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30

「身在福島」:她在幅射廢棄物垃圾堆前起舞,用身體悲悼,用身體抗議|cacao 可口雜誌

「當人們說,那裡沒事。但我可以看到、聞到,我的身體很緊張。」享譽國際的當代舞蹈大師尾竹永子,將於8月10、11日兩天下午在淡水雲門劇場,首度發表她用五年時間創作的核災議題電影「身在福島」。在這個影片裡,永子沒有吶喊尖叫,而用近於瑰麗的畫面,俳歌似的文字安靜敘述她的福島啟示錄,讓觀者沈澱,深思。到了結尾,她質問,明知出了事無人可以挽救,為什麽還要建造?「人造出來的東西其實是脆弱的,」她說:「人,也很脆弱。」

永子用她的身體帶領我們前往福島,一個展現人類意志強大卻也脆弱不堪的地方

雲門舞集林懷民說:「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藝術家,非常特別的作品,讓你吟詠、思考。」永子在2014年1、7月、2016年8月以及2017年6月,四度踏上核災後的福島,她在福島第一核能廠前,在幅射廢棄物垃圾堆前起舞,用身體悲悼,用身體抗議。從同行的攝影家威廉‧約翰斯頓為她拍下的兩萬多張舞蹈照片,永子精選細剪,製作出「身在福島」影片。在影片中,可看到原本川流不息的車站、寺廟,因為震災變成廢墟,一袋袋的核廢土被丟棄在地上,長時間無人居住的環境卻變得綠意盎然。引領觀眾探索核災浩劫所造成的幾近超現實的世界。

身在福島片段之一。攝影:威廉·約翰斯頓

演前記者會上,尾竹永子表示,「身在福島」是攝影畫面疊成的影片。她說自己是「透過照片在編舞」。身為一個編舞家,她以串連照片來完成畫面的流動,「我仍是在編舞,而且是雙人舞」,與攝影家威廉・約翰頓的雙人舞、與福島景觀的雙人舞,「這也是我跟林懷民的雙人舞」。這支影片最重要的是花時間去看,把觀看變成一個經驗。

演前記者會時,林懷民與尾竹永子進行對談。攝影:曾悅倫

「有些榜樣會改變,但我很幸運,尾竹永子是我一路的榜樣⋯⋯她從年輕到現在都在堅持同一件事情。」

林懷民與我們侃侃而談永子。永子和她的先生高麗,從七〇年代起便以永子與高麗Eiko & Koma的名號全球演出前衛舞蹈。他們在重要藝術節,大都會美術館、惠特尼美術館,教堂與街頭,乃至溪流裡呈現關於生命,關於大自然,以及環保議題的沈思,備受尊崇及獲獎無數,包括「美國舞蹈節終身成就獎」以及美國文化界最高獎賞的「麥克阿瑟天才獎」。 Eiko & Koma數度來台公演,極獲好評。永子很喜歡台灣,因此把「身在福島」世界首演的榮耀給了雲門。影片分兩段放映,永子將在中場休息時,作舞蹈演出,整個演出結束後,也希望跟觀眾對談。

身在福島片段之一。攝影:威廉·約翰斯頓

「當人們說,那裡沒事。但我可以看到、聞到,我的身體很緊張。」永子分享,「當我躺在軌道上被藤蔓淹沒,或蹲在繁花下面時,植物上的露珠滴在我臉上,感覺很好,但我知道那些露珠也是有輻射的。」她說從撤離區走出來,走到已經開放的地方,人們在曬衣服、過著正常的生活,「你會開始流淚⋯⋯。」永子在福島上跳舞,但她不能邀請觀眾去看,所以拍了照片、製作成影片,邀請大家觀看。永子希望夠過她的影片與身體,縮短距離,提供給觀眾生命中的豐厚經驗。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