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8-06

展演裝置《完美強迫症》一場窒息體驗—Dries Verhoeven|cacao 可口雜誌

世界上對於恐懼症的名單,列出535種的極端恐懼,《完美強迫症》(Phobiarama)會變成536號嗎?荷蘭戲劇創作者、視覺藝術家德里斯·凡霍文(Dries Verhoeven)在2017年荷蘭藝術節亮相一座恐怖屋,到訪者將面臨可能的威脅和社會妄想症。他在作品中描畫了痴迷於安全無虞和完美無缺的社會,讓恐怖份子、商人、政客精明地利用了這種強迫症。凡霍文他坦言,不想通過作品去引導個體行為,但從集體的層面來說,共同面對的問題,不能輕視。畢竟哪裡疼,哪裡就越需要多擰兩下。

儘管我們的社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安全,但我們和以往一樣恐懼。

荷蘭近十年來實力最為強勁的展演裝置創作者之一德里斯·凡霍文,近幾年作品,通過形式各異的公共空間展演裝置,一方面精確敏銳地捕捉著社會熱點事件,另一方面又模棱兩可地放大著過客和觀眾的焦慮不安。他深諳市場和娛樂之間的關係,擅長以觀念為線索,突兀地出現在鬧市,開現實的玩笑。

凡霍文很少針對常規空間進行創作,這次卻選在混亂的街區中,以一座黑色大棚突兀的出現在眼前,像去要去恐怖屋遊玩一樣。打開門,觀眾走過並不明亮的通道,坐進不算寬敞的遊樂車之後,一段驚悚與懸疑並存的戲劇體驗就此開啟。《完美強迫症》之所以能夠引起討論,不在沉浸式體驗,而是核心內容引起關注。他巧妙地把人們對鬼屋的恐懼與真實社會中的恐怖主義作對照,通過忽快忽慢的車廂移動和略顯委婉的隱喻,將右翼極端主義、難民問題和英國退歐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組合出一組比現實更超現實,比戲劇更真實的展演裝置。

Image result for Dries Verhoeven Phobiarama
《完美強迫症》在2017年荷蘭藝術節。photo by Willem Popelier
Image result for Dries Verhoeven Phobiarama
《完美強迫症》在2017年荷蘭藝術節。photo by Willem Popelier
Image result for Dries Verhoeven Phobiarama
《完美強迫症》在2017年荷蘭藝術節。photo by Willem Popelier

作為特徵明顯的社會政治劇場作品,《完美強迫症》對選址非常講究,無論是希臘首演在極具象徵意義的中心城區,還是荷蘭藝術節在阿姆斯特丹的貧民區,都在一定程度上為作品加分不少。任何一名體驗《完美強迫症》的觀眾,都很難保持被動的觀演狀態。在刺激和驚恐之餘,觀眾或許心跳快了幾拍,卻得到內容之外的自我啟示。

Image result for Dries Verhoeven Phobiarama
《完美強迫症》在2017年荷蘭藝術節。photo by Willem Popelier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