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27

伊格言短篇故事:小灰蛾之夢|cacao 可口雜誌

「阿浩。阿浩!」林群浩醒了過來。有人搖醒了他。是小蓉。小蓉在他身邊。她已坐起身來,暗室中,微光為她的黑髮敷上了一層珍珠般的光澤。

「你又做惡夢了。」小蓉輕撫著他冷汗涔涔的額頭。

「還好嗎?」小蓉笑起來。「你剛剛還打我。怎樣,這次又是什麼樣的情節?」

「喂,我做惡夢你很高興嗎?」林群浩驚魂甫定。「很恐怖耶──」

「不是,不是。」小蓉難掩笑意。「我覺得你的夢每次都很有創意。啊,你現在趕快回想一下,免得等一下忘了就不能說給我聽了──」

「喂,有點同情心好嗎?」

「好啦,我知道。」小蓉握住林群浩的手。「我開玩笑的。你真的壓力很大,好可憐。在擔心明天的事對吧?」

林群浩沒有回答。他清楚知覺自己的肌肉僵硬緊繃,彷彿身體已然死亡石化,被埋入於一地底洞穴之中。他艱難地轉過頭,側身望向窗外。窗外大雨滂沱。如同無數幽魂小人兒們的奔跑,腳步匯集成了那暴烈雜沓的雨聲。電子鐘冷光照拂,窗簾透著稀薄的亮度,像一個未曾言說的,遲疑的夢。(他究竟醒來了沒有?抑或尚在夢中?)而物事與模糊的窗景之間,空間一片灰暗,連零星燈火亦不得見。林群浩想起母親曾向他描述的,那濱海童年裡沉默而暴烈的暗夜。那黑暗如此巨大潮濕,如此廣漠滯重,似乎不僅僅是光的存在已被侵奪至零值,而甚至陷落入負值一般。

(彷彿一活物般的黑暗之獸吸噬了所有的光,吸噬了眾多正趨近於零的黑暗;直接將視覺的極限拉扯向零度水面下之的,無從想像的界域…)

「你在擔心那個對吧?」小蓉在他身邊躺下,雙手環抱著他。她溫暖柔軟的身體如草葉般蜷曲在他身上。「明天就要正式商轉了……」

「我剛剛打到你了?」

「對。」

「唉,我想我還有睡著算是不錯了。我不知道其他的同事們感覺如何。」黑暗中,兩人裸身的稜角在冷光中浮現。如海霧中的島。「我剛剛夢見出事了。但不是商轉出事,是之前試運轉過後,正式起動測試時,我們從中功率拉到高功率運轉,那時候出的事──」

「那就沒關係啦?」小蓉安慰他:「那都過了嘛。起動測試都過了呀。關關難過關關過。總是都成功啦。」

「我在夢裡是個小孩。」林群浩說:「我們拉高功率,把控制棒再抽一部份出來。不知道麼回事突然就失控了,溫度完全降不下來。冷卻水灌得很順利,但爐心溫度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降不下來;沒幾分鐘爐心就熔毀了。我在中央控制室裡,正著急這要向上呈報,結果卻發現自己只是個小孩──」

「你是柯南?工藤新一?」小蓉模仿起卡通配音:「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噢,我笑不出來啦。」林群浩低聲說:「你不要跟我講那個,如果我是柯南,那你就是小蘭了,拜託,工藤新一和小蘭的故事是世界上最悲慘的愛情故事了。你要怎麼去愛一個畸變成小孩的情人?你們中間的阻礙不是階級出身,不是個性,是無可逆轉無法跨越的時間!」

「你叫我不要講,你講得比我還起勁──」小蓉輕笑。

「好啦不管。」林群浩翻了個身。「總之,我發現我是個小孩,可能只有五六歲,幾乎搆不到任何監控儀表上的控制裝置。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但所有人都圍著我,好像我是最高主管,要負責處理一切意外狀況。」

「後來呢?」

「所有人和儀器都比我高啊。整個控制室變成一個足球場般的龐然巨物。」林群浩稍停半晌,似乎陷入某種思索。「啊,這麼說來,我以為我是個小孩,那只是我自以為是個小孩而已,其實根本不是,那根本是動物或昆蟲般的視角,類似我是一隻蚱蜢或壁虎之類的──」

「所以出事了,你的同事們忙著找一隻壁虎問說該怎麼辦?」

「不好笑啦。」

「雨下這麼大,明天會停班嗎?」

「不會。」林群浩說:「正式商轉的時程是不能改的。」

「颱風天耶,不會停班嗎?」

「颱風天照常。理論上商轉就是不能改的。」

「好。」小蓉躺回枕頭上。「那壁虎怎麼說?」

「當然不知道呀。」林群浩回應。「然後煙就滲進來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黑煙白煙灰煙,說不上來是冷還是熱,整座控制室伸手不見五指。我逃出控制室,發現外面的廠房也都被煙霧包圍了。我伸出手想要撥開煙霧,卻發現那其實不是煙霧,是成群的灰蛾。」

「蛾?」

「嗯。那不是煙,統統都是蛾。很小的蛾,細小的翅翼,細小的觸角,細小而柔軟的身軀──」

「呃……」

「超噁心。我一想要撥開牠們,牠們就往我臉上撞。」林群浩說:「我的手腳,我的身體,我的臉,頭髮,嘴巴和耳朵,全都是蛾。我覺得很恐怖,可能我想到蛾的表情──」

「所以你打到我是在揮手撥開那些小灰蛾吧?」小蓉問。

「我想應該是吧。然後我就醒了。」林群浩說:「我覺得我身上都是蛾的磷粉,蛾的噁心的氣味。牠們太小,有的就被我壓碎了,流出汁液;有些還在我嘴裡……」

「天哪好噁心,」小蓉低聲說:「你怎麼會做這麼噁心的夢啊?」

「所以我嚇醒啦。」林群浩看著天花板。黑暗中,天花板的距離在視覺的幻象中忽遠忽近。「後來同事們全都不見了。我覺得害怕又孤單,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啦沒關係。」小蓉拍拍林群浩的臉。「還好只是個夢而已。說出來比較不緊張了?」

林群浩沒有回答。

「放輕鬆。放──輕──鬆──」小蓉拍拍他,抱他一下。「一切都會順利的。明天你去上班,我去育幼院給玲芳她們送喜帖。現在先睡吧?」

「我去洗把臉。」林群浩起身,推開門進入浴室。

西元2015年10月19日。凌晨二時24分。北台灣核能災變前7小時。林群浩打開水龍頭,搓了搓手,感覺水似乎特別冷涼。來處不明的霧氣滲入了這潮濕的小室。他聽見深沉無邊的暗夜裡,風搖撼著玻璃窗。


原文刊於cacao Vol.12《伊斯坦堡/夢》

作者:伊格言,1977年生。台大心理系、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肄業,淡江中文碩士。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自由時報林榮三文學獎、台灣十大潛力人物等等,並入圍英仕曼亞洲文學獎、歐康納國際小說獎、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等。現任台北藝術大學兼任講師。著有《甕中人》、《噬夢人》、《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拜訪糖果阿姨》等。出版長篇核災小說《零地點 GroundZero》。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