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0-08-12

迷失在翻譯中:關於無法言說,不可譯的感受都是真的|cacao 可口雜誌

你是否知道日語中,有一個詞是表達陽光藉由樹葉中穿透而過?或者,巴西葡萄牙語中用手指穿過情人的頭髮;義大利語中被一個故事感動的淚水;或瑞典語中的第三杯咖啡…。英國作家、插畫師Ella Francés Sanders一直著迷於世界各地上,無法三言兩語解釋的詞彙,她用情景插畫、寫作的方式,讓這些無法翻譯的詞彙,能撥雲見日讓更多人了解這些詞彙的文化、幽默與美麗。從2012年開始,她便出版了《迷失在翻譯中》(Lost in Translation)的相關書籍。

她用極其迷人輕快的插畫筆觸來講故事,將一些無法在英文字典中,找到翻譯的外文單字找到了明晰的表達方式。這樣的形式吸引到導演Andrew Norton,並以此作為靈感創作了短片《關於愛的不可譯詞句系列》( A Series of Untranslatable Words About Love)。

延伸閱讀:八千種悲傷:糊里糊塗地快樂,卻精細地紀錄每一種悲傷

Director/Animator: Andrew Norton
Illustrations by: Drew Shannon
Story Editors/Producers: Mira Burt-Wintonick & Cristal Duhaime
Adapted from the book “Lost in Translation” by Ella Frances Sanders

短片中出現的13個單詞,來自全世界多個語系國家,因為含義與解釋隱晦,且更多關乎心理情緒的發生,所以無法找到理性的釋義。品讀這些陌生的詞彙,插畫家Sanders 希望你用「嗅」的方式,去嗅出多種語系中詞語的獨特味道。

Tiam(波斯語)

初次與他見面時,雙眼中的曖曖內含光,明亮卻不灼人,肩負著傳遞強烈卻溫潤的愛情信號的力量。

kilig(他加祿語)

源於他加祿族語,形容一種喜歡的「誕生」,好像胃裡正有成千上萬隻蝴蝶拍翅翩翩,一張嘴就要全部飛出來一樣的醉醺醺、暈眩之感。

mamihlapinatapai(亞瑪納語,智利原住民語)

與「長相」一樣難說明清楚表的,是她的內涵。本意是描述一個發生在每個人指尖生活的情況:手機裡原本打下,卻又匆匆刪掉的話。說明兩個個體之間相互感知、相互理解的複雜的人際交往狀態——但即便複雜,我知道你都懂。

forelsket(挪威語)

陷入愛情之前的直覺,來自與冷靜相伴的挪威人。似乎正是因為不夠溫暖,所以他們對無意識下降臨的心動瞬間。更多了份察覺和珍惜,比如在無人車廂中,她悄悄將頭放在對方肩膀上的時刻。

razliubit(俄語)

俄羅斯人用razliubit 作動詞, 來說明一段戀愛結束後,又苦又甜的複雜情緒。

ubuntu(辛巴威語)

形容在一份關係中,雙方在彼此的存在裡亦找到自己的價值。

cafuné(巴西葡萄牙語)

而cafuné從發音時微微厥起又發散的口型, 到本身的解釋則更加可愛,可愛到用於形容你和寵物的關係也一樣合適。因為這講述的,正是你將雙手伸進寵物,抑或另一半毛髮間舒軟安心的感覺。

nunchi(韓語)

微妙的,經常被忽視的藝術,用於傾聽和衡量另一個人的心情。在戀愛關係中,除了兩個人作為個體合二為一的共同成長,還有更重要的一部分則是,不能失去自己的生活空間,以及與自己相處的能力。

saudade(葡萄牙語)

葡萄牙語,意味甜蜜的憂傷,求而不得的執著。它表達的是對於某一時刻無法企及的渴望與惆悵。它既可以表達對於逝去的某一美好瞬間的追憶,也可表達對於某種即將來臨的遇見所產生的渴望。它可以是甜蜜的、可以是憂傷的,可以是過去的、也可以是未來的。

Ittuaqtuinnaqtuq(伊努伊特語)

表達不斷對外界的張望, 實則來自對自身在一段關係之中的不自信。

wabi-sabi(日語)

而日語中的wabi-sabi, 放在片尾也獨具用意。它指的是像接納人生無常、生死輪迴一樣。對於不完美世界中殘缺之美、感傷之美的欣賞。

延伸閱讀:七百種快樂:在輕描淡寫的時代,生而自由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