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喝酒斷片:不想喝太醉,也根本停不下來,背後的危險信號|cacao 可口

電影《醉好的時光》,顧名思義告訴觀眾這是一部關於喝醉的電影,喝點酒能壯膽、助興,喝醉了還能忘憂?不少人是第二天醒來時,甚至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酒精引發嚴重後果的斷片狀態,才意識到自己與酒精的關係簡直是一團亂,美國國家酒精濫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的亞倫.懷特(Aaron White),認為斷片不是只有發生在酗酒者身上,其實很多人都有斷片經驗。現在,科學家們揭開了斷片的眾多原因,以及為何斷片也分人,它對部分人的影響比其他人更大。

gif image via Red Giant


60年代後期,研究員在醫院和就業中心集合了一批酗酒者,打算看看這些人斷片時會發生什麼。他們發現100名酗酒者中,有60多個人是普通斷片,有些人是完全斷片,有些人是零散斷片。而且,正在斷片的人可以有非常連貫的行為路徑。在喝醉時,受試者的即時記憶沒有受損,甚至還能進行簡單的計算。不過30分鐘之後,他們就忘光了。在後續的實驗中,他讓受試者在四小時內喝上18盎司或半升的威士忌,然後給他們展示一些特殊情景,以提供令人難忘、清醒的人不需要花什麼力氣就能記住的經歷。喝醉的人們在30分鐘後忘了這些記憶,第二天也想不起來;不過,在發生不超過兩分鐘之後問他們,倒還是可以想起來,這說明短期記憶在發揮作用。

儘管這些實驗的受試者都是酗酒者, 但這也為了解非酗酒者的斷片行為打了基礎。它在今天仍然具影響力也是因為明顯的道德原因——現代科學家不能用酒精誘導受試者失去記憶,所以基本上都靠基於回憶的調查問卷來做研究。在斷片期間消失的那些記憶塊,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大腦中正在發生的事情——海馬體暫時受損,因為大腦將傳入的訊息編織在一起,以創造我們對日常事件的記憶,而該區域嚴重受損的人無法創造新的記憶。

研究者認為酒精關閉了製造情景記憶(特定時間和地點的相關記憶)的核心大腦迴路。這大都是因為酒精抑制了海馬體,導致它無法創造這種連續事件的記錄,就像磁帶中的一個臨時間隙。在一定劑量的酒精下,動物實驗的老鼠,牠們的腦細胞仍可以工作,而在較高劑量下就會完全關閉——這解釋了記憶碎片的現象。與此同時,當我們喝酒的時候,另外兩個向海馬體時提供外界重要訊息的大腦區域也會受到抑制,包括負責注意力的大腦推理區域:額葉,和警告危險的區域:杏仁核。

gif image via tunadunn



更多影響斷片的風險因素

比如空腹飲酒、睡眠不足等等,另一個主要風險,是飲酒速度,因為我們喝得越快,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上升得越快。完全斷片發生在血液酒精含量升到0.2%和0.3%之間,這時候就會什麼都記不住。另外就是根據性別和體重,在四小時內喝15杯以上含有酒精的飲品,就是這樣的酒精濃度。

但是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並不能解釋為什麼只有一些人會失去斷片時所有記憶,而其他飲酒量相似的人卻不會。針對這個問題,研究者也發現斷片情況與過去一個月內是否曾狂歡、酒醉有關,也與是否抽煙或服用一種以上精神藥物有關。斷片在體重較輕的人中更為常見,還有就是大學生們了,大家的青春記憶都知道當學生時,為了要趕快進入社交聯誼中,在一個聚會之前已經先喝酒預熱,之後到了聚會又再喝,這些都會讓血液中的酒精水平更快上升。



會斷片也關乎於大腦及遺傳學

相較男性,女性斷片更加頻繁一些。由於體型較男性小、脂肪佔比更高,故體內沒有足夠水分來稀釋攝入的酒精,以致於血液酒精水平上升的速度更快。除了性別差異,還有遺傳因素,有研究發現母親有酗酒史的人風險更大。另一項受試對象為一千多對雙胞胎的研究,發現大半的斷片現像都受遺傳基因的關聯影響。遺傳差異似乎也在大腦中發揮作用,針對一項12到21歲青少年的縱向研究表明,未來有酗酒與斷片情況的人,通常早期就缺乏自我控制,這可以在腦部掃描中被發現,甚至在他們開始喝酒之前。

更糟糕的是,對老鼠的研究表明,大量酒精攝入可能導致大腦發生變化。而令人擔憂的是,青少年和大學生是容易發生斷片的群體,身體都處於較為脆弱的發育階段。尤其對於年輕人來說,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酒精對正在發育的大腦很不安全,原因之一在於大腦額葉在25歲左右最後發育。還有證據表明,比起不會斷片的酗酒者,在斷片情況下,有被性侵歷史的女性更容易再次成為受害者,因為酒精導致她們的決策系統受損,尤其是在評估潛在風險時。不止如此,事後評估也有風險,因為她們無法信任和依賴自己的記憶。

gif image via GYPHY

如果有效的減少斷片



就像最前面提到的電影《醉好的時光》劇情中角色一樣,斷片的飲酒者更有可能嚐到各種各樣的苦果,使得斷片成為其它負面行為的有效標誌和預測指標。因此,現在的問卷經常使用關於斷片的問題,來快速了解測試者是小酌是怡情者,還是縱酒貪杯的重度飲酒者。成癮心理學家瑪麗.貝斯.米勒(Mary-Beth Miller)發現可以通過「個人化的規範性反饋」,一種簡單的干預方式,因為斷片是一個有利於讓個體對干預做出反應的可塑性時刻。能讓經常斷片的酗酒者減少飲酒量。它是一項在線問卷調查,詢問個人的飲酒習慣,並告知與測試者年齡和背景相仿的人群飲酒量。

她想要鼓勵一種飲酒文化,讓人們明白——不必喝掛就能享受美好時光。也有其他的研究員希望通過詢問飲酒者以前的斷片情況,來減少其他類型的高風險行為。上述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對於那些常常喝到斷片的人來說,做出改變的第一步,是有意識地對酒精攝入量進行自我監督,並讓常常約酒的朋友們也這麼做。對許多飲酒者來說,只有在回頭看的時候,才能發現那些危險信號,最常冒出的想法就是——不想喝太醉,也根本停不下來。我們會對這些混亂的行為一笑而過,對酒精造成的精神與身體的傷害也視若無睹,適時地控制飲酒會讓生活變得簡單多了。

▌整理報導:Bohe H.|參考資料:Aaron White、Mary-Beth Mi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