC和他的同事們提出了這樣一個疑問:無聊是否會增增強人們逃離無聊的驅動力?為了解決疑問,他們展開了兩項獨立的實驗,其區別在於無聊導致的「擺脫」方式不同。

在這項研究中,被試者分為兩組:一組看一小時紀錄片,處於一種普通狀態;另一組則在一小時內,反覆觀看一段無聊的視頻,處於一種無聊的狀態。無論是哪一組被試者,他們都可以在實驗中隨心所欲地吃巧克力豆(實驗1),或者自由選擇不同強度的電擊擺脫無聊(實驗2)。

你也許會憑直覺猜測這項研究的結果:沒錯,在第一個實驗中,相對於那些處於普通狀態的被試者,無聊確實讓處於這個狀態的被試者吃了更多巧克力豆;但是,在第二個實驗中,被試者同樣傾向於使用更高強度的電擊來脫離無聊狀態。這些結果表明,無聊這種討人厭的狀態,會讓人們產生強烈的、想要逃離一成不變的環境的慾望,甚至到了不惜自我傷害的程度。

gif image by GIPHY

無聊的正面好處

無聊成為厭惡的情緒反應、注意力嚴重不集中的精神狀態,無聊被視為有待解決的問題,那是對行動力和生產力的妨礙。但無聊也能提供不一樣的視角,如:無聊有時候是對當下的任務(工作)注意力下降,助於我們尋找其他目標作替代方案,那麼替代方案的興趣則上漲了。無聊不僅會迫使人們尋找令人興奮的替代物以逃脫無聊的困境,可能還會驅使人們只是為了改變而改變,哪怕那個唯一的替代物也不令人高興。

在當下的任務無法持續讓我們保持專注之時,無聊可以讓我們及時脫身向前看,去探尋新的刺激點和替代物。這樣看來,我們甚至可以這麼說:在某種意義上,無聊可能不是動力的敵人,而是讓我們尋找新目標的驅動力。

在各種其他層面上檢視無聊狀態也同樣頗有價值,我們可以就此提出如下這些開放問題:為什麼我們會感到無聊?無聊會不會幫助我們適應環境?如果是,原因何在?在這個想要保持專注力越來越困難的數字時代,這些問題與我們生活的聯繫是需要去思考與面對的。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