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椅子,是在設計什麼?2022年不可忽視的十把造型絕美,可玩性強的設計椅|cacao 可口

60年代末,隨著現代主義光環的褪去,設計師們紛紛摒棄了功能主義的教條,懷抱著新理想奔赴了潮流前線,那一把把看似「能坐嗎」的椅子,就是設計師們天馬行空的最佳佐證。椅子的造型、骨架的材料、椅面的織物、裝飾的細節,甚至座椅的生產製造方法,都成了產品設計師、室內設計師、建築師、藝術家們的突破口。有的設計師與其說是在設計、改造椅子,還不如說在重新設計人類的行為。2022年不可忽視的十把椅子,它們其實是新的概念、新的意象、新的敘事,或者是一把新的舒適的椅子,都極具創作者個人或組合的風格,傳達各自的設計哲學與思索,正如萬花筒一般,折射出當代設計的多元圖景。

1、佈滿花瓣的柔暖——Moooi:Hortensia

荷蘭設計品牌Moooi與3D藝術家Andrés Reisinger,合作量產「 Hortensia」椅子,最初於 2018 年設計為純數位家具,在當時該椅子被稱為無法製造的椅子。因為在被不同的生產團隊和製造商告知其獨特的紋理,無法在現實生活中複製後,在2019 年找來紡織品設計師Júlia Esqué ,在巴塞隆納的一家小型木工作坊密切合作,實現了這一設計推出了限量版扶手椅。這款扶手椅具有豐滿、超觸感的外觀,被製成覆蓋 30,000 個織物花瓣的實體椅子。Moooi提供原始柔和的粉紅色和淺灰色,是數位設計的產品首次進入大規模生產。

「 Hortensia」椅子|photo by Moooi

2、如森林中的石頭——Moroso:Pebble Rubble

看到森林,就彷佛有清新的空氣迎面而來,感受到空山新雨後的清新感,Moroso推出了一系列有著鵝卵石造型的沙發椅,就是從森林中汲取的靈感。瑞典設計二人組 Sofia Lagerkvist 和Front Design與 Moroso的設計師 Anna Lindgren 共同設計出「Pebble Rubble」。為了最大程度還原荒野中的碎石造型,設計師們事前收集了很多樹林裡的石頭,用3D掃描的形式還原它們的形狀,再製成我們看到的椅子。椅子的幾種不同顏色,表現了石頭被苔蘚或積雪覆蓋的樣子;因為採用了略帶粗糙顆粒感的面料,它看起來、摸起來都更加貼近自然。靈活性和可玩性也很強,不同椅子和靠背之間可以隨意組合,你想躺著、靠著都可以。

「Pebble Rubble」|photo by Moroso

3、混凝土椅子——Johannes Budde:RUG’N ROLL

初次看到這把椅子很難跟混凝土聯想在一起。「Rug ‘N Roll 」使用工業混凝土複合材料製造,混凝土從流動的液態逐漸變成固態後,椅子會出現自然的摺痕,因此最終的效果每一把都不盡相同。外部以一層柔軟的布料包裹,看上去像個充氣玩具,椅子就擁有了極高的承重力和穩定性,甚至還能防水、防火。凳子的生產以零浪費方式進行,「Rug ‘N Roll」實現了工業材料可以進入室內設計,並且由於多功能性和使用壽命長的優勢,在市場上建立了巨大的潛力。 

「RUG’N ROLL」混凝土椅|photo by Johannes Budde

4、看似很重卻能舉起——Tom Dixon:HYDRO

今年正好是Tom Dixon成立20週年,在今年的米蘭設計週舉辦了「TWENTY」展覽,包含20件品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最新推出的HYDRO靠背椅,是鋁技術的創新 100%由可回收鋁製成,在高溫下吹塑成型(通過稱為超塑性成型的工藝),然後由機器人進行光速切割,以往這個技術是在汽車業使用,但由於幾年前無法實現的深而複雜的形狀。銀色金屬帶來硬朗的太空感,而圓潤的造型又如彩虹和雲朵般活潑可愛,重點是一隻手就能輕鬆舉起。HYDRO椅全球限量發售僅300把,每把都附有Tom Dixon本人簽名的證書。

HYDRO靠背椅|photo by Tom Dixon

5、東方風情——HERMÈS:Karumi

愛馬仕的Karumi小方凳,雖不是新作,卻代表了品牌雋永的風格。「Karumi」在日語中意為通過簡約體現純粹,由普利茲克獎得主、葡萄牙建築師Alvaro Siza Vieira設計,自手工藝汲取靈感,日本手工藝大師在竹凳支架中糅合碳纖維製成。簡約流暢的線條、精緻的籐編拼皮凳面,讓它帶有東方美學韻味。它的結構並不復雜,但做工精良,又有辨識度,兼具實用性與美觀性。

Karumi小方凳|photo by HERMÈS

6、不敗的經典——Carl Hansen & Søn:CH24  

CH24也被稱為叉骨椅,是已故丹麥設計師Hans J. Wegner 最早於 1949 年構思並於 1950 年生產,是設計師為Carl Hansen & Søn 設計的五把椅子中的第一把。它的靈感來自中國明代的圈椅,融合了北歐的極簡線條,兼具東西方的神韻,直到今天,這把椅子仍然是在丹麥的 位於菲英島的工廠製造。每把CH24的製作需要至少100個步驟,而且大多是手工完成的,光是坐墊就得編織1小時,堅固和耐久性不言而喻,首次投入生產 70 年後,因其經久不衰、簡單優雅的外形,CH24至今仍在全球風靡,以其純粹的形式和無可挑剔的工藝,成為了定義丹麥現代主義的經典之作。今年增加了九種柔和的新顏色,放在哪裡都是一道風景線。

CH24 靠背椅|photo by Carl Hansen & Søn

7、窩在飛行的巨鳥中——Driade:COCKY

作為美學實驗品牌,Driade 每次推出的椅子總能令人驚艷,品牌創始就是不斷尋找超越建築和設計界限的美感,比如大家熟悉的象腿椅和面具椅。今年,Driade 邀請到饒舌歌手Sfera Ebbasta,跨界設計了一把鳥型躺椅 Cocky。座椅被粉色毛皮覆蓋、兩邊的扶手就像翅膀一樣展開,底座則是銅製的鳥爪。躺坐在上面和椅子融為一體,讓人產生隨時可以飛越高空的錯覺。

COCKY座椅|photo by Driade

8、Virgil Abloh的遺作——Off-White:The Meteor Chair

2021年,Off-White品牌創始人Virgil Abloh因癌症過世,遺留下許多未曾面世的設計,在這次的米蘭設計周亮相,是他為Off-White打造的第4個家居系列。比起奢侈品大牌 Off-White 的椅子更街頭,趣味性也更強。這把造型獨特的木質座椅,作為已故設計師的遺作,它在很多人心中的意義或許比一件家具重得多!與品牌時裝風格中的鏤空元素一脈相承,被挖出大小不一的圓形孔洞,其實它的靈感來自流星撞擊後砸出的隕石坑,雖然更多人覺得更像奶酪孔。椅子的前腿上還附有一個寫著「HOME」的橙色標籤,用雙引號標明產品功能,也是Off-White的經典設計。

The Meteor Chair椅|photo by Off-White

9、像個漂亮女人——Dior:Miss Dior

不少時尚品牌跨界家具展,Dior就是成功的一例。今年他們特別邀請了著名鬼才設計師菲利浦.史塔克(Philipp e Starck),來設計了具有女性氣質的椅子「Miss Dior」。秉持他一貫「對極簡風格的誠摯熱情」,在他的操刀下,這把全新的迪奧小姐椅不僅纖細輕盈,而且通體閃耀著緞面般的光澤。這些永恆優雅之作,如一座始建於十八世紀、位於米蘭市中心的奢華宮邸米蘭齊特里奧宮(PALAZZO CITTERIO)內的一件藝術品,橢圓背椅是路易十六風格和法式生活藝術的象徵。史塔克在此基礎上,加入了現代金屬元素,深邃靜謐的啞光黑色佈景之下,它們攜獨特的拋光或啞光飾面,呈現黑鉻色、粉銅色或金色等色調,與匠心獨運的劇院式置景相映成趣;而且,好看之外,在設計它的過程中,也很注重對人體工學的研究。一共有三款,分別採用單扶手、雙扶手和無扶手設計,四種色調,既柔美又有科技感。

Miss Dior椅|photo by Dior

10、回到未來——Sawaya & Moroni:Dynamik

MAD建築事務所首席合夥人馬岩松與Sawaya & Moroni 合作的最新版椅子「Dynamik」,與其說是一把椅子,不如說更接近於一件藝術雕塑。比起純粹的家具設計師,建築師往往在結構處理上更有張力,可以帶給我們更豐富的視覺盛宴。扶手、靠背、座椅之間的關係經過了多重推敲,最終實現了一體成型。椅子的外觀形態及顏色看似冷酷,但一氣呵成的線條賦予作品流動的能量感,再加上冷酷的金屬外觀,更凸顯了它的未來感。

Dynamik椅|photo by Sawaya & Moroni

▌整理報導: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